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96.远忧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447 2015-06-22 16:54:09

    别说她自私!别说她心狠!

  为母则强!赵氏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介意变成充满心机的“毒妇”!况且,她也不过是反算计回去罢了,还没有施什么恶毒的手段!

  这么多年了,她可以把丈夫让给宁氏和其他女人,但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与她们生下的庶子庶女霸占本应属于自己孩子的一切!

  司洛芸非常心疼母亲!如果不是赵氏的强势,恐怕现在丞相府早就落入了宁氏的掌握之中!

  如今,大哥战亡、长姐失势去了陈地,如果自己再在宫里不成气候,那母亲在丞相府里恐怕就更不好过了!

  司洛芸咬咬牙,平生第一次产生了“好胜心”!她绝对不能让司夫人压到头上!她已经无法改变命运、无法走出皇宫这个樊笼,那她就要努力将脚下这至高的地位稳固住!

  “既是母亲选出来的人,女儿自是放心。”司洛芸下定决心后,说话也轻快了几分,“昨日皇上与我提起二哥官位的事,女儿以后宫不干政为由推托未表明心意。以母亲之意,女儿该不该为了司家的昌盛,请皇上提拔了二哥呢?”

  在入宫前,赵氏就将她与司洛芙被硬留下不准说亲、要做入宫准备的原因告诉了司洛芸!

  皇帝的后宫里是后妃无数,但并非各个都是“佳丽”、貌美如花!那些长相平平、却位居夫人、美人之位的妃妾身后都有着一个不容小觑的家族势力!皇帝需要这些势力的支持,也需要利用这些势力互相制衡,以达到稳固皇|权的目的!

  也就是说,家族势力的大小也决定着后宫女人们被皇帝“重视”和“寵爱”的程度!

  赵氏听司洛芸说皇帝有意提拔司明原,气得绞紧了手中的帕子!

  之前儿子司明耀战亡的功勋荫佑了庶子这件事,就令赵氏伤心又生气的病了一场!

  “提拔了明原,恐怕他也不会和娘娘您一条心!”赵氏咬牙地道,“没准儿他们父子俩一狠心反倒陷害娘娘,扶司夫人取代了您!绝对不能让皇上提了明原的官位!”

  司洛芸点点头,“母亲所说极是,女儿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司洛芸想得比较简单,只是不想让庶兄踏着亡故兄长的功勋扶摇直上罢了!

  赵氏心思快速的转动着!虽然要压制庶子,但女儿在后宫中也需要有前朝支持才行!丈夫司丞相是指望不上了,还有谁呢?

  另一个庶子是妾室江氏所出,江姨娘是个本分老实的妾室,可司明镇才九岁,目前根本指望不上!

  “母亲?”司洛芸见赵氏始终皱眉垂首未应声,便唤了一声。“母亲还在忧虑什么?”

  赵氏抬头对女儿安抚地道,“朝堂上的确还是需要能够支持娘娘的人才行。请娘娘放心,臣妇回去后会仔细想想,哪些人可以站在娘娘这边。”

  大臣中不乏支持正统嫡妻、嫡子的刚正之人,但司洛芸是继后,又未生下嫡子,臣子们多处于观望状态。赵氏又是妇人,即使与这些大臣的夫人结交,也很难影响到她们丈夫的心。

  司洛芸听母亲在烦忧这件事,不禁随意地笑道:“母亲放心,皇上待女儿很好。”

  “傻孩子。”赵氏见女儿一副无远忧的天真模样,就叹起气来。又拿出作母亲的一片苦心规劝道,“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何况是这百花乱人眼的后宫?我儿当是步步警醒才好,切莫忘了初心!”

  司洛芸脸上明亮的笑容一僵,赵氏的话像一盆冷水泼得她通体发凉!

  **

  赵氏出宫后,司洛芸午膳也没有吃多少,本应午睡的时辰也是了无睡意。坐在榻上翻看着书籍,却摊着一页发呆、久久不翻一页!

