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二十二章 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983 2015-02-17 10:00:00

    云绯自幼由温衍带大,最了解自己师傅爱调戏徒弟的破爱好,当下扭头不吭声了。温衍见状笑了笑,然后将瑞王那块牌子掏了出来,递给了简疏白。

  那是一面巴掌大的木牌,似令牌又似腰牌。牌面边上镶嵌了亮色金线,牌中用朱砂深深刻了一个“瑞”字,一旁还有小字表面这腰牌的所出,正是当今朝廷内宫敕造。

  瑞,应该就是代表的瑞王。只是——

  “这……这不是师傅方才拿出来的?”

  “是啊。”温衍眯眼笑。

  “那……”云绯转向简疏白,感觉额角都在跳,“这腰牌是二师兄的?”

  “嗯。”

  “二师兄才是瑞王爷?”

  “嗯。”

  “那师傅你——”

  温衍咳嗽两声,眸中转过光泽瞅着她,笑眯眯道,“为师只是享受一下狐假虎威的感觉。”

  云绯嘴角微微抽搐。

  说起这瑞王爷,云绯来金陵几年还是有所耳闻的。

  先帝不是一个很好女色的人,所以他的子女很少,儿子只有三人。最大的便是当今圣上,而瑞王排行老二。瑞王自幼身体就不太好,于是皇帝便封了他一个瑞王讨个吉祥。可大概是他身体太差了,到了金陵将养了十多年,还是早早过世了。而过世的这一位瑞王只有了一个儿子,自然就继承了瑞王的爵位。

  新的瑞王传言是个极神秘的人,从不曾参加宫中的聚会,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云绯之前对这一任的瑞王还是有些兴趣的,只是没料到这个瑞王,竟然就是和自己朝夕相处许久的二师兄简疏白。

  这么想着,云绯不由得眯眼,“云绯从来没想到师兄竟然是个王爷。”

  简疏白笑了笑,说:“我这个王爷,多一个少一个都没什么影响,说起来我自己都差点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王爷。”

  当听见这话的时候,云绯还以为简疏白只是客气,可到了后来知道了那些事情后,她才知道,简疏白忍了多久。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对了师傅,阁里又一个姑娘叫碧嫣,我之前给她的脸施了秘术,但被人破解了。现在碧嫣的脸全毁,师傅能不能去看看?”叙完旧之后,云绯忽然想起楼上的碧嫣,想起那张连清秀都不剩的脸,不免心生怜惜,忙向温衍求助。

  温衍瞅着她笑着感叹:“唉,为师来就是给你善后的啊。”

  云绯尴尬地笑了笑:“徒弟学艺不精,师傅莫怪。”

  “要是为师的东西你都学过去了,那为师还有什么脸面。”温衍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接着他问:“你说的那个碧嫣在哪里?”

  “在三楼呢。师傅,师兄这边走。”说完,云绯便在前面带起路。

  在云绯跟着简疏白和温衍上楼的时候,二楼雅座处探出一个人,玄色衣袍,面如冠玉,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容。

  “果然是温衍的徒弟。”他低声说着,轻笑了一声,道:“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