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二十七章 师傅的兴师问罪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1278 2015-02-22 10:00:00

    翌日。

  师徒三人围坐在温衍的房中喝着鱼汤,据说是温衍大清早在王府外的河中钓到的,挺大的一条,熬了整整一锅鱼汤,鲜香异常。

  云绯捧着碗打了好几个呵欠,全都是因为昨晚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害得她也没睡好。当她打了不知道第几个呵欠时,见温衍和简疏白都齐齐看着自己,她忙用碗挡住脸,嘿嘿笑着说:“师傅的厨艺似乎有所长进。”

  温衍已然吃完,靠着椅背将她看着,见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便也笑着颔首道,“那是。你师兄的厨艺一向还不错。”

  云绯微窘。师傅啊,您这正襟危坐地将夸奖纳为己用的能力,也一向不错。

  “师傅和师兄怎么会来金陵?”为了让自己的瞌睡虫不要太嚣张,云绯不由得问出在心里憋了一晚上,曾害得她失眠的疑问之一。

  “疏白接到圣旨,要进京面圣,他打算现在金陵整修几日。为师就你们两个徒弟,你们都出来了,我留在派里多没意思。”温衍斜靠在罗汉榻上,朱袍半松,长发逶迤而下,眼眸半睁半闭,视线自两个徒儿身上转过,最后落在云绯身上:“你两年不曾回去,也不曾传半封信,若不是疏白的故居在金陵,有人告知他你的消息,说你一切安好,还过得如鱼得水的,为师早就出来了。”

  云绯很羞愧,难得的羞愧。于是她低着头,紧咬着唇,站起身走到温衍面前就要跪下去:“师傅,徒儿错了,害师傅担心了。”

  哪知她膝盖刚弯,就被温衍握住了手肘。温衍手心的温度顺着肌肤传入骨髓,云绯抬头看去,温衍风华绝代的脸上只是淡淡笑意:“我可没教你这么多规矩,爱徒莫不是又拜了别的师傅学的这些?”

  云绯愣了愣,知道温衍其实也没怪罪自己,也跟着笑了笑,顺着温衍手上的力度在一旁坐了下来。

  温衍松开了手,懒懒地往一旁靠去,视线落在云绯身上,顿了顿,问:“那个于大人是怎么回事?为师来之前,还听说你们轻波阁出了个和你长得极像的女子。你这模样不太可能出现第二个吧。”

  见温衍主动问起于桓和碧嫣,而简疏白也认真地看着自己,云绯坐直了身,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听完云绯所说,温衍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敛了笑意,仍旧懒散地靠在那里。

  简疏白则起了头,“江湖中门派层出不穷,最出名的你也知道,红教,又称官教。因为有朝廷做后台,南朝建国至今,红教的发展也算是蒸蒸日上。而红教的特长和我派一样,秘术。你说的碧嫣被毁容之事,很明显是用的秘术,而对方显然也知道破解秘术的方法。但是我们是小门派,和红教向来没有什么冲突,如果你也没有得罪红教的话,应该不是他们做的事。”

  “师兄……”简疏白说这里,云绯忍不住举手打断了他:“我忘了交代,我和红教教主……有些不得不说的事。”

  “什么?”简疏白愣了,飞快地扫了温衍一眼后,说:“还不赶紧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云绯忙不迭点头,把和岑岳那“不得不说的事”,老实地交代了一遍。完了,她眼巴巴地瞅着简疏白,简疏白咳嗽了一声,目光朝温衍示意过去。

  云绯领命,柔声唤道:“风华绝代的师傅大人……”

  温衍扭头看向云绯,笑得那叫一个危险:“红教教主?七日烟火?娶你?”

  云绯连连摇头,强烈地表示自己对自家门派从一而终的忠实。结果温衍却叹了口气,痛心疾首道:“干嘛不嫁?听说红教有本秘籍,赶紧嫁过去,顺便把秘籍拿过来孝敬为师。为师惦记好久了。”

  云绯瞬间默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