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84.饱暖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1965 2015-06-11 00:05:44

    晚上,独孤夜在泰吉殿服侍皇帝喝了药、待皇帝睡着后才回到东宫。

  进了司洛芸居住的东祈殿,独孤夜便不再掩饰疲惫之色。

  司洛芸的身边除了辽沐儿之外,又在内侍省送来的宫女中挑了四名在东祈殿侍候。

  但进殿近身服侍主子这种体面,那四名宫女还是要熬上一段日子才行。

  好在有何宝权与张财胜这两名从陈王宫带过来的内侍,独孤夜到了东祈殿也不至于没人侍候。

  更衣净手之后,独孤夜靠坐在明间的榻上长舒一口气。

  皇宫之中,似乎只有这间殿房是能令他真正放松下来的地方吧?

  “殿下可吃过晚膳了?”司洛芸从辽沐儿手中接过茶盏放到榻桌上,轻声地询问独孤夜。

  “孤不饿……”独孤夜闭上眼睛、声音低哑地道。

  司洛芸见独孤夜这种状态,便低声吩咐了辽沐儿两句,女官转身出了殿房。

  东宫有一间小厨房,可以给东宫的主子们做些简单的吃食。

  小厨房里的御厨与打杂的宫人都是独孤夜之前挑选好、安排进来的人,所以吃食上还是可以放心的。

  独孤夜白天与几位朝中大臣商议和处理了一些政务,然后又到皇帝病榻前将自己如何处理臣子们的奏折、大臣们对一些政事的意见汇报给皇帝听,感觉疲累也是难免。

  累了一天的他正昏昏沉沉,差点儿就在东祈殿明间的榻上睡着时,一阵饭菜的香味儿唤醒了他!

  独孤夜睁开眼,看到榻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上了六碟小菜、一碟肉沫饼和一碗白粥!

  本来又烦又累的他没什么食欲,但看到这几样简单却味道很香的吃食时,胃就有种空空的感觉了!

  司洛芸夹了一块切好的、洒了牛肉沫的薄饼放到独孤夜面前的浅碟内,“殿下还是少吃些再睡吧,免得晚上胃里发空睡不踏实。”

  看了看烙得金黄、勾|引食欲的肉沫薄饼,再抬眼看了看温柔贤惠的太子妃,独孤夜心里有些感动。

  感动之余,独孤夜也美美的享受了一顿晚膳。

  腹中有了食物,烦闷与疲累散去不少,独孤夜面色看起来也好了不少。

  待宫人将东西撤下去,司洛芸偷瞄了两眼端着换过的茶盏慢慢饮茶的独孤夜,心想这个时候说出徐皇后赏下三名特殊的宫女侍候他,独孤夜应该不会反应太激烈吧?

  独孤夜今晚刚迈进殿房时一脸阴云密布,如果那个时候提起徐皇后赏下宫女、并指明她们只服侍独孤夜的事,恐怕接下来就是太子殿下雷霆震怒的场面!

  司洛芸可不想因为徐皇后做了令人恶心的事,反倒让她跟着受连累!所以就灵机一动想了个拖延的法子,先填饱太子的胃,待独孤夜心情舒缓了再说三名宫女的事!

  “今日……”司洛芸在心底把要说的话润色了一番,然后望着独孤夜道。

  “天色已晚,早些歇息吧。”独孤夜放下茶盏,眸光柔和地回望司洛芸,“听说今日母后命内侍省送了二十名宫人过来,想必你安排他们做事也是累了。”

  说完,独孤夜站起身拉起司洛芸搭在榻桌上的那只手,往内殿走去。

  “殿下,妾身……”司洛芸想说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独孤夜牵进了内殿!

  当独孤夜的手抚上司洛芸的云髻、拔下一根步摇的时候,他的唇边漾起一抹令女人心跳加速的笑。

  “芸儿是想说你不累吗?”独孤夜又拔下司洛芸头上的一根金籫,随手扔到了地上!“可孤累了。”

  太子殿下您累了?但您的眼神和表情明明是还想更累啊!

  “殿……殿下。”司洛芸抬手轻推着独孤夜压下来的胸膛,脸儿红红地偏过头,可她红彤彤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她的慌乱与害羞。“您刚刚用过晚膳,马上就寝容易积食。”

  “……”太子殿下捏住那朵压鬓珠花的手一滞,然后半闭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抽|动地强笑了一声后道,“孤马上就做些消食的事!”

  司洛芸觉得自己浑身都发烫了,津津汗珠冒了出来,“可……可妾身担心殿下您会……”

  司洛芸后面那些毁情|趣的话被独孤夜用力压下来的吻给堵住了!

  这一|夜,东祈殿叫了三次水,初来东宫服侍的宫女红着脸进出,连头都不敢抬!

  **

  次日,浑身酸软、身子像是被马车碾过三四个来回的司洛芸被辽沐儿轻声唤醒,独孤夜早已经起身去泰吉殿服侍皇帝了。

  司洛芸试着自己起身走路,但双腿虚软发抖得厉害!不得不叫进两名宫女搀扶着才起得来!

  今日她还要去向徐皇后谢恩,所以只能强打精神!

  昨晚,独孤夜不知怎么走了困,精神十足的折腾了她许久!

  最后一次颤栗时他狠狠的抵住她的深处,在她耳边喘息地道:“芸儿,给孤生个儿子吧!”

  想到这个,司洛芸的脸就红得要滴血!

  “太子妃,今天早上……”辽沐儿迟疑了一下犹豫地道,“今天早上是那三个人服侍太子殿下起的身。”

  司洛芸一时没明白辽沐儿话中的意思,怔怔地看着铜镜中的女官。

  辽沐儿一狠心就把今天早上独孤夜起身唤人服侍,不知怎么进来的却是那三名徐皇后赏下来的宫女的事说了。

  司洛芸眨了眨眼,“太子殿下可问了什么?”

  辽沐儿撇撇嘴兴灾乐祸地道:“太子殿下只当她们是普通的宫女,不但没问,还罚了一个贼眉鼠眼的!”

  贼眉鼠眼?司洛芸的嘴角抽了抽……是不是眉目含情,结果作给“瞎子”看了啊?

  “殿下怎么处罚的那名宫女?”司洛芸转过身看着辽沐儿。

  她还没来得及跟独孤夜说那三名宫女的来历,今天就折了一个?徐皇后还不气得跳脚啊!

---------------

抱歉,有事耽误了。。。这个时候才更新。

今天天早点儿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