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86.宫怨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163 2015-06-12 22:51:33

    司洛芸比徐皇后晚了数步到达泰吉殿,甫一进殿门就听到响亮的巴掌声,听得她脚下一滞!

  这是谁打了谁?自己要不要进去?万一撞到什么不该看的,似乎不太好……

  “太子妃到!”殿门口的内侍不知道司洛芸正在考虑是进是退,直接尖声唱了喏。

  到了这个时候,司洛芸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了。

  刚走到外间与明间相连的门口,面前的珠帘哗啦啦一响,司洛芸只觉得眼前一花!

  从里面疾行出来一名女子,硬生生的撞到了司洛芸的肩膀上!

  司洛芸只觉得右肩一阵疼痛,皱眉看向已经停下来的女子。

  眼前这名女子年纪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比她还年轻!一身浅桃红色的绡纱衣裙衬得女子肤如白玉,容颜娇艳。

  看打扮应该是宫中的一名妃妾,只是司洛芸对皇帝的妃子们还不熟,所以也不清楚是哪一位。

  那女子先反应过来,向司洛芸福身行礼,“冲撞了太子妃,还请恕罪。”

  女子的脸色微白、眼角含泪,像是受了委屈。说话的声音也是娇中带哽,令人怜惜。

  “呃……无事。”因不知对方身份,司洛芸含糊地应了一声。

  珠帘再次被人拨动发出轻微声响,出来的是皇帝近侍全公公。

  “陛下有谕:殇太子刚逝月余,朱姬便着红衣、着盛妆,全无哀敬之意!罚朱姬半年月例、面壁三个月、抄经二十部!”全公公面无表情地望着还福着身子的朱姬道。

  传完皇帝的口谕,全公公又转身向司洛芸行礼道:“奴婢参见太子妃,请您快进去吧,别让陛下久等了。”

  司洛芸来不及多看那位朱姬一眼,便垂首借着全公公挑起的珠帘进了明间。

  过了明间便是内殿,里面除了徐皇后、独孤夜外,还有三名太医恭立在榻侧。

  方才进来时快速的瞥了一眼,司洛芸看到皇帝靠坐在********不像病重得起不来的样子。

  “太子妃,司氏。”静默了一会儿,皇帝开了口。

  司洛芸被皇帝点了名字,垂首听训。

  皇帝喘了两口气,才看着司洛芸道:“你是个好的……”

  嗯?这是什么意思?司洛芸强压心头的不安,朝独孤夜的方向快速的偷瞥了一眼,却什么也没看到。

  “之前贺氏统掌陈国后宫时,太子的妃妾无一人有孕!你不过受封半年,太子的妃妾中便有人怀了子嗣……你很好。”皇帝淡声称赞道,“朕对你初入陈王宫时那番内宅安定之论也有耳闻,司相的女儿都教导得很好。”

  一连几个“好”是对司洛芸最大的赞誉!何况这还出自皇帝之口,将来谁想说司洛芸不好,都是质疑“先帝”!

  “朕很想看到你与太子的嫡子、朕的嫡孙早日出生,这也是大燕臣子与万民的期盼。”皇帝语重心长地道。

  司洛芸脸一红,头垂得更低了,“是。”

  皇帝又说了一些勉励司洛芸的话,便朝太子等人挥挥手道:“皇后留下,你们都暂且退下吧。”

  **

  当内殿只剩下皇帝独孤衍与皇后徐瑜的时候,殿内的气氛反而僵冷起来。

  徐皇后僵直着后背,用戒备与微寒的眸光望着病榻上的皇帝。

  皇帝回望着徐皇后那倔强又冰冷的表情,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

  “方才当着太子等人的面,你失态了。”皇帝叹息地道。

  徐皇后匆匆赶到泰吉殿内殿时,看到的就是一身桃红衣裙、妆容精致、钗环摇曵的朱姬正在给皇帝喂药!

  儿子不过刚去世一个月,连太子独孤夜的妃妾入宫时都刻意换上了素淡的衣裳、减少了身上的佩饰,这个朱姬竟大胆的穿起了艳|色!徐皇后怒极的给了向她施礼的朱姬一巴掌!

  徐皇后依旧风韵犹存的脸上浮起一抹不屑与痛恨的笑容,“陛下心疼了?不过是仗着年纪轻、又有几分姿|色,就想向上爬的玩意罢了!后宫里懂分寸、又貌美的妃妾多得是,明天臣妾就让两名过来为陛下侍疾!”

  皇帝皱起了眉,不喜欢徐皇后说的话和说话的语气。

  “阿瑜,朕时日不多了。”

  一声“阿瑜”叫得徐皇后身子一震,但随即脊背挺得更直了!

  “太子虽不是你所生,但他是个孝顺的孩子。”皇帝望着徐皇后的双眼道,“朕只希望未来的岁月里,你能在这后宫里过得尊贵、安稳,母子间勿生嫌隙。”

  徐皇后的脸上浮上悲凉之色,嘴唇抿得更紧。

  “待朕去了之后,你若想保徐氏再荣耀两三代,就听朕的劝吧。”皇帝见徐皇后一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样子,干脆也不浪费唇|舌与精|力,“从现在起不要再插手太子身边的事!安排到东宫里那些不老实的人,慢慢的都移出来吧。还有那几个赏去服侍太子的宫女,都送去浣衣局做粗婢!”

  徐皇后脸色煞白、嘴唇颤抖地看着皇帝,良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你还是向着他们母子!”

  皇帝竟用徐氏一族的兴亡来威胁她,徐皇后现在对这个男人只有恨!无穷无尽的恨!

  “朕给了你皇后之位,让明儿当了太子!对明儿也寄予了厚望的培养,但老天爷夺走了他,朕也很伤心!”皇帝被徐皇后的话气到,捂着胸口怒道,“你不要事事都往希珍头上怪!”

  “对,我就是要怪刘希珍那个贱人!”徐皇后也爆发了!她腿软的堆坐在地上,双眼泪如泉涌地吼道,“最后还是她赢了!皇后这个位置是给了我,但未来继承大燕帝位的却是她刘希珍的儿子!是我输了!是我输了!”

  她徐瑜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那段备嫁时光,而大婚当晚却被独孤衍亲手推进了地狱!被妒嫉的烈火焚烧了二十多年!

  看着跪坐在地上痛哭的皇后,皇帝闭上眼偏过头,掩去无尽心酸与痛楚!

  犹记刘夫人弥留那晚,他紧紧抓着那双已经枯瘦得只剩骨头的纤手,红了一双眼。

  刘夫人的脸上却挂着梦幻般的幸福笑容,对他说:“阿衍,我解脱了……这辈子我最爱的人是你、最恨的人也是你。可我最后悔……的是……是生下了夜儿……”

  希珍,你不应该后悔生下我们的孩子,因为……他将是大燕新一任的帝王!

--------

姨妈拜访,浑身难受……

坐了半天才码出东西来,删了好几个版本,才码出这段老皇帝与老皇后的恩恩怨怨……其实他们哪里有恩,都是怨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