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四十五章 事有端倪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70 2015-03-12 10:00:00

    杜鹃死了。

  她在过了一个月的幸福生活后,香消玉殒了。

  刚刚回到瑞王府的云绯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由得顿了顿,眼皮微跳,半天才低声问道,“她……怎么去的?”

  简疏白悲悯地看了她一眼:“听说是上吊自尽。”

  云绯默。

  这杜鹃跳了一次河,没死成,现在就换中死法,改成上吊了吗?她正当自己是九条命吗?

  虽然对杜鹃这般轻视自个儿的生命异常生气,但是云绯心里更多的是悲凉和难过。她闭了闭眼,再问,“为什么会这样?”

  简疏白见她难受,没有回答。倒是温衍伸手握了握云绯的手,发现她手心一片冰凉,当下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一边替她暖手,一边道:“听她身边的丫鬟说,是陈驰前些日子偷偷去了偏院,然后,被她捉奸。”

  闻言,云绯微微蹙眉,难以想象杜鹃在看到那一幕场景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可是,如果只是发现陈驰和尔兰又有了联系,杜鹃大可以再用自己教她的方法,把陈驰拉回来,断不可能就这般了解了自己的生命。

  难不成是谋杀?

  这么想着,云绯问了出来:“就因为这个所以她就自尽了?”

  “不。”简疏白接过话,“听说,陈少夫人被人发现的尸身的时候,已经有孕在身了。听说陈驰早就知道这件事。而她的手上,还握着一封陈驰亲自写的休书。”

  云绯眼皮一跳,忍不住抬手扶住额头,忽然翻涌起来的痛楚堵塞了心头。

  她终于知道是什么让杜鹃心灰意冷至此。

  先是杜鹃发现陈驰和尔兰又滚到了一起,且还是在她刚刚有了身孕的时候,结果陈驰不仅不悔改,反而因为尔兰,要休杜鹃。

  “陈驰那混账,忘记那日怎么哭求着杜鹃回去了吗?!”忍了又忍的云绯终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她还记得那日她去看杜鹃时,杜鹃满眼的幸福;她亦记得前不久杜鹃差人告诉她,自己有了孩子,问她何时再去看看她事,那传信的人语气里的欣喜。

  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吗?

  不,是两条生命。

  简疏白沉默,温衍看着云绯许久,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云绯,你应该奇怪,杜鹃在轻波阁跟你学到的,足以让她对付一个尔兰。而为什么那尔兰会突然翻身?为什么她能让陈驰给已经有了身孕的杜鹃拟上休书一封?”

  温衍这么一说,兀自沉浸在悲伤里的云绯忽然脑中一动。

  如果陈驰是在知道杜鹃有了身孕,而无法和她同房从而才去找尔兰的话,那绝对不该因此休掉杜鹃。这件事里,尔兰到底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

  “师傅。”云绯忽然抬起眼,看着温衍唤了一声。

  温衍似乎了然:“想替杜鹃报仇?”

  云绯点了点头,温衍笑了笑,颔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