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徒不嫁,师之过

第十章 求助

徒不嫁,师之过 柚子茶茶茶 1070 2015-02-05 10:03:09

    被海棠的后台打击的于桓安静了几日,正当云绯开始松懈,继续开始该吃吃该喝喝的生活时,忽然收到官府的小报告:于桓因为自己拿不下云绯,极为气恼,前几日向上头提到了云绯的存在,皇帝要于桓将云绯带回去!

  都说民不与官斗,尤其这官还是如今最大的官,这次不仅海棠急了,连云绯也上了火。

  好啊,自己拿不下,就往皇帝那里送!太狠了!

  这一日,陆渊在海棠和云绯商谈计谋时,大步走了进来,直接开口:“我刚送了客回来,听见于恒在和人说话。”

  “说什么?”海棠忙问道。

  “说他已经拿到了圣旨,这几日就来轻波阁带人了。”陆渊如实地回答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完,他打量了一下云绯,笑着问:“这回打算躲哪儿?”

  前几日,在海棠还没找那位侯爷帮忙的时候,被逼急了的云绯直接躲去了轻波阁的对头青莲楼,要不是海棠搬了救兵,云绯怕是要一直躲在那儿了。

  “你要是再去青莲楼,我马上让人把你的地方告诉于恒。”海棠斜了她一眼说道。

  云绯哀嚎一声,“为什么?”

  “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给别人赚银子?”

  云绯半天才哼了声,“你这辈子钻到钱眼里别出来了。”顿了顿,又道,“有什么办法能避过他?难道真让又我躲起来?”说着,她朝海棠递过去一个眼神,问她那个侯爷还有用么。

  这种话当着陆渊自然不好说,海棠想了想,给了她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并以眼神反问她:侯爷和皇帝,哪个大?

  云绯额角大跳。

  就在几个人在屋里郁闷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门外站着的女子轻轻转过身,微低了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

  听闻于桓过几日将至,海棠和云绯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办个办法。头疼的云绯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岑岳。其实在她身上砸大价钱的人多如牛毛,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反应却是岑岳。只是她对岑岳并不算很了解,而之前向来都是他主动来寻,云绯还真不知道这红教教主家住何处。

  不过,红教教主找不到,红教的人还是找得到的。于是云绯逮住了一个红教的小少年,很快,岑岳就找上了门。

  “云绯美人莫不是想念我了?”岑岳依旧穿着一身玄色的衣服,暗色衣袍却愈发衬得他丰神俊朗。

  云绯从罗汉榻上站了起来,走到桌前,邀他坐了下来,亲自沏上茶递给他。岑岳接过茶,清俊的眸子微微一眯,笑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猜得真准。”云绯在他对面坐下,一手成了下巴,一手拨弄着手腕上的碧玉镯子:“有件事真得麻烦你。”

  “哦?”岑岳挑了挑眉,云绯忙把于桓的事说了一遍,说完后眼巴巴地瞅着岑岳,等他回复。

  大约是云绯这种模样岑岳从来没见过,一时忍不住笑了。而云绯见他笑了,当下瞪了他一眼。似乎那日烟火摊开了说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了很多,之前无不是在互相揣摩,而一切摊开后,云绯莫名觉得,两个人相处得挺融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