  春晓和辽沐儿见皇后娘娘一副有心事的模样,面面相视却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辽沐儿找了个托辞从凤宫出来,直奔御书房而去。

  独孤夜正在看大燕地图,手绘的地图上标注着各州郡与藩地的名称。

  上一世,他的削藩令引起了朝堂与国家不小的震动,但之后十数年太平盛世证明他这个举措是正确的!

  这一世,独孤夜依旧要削藩,只是他在想是否有温和的手段,避免藩王的抵触与起兵作乱。

  “皇上,辽女官求见。”御书房门口当值的内侍禀报道。

  独孤夜眉头一拢抬起头,“宣!”

  辽沐儿进入御书房后福身行礼,“参见皇上。”

  “这个时辰你不在皇后身边服侍,到御书房找朕有何事?是皇后让你来的?”独孤夜问道。

  “回皇上的话,今日丞相夫人入宫来看望了皇后娘娘。”辽沐儿垂首道,“丞相夫人离开后,娘娘就有些神情恍惚,午膳吃得不多,连午间小憩也没休息。奴婢便来向皇上禀报。”

  独孤夜的眉头拢得更紧了,并且黑沉下脸来!

  “这种皇后吃饭睡觉的小事你也要拿来向朕禀报?你们这些服侍的人都是干什么的?”他正在思量国家大事,女官竟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打扰自己!

  真是可恶!辽沐儿若不是自己恩师辽佐相的孙女,早就被推出去杖责了!

  辽沐儿的脸也是一沉,心想自己巴巴跑过来禀报这些、还担着背叛司皇后的罪名,还不是你这个怪癖皇帝的之前授意的!明明是你让我“监视”司皇后的一举一动,如有异样便及时禀报的嘛!现在又来骂我?

  “是奴婢错了,请皇上恕罪!奴婢告退!”辽沐儿赌气地胡乱福了一下礼,转身便走!

  看着辽沐儿离去的不驯背影,独孤夜被气笑了!

  十五岁就大婚去了藩地,那个时候他还不懂什么治国,是辽沐儿的爷爷辽佐相倾心相授与扶持才令他有所成。而辽沐儿也时常随佐相入宫,他将这个虽失去父母、却依旧活泼可爱的女孩儿当成了妹妹……

  “你且站住!”独孤夜故意板起脸喝住辽沐儿,“进来把事情讲清楚!脾气竟比朕还大!”真是反了她了!

  辽沐儿撇撇嘴、翻翻白眼儿,把站在门口的内侍吓得吸了口冷气,赶紧垂下头!

  重新回到御书房,辽沐儿就把司夫人派人去丞相府要会做小菜的婢女、丞相夫人赵氏亲自送了个婢女入宫给司夫人的事说了一遍。

  独孤夜挑挑眉,“除了给司夫人送婢女,丞相夫人可与皇后说了什么?”

  “启禀皇上,奴婢不知!”辽沐儿理直气壮地答道!

  “……”独孤夜真想用刑杖拍辽沐儿了!

  ----------

  评论区一片欢呼“上架”,鸟儿却有些忐忑……具体上不上,还要和编商量,大家不要捉急啊。

  谈一谈赵氏这个母亲,其实赵氏对凉凉的提醒与教育还是有些偏激了,她怕女儿受伤害,所以不让凉凉对皇桑产生感情,一再提醒凉凉要守住自己的心。这样并不见得会有好的结果。

  现实中,很多父母对儿女的婚姻也是指指点点,大多都是好意,谁会害自己的孩子呢?但就是因为爱自己的孩子,在指点的同时难免会偏心或是说话不经考虑,鸟儿的朋友中就有因为父母搅和而离婚的例子。所以,在爱情和婚姻中,我们既参考父母的建议,也要有自己的思量。

  哎呀呀,鸟儿突然成爱情砖家了,哈哈哈,说说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