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81.终于来了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432 2015-06-07 21:04:20

    司洛芸她们是六月初九就到了离上京半日路程的镇上驿馆落脚,主要是为了休整一番后才好见皇帝与皇后。

  当晚,芦守翁张先生向司洛芸辞行。

  “先生为何不随我等一起见过太子殿下后再返陈?”司洛芸对这位身份是普通百姓,却才智如同辅国将相的陈先生很有好感。

  张庆向司洛芸施礼后笑道:“草民曾在数年前许下誓言,此生不再踏入京城半步。故不能再护送太子妃向前,还请太子妃见谅。”

  司洛芸明白像张先生这种奇才都有着或多或少跌宕的过往和怪异的脾气,所以也不强求。

  “既然先生意向如此,本宫便也不强作挽留了。”司洛芸温和地道,随即她又想起那位在四羊镇救了自己、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本宫记得先生说过那位同行的壮士是上京人士,此次也是顺路归家。不知他是哪家公子?日后也好容本宫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总觉得那个面具男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司洛芸却忆不起在哪里见过,所以才念念不忘。

  芦守翁顿了顿才道:“草民的那位世侄昨晚就已经入京返家了,他不愿凭借贵人之势得前程,所以……”

  言下之意,人家只想靠自己奔前程,太子妃欲提拔的美意只能是感谢了。

  司洛芸略感失望,她知道再追问也是无果,只能遗憾地请张先生代为转达谢意。

  六月初十,用了近二十天的时间,太子妃与太子的其他妃妾终于顺利入京进宫!

  张先生在驿馆目送由贺将军、金龙卫簇拥护送而去的数辆马车,捻着胡须松了口气。

  直到那队车马走得极远、只见小小黑影时,一抹藏蓝的身影从驿馆对面的饭馆儿走出来。

  “先生,我也该走了,就此别过。”已经摘下银色面具的傅永觉朝芦守翁拱手道,“多谢先生替我隐瞒身份,并允我一路同行。”

  张先生放下抚胡子的手看向傅永觉笑道:“傅公子不必客气。一路上,也幸亏公子出手相助才能使太子妃一行安然抵京。”

  傅永觉颔首,不再多说什么,从驿馆小吏手中接过自己马匹的缰线翻身上马。

  “傅公子!”张先生突然开口叫住傅永觉。“张某有句话想送给公子,不知……”

  傅永觉勒住马缰看向张先生,“先生请说。”

  张先生朝马上的傅永觉拱手道:“傅公子为向挚友许下的诺言而不远千里的从南疆一路赶至位北的陈地,这种君子重义之举实在令张某敬佩!如今太子妃已安全入京,公子也不算有负司将军临终所托。张某想送给公子的话便是:往事俱往矣,为了那位贵人安好,公子还是把该放下的都放下吧。”

  傅永觉握着马缰的手一紧,看向张先生的眸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多谢先生赠言!我记下了!”不等张先生回话,傅永觉抖动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腹,枣红马就窜了出去!

  张先生望着傅永觉奔驰而去的背影摇头叹息,“终是不得,何苦?倒是与我有几分脾气相投,呵呵。”

  **

  皇帝与皇后在正安殿接受了司洛芸与太子其他妃妾的跪拜施礼后,因病还比较虚弱的皇帝只说了两句话便离开了。

  皇帝走时还叫上了代理朝政的太子独孤夜,完全没有让太子陪着太子妃等人的意思。

  独孤夜临出正安殿前与司洛芸对视了一眼,发现她竟瘦了许多!

  眸光黯了黯,独孤夜向皇后施礼后离开。

  司洛芸对徐皇后并不陌生,去陈国前也见过这位大燕皇后几面。

  虽说都是远远的遥望或近距离俯首聆听训言,司洛芸也能感受到徐皇后那种高高在上、待人疏离冷淡的态度!特别是徐皇后好像还很不喜欢长姐--前太子妃司洛荷!

  “陛下与太子都走了,便也没什么忌讳了。”徐皇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对着右侧屏风遮挡的位置扬声道,“你便出来吧!”

  司洛芸与廖夫人等觉得奇怪,不知屏风后原来还有人候在那里,不禁都抬眼看去。

  只见从屏风后绕出四个人来,三名女人与一名穿着银白滚暗纹衣袍的小男孩儿。

  当司洛芸看到走在中间那名穿着与小男孩儿同样布料裁制的衣裙、头上仅插两只白玉籫的女子时,忍不住激动地站了起来!

  司洛荷看到妹妹脸上欣喜的模样,心中却只有苦涩。

  “前两天,陛下封殇太子唯一嫡子为陈王,这位便是以后陈国的司太后了。”徐皇后用很明显的嘲讽语气介绍着自己的儿媳妇。

  独孤夜的妃妾们皆起身向司洛荷和新任陈王殿下施礼,脸上虽然都是恭敬,心中却各有思量。

  “都坐吧。”皇帝一离开,徐皇后之前端着的温和慈祥便也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尊贵、不可冒犯的威仪!“五日后,司太后便要带着陈王由贺将军护送前往陈地,你们在陈王宫中想必还有很多没来得及收拾的东西和要带过来的宫人,可以一一列出来派人呈给本宫。本宫会转交给司太后,待她入陈后帮你们打理好,再派人送入京城。”

  众妃妾们自然又是起身一番客气与道谢。

  司洛芸听闻长姐成了司太后,而且很快就要离开上京去陈地,心中不免惊讶和凄楚!这种身份上的对调、境遇的变换,实在是令身为妹妹的她难受!

  徐皇后把司洛芸的表情变幻看在眼里,心中频频冷笑!她是不会给司氏姐妹单独在一起互诉姐妹情的机会的!否则将来……

  “行了,你们一路辛苦,想必也是累了。到了东宫还要安置各自的殿房,便下去吧。”徐皇后道。

  众妃妾站起身向徐皇后行礼告退,司洛芸抬起头时满脸的失望。她原是想能与长姐说上几句话的!

  “太子妃?”徐皇后笑吟吟地看着司洛芸道,“本宫听说在路上意图谋害太子子嗣的人已经抓到了?那种恶毒、善妒的妇人早点处置了吧,也好警世那些不安份的!”

  “是。”司洛芸福身应道。

  徐皇后说什么只消应下就是,至于如何处置鲁雨娘则是独孤夜决定!

  到了东宫,司洛芸惊讶的发现独孤夜已经提前回来了!

  “大……殿下?”司洛芸在殿房内看到穿着暗红衣袍的独孤夜,讶然地低呼出声。

  独孤夜两个大步就走到了司洛芸面前,如星的黑眸闪亮地望着她!从乌黑的云髻缓缓向下、如玉的的额头、弯弯柳眉、似杏大眼……他认真地一一扫过!

  “终于来了。”独孤夜俊美的脸上扬起释然的笑容,抬手紧紧抓住司洛芸的小手。

--------------

咦,男主和男配难得同画框耶!

【小剧场】真是久违了

【激动的皇桑】朕终于重生了吗?终于和芸儿可以身心契合了吗?

【斜眼的鸟儿】身子契合是可以的,但心嘛……皇桑,你也知道凉凉的,臣鸟作不到让你们心也契合啊!

【愤怒的皇桑】混帐!这还不都是你这只渣鸟的一念之间!快让朕重生!你没听到读者的呼声吗?

【挖鼻的鸟儿】呵呵,皇桑说我是渣鸟,其实已经有读者说你是渣皇了好吗?虐你的呼声和换男主的呼声也很高呀!

【无声】挖鼻鸟被拖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