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80.太子妃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1916 2015-06-07 00:00:05

    原来一直悬而未决的“司夫人摔伤案”是鲁良人背后主使!这的确是令人惊讶的真相!

  司洛芸望着鲁良人坚定的、绝望的认下罪行的模样,心中竟是微微一拧!

  越是这种没有任何辨解的认罪,越是令人觉得穷途末路的可悲!

  再看向也是一心求死的秋莹,司洛芸放缓声音问道:“秋莹,鲁良人是因为妒嫉本宫与甄姬才会做这些,那你呢?你为什么听鲁良人的话,给甄姬的安胎药做手脚?你想死很容易!但你死了,事情却说不清楚了!你到底是受鲁良人指使这么做,还是受本宫指使呢?外人总是会多想一些的。”

  闻言,屋内众人都看向面色泰然无波的太子妃司洛芸。

  廖夫人更是觉得过去恐怕是错看了司氏姐妹!

  以为妹妹司夫人是个玲珑心的人儿,想不到姐姐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一个!

  秋莹毕竟是太子妃身边服侍的宫女,这才去侍候鲁良人多久就帮“新主子”了?事后若是一些人多转动些心思,真的难免会联想到秋莹的所作所为会不会是太子妃指使!

  司洛芸却不给别人事后再多想的机会,干脆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后患”抬了出来!这未偿不是一种撇清的好方法啊!

  秋莹听了司洛芸的话更是浑身一震!她显然没想到自己即使死了,却还泼了信任自己的太子妃一身污水!

  “不……不是的!”秋莹直起身子急切地摇头道,“太子妃!奴婢……都是奴婢鬼迷了心窍,才会……”

  “秋莹,你还解释什么呢?”跪在一旁的鲁良人此时却一派无畏无惧的样子了!她唇角勾起一抹嘲弄地笑,看向司洛芸道,“太子妃,是妾威逼秋莹这么做的!妾对秋莹说,如果不给甄姬的安胎药里加易落胎的药,妾便对您不利!秋莹是个忠心的,就听命行事了!事已至此,太子妃您也不必再问得详细,都是妾毒了心肠,想害您和甄姬!”

  “良人!”秋莹没想到鲁良人连这个罪责也担了,吃惊之后便是忍不住痛哭失声!

  客舍内除了秋莹的哭声外,其他人都沉默了许久。

  任谁听、谁看,都知道鲁良人是不想被人查到真正的背后主使者,所以破罐破摔!不过她在这个时候还帮秋莹开脱,却令人品出一股悲壮!

  司洛芸从椅中缓缓站起来转过身挥了挥手,“将她们二人带下去吧,押回上京后由太子决断。”

  鲁雨娘与秋莹被金龙卫的人带了下去,其他人也陆续退出司洛芸的客舍。

  **

  所有人都退出去后,辽沐儿服侍司洛芸就寝。

  “太子妃,您觉得鲁良人所言皆是真的吗?”辽沐儿边服侍司洛芸更衣、边试探地问。

  司洛芸抽下发间的玉籫,任光滑乌发倾泄而下,轻笑地道:“沐儿有什么高见吗?”

  “奴婢不敢。”辽沐儿赶紧垂下眼帘轻声地道,“是奴婢妄言了。”

  坐到********司洛芸望着辽沐儿精致的小脸儿,淡声地道,“鲁良人是太子的妃妾,出了这样的事自然由太子决断最好!便是本宫也拿捏不稳轻重。”

  金龙卫那么快掌控住鲁良人和秋莹,想来是有所准备的!

  鲁良人恐怕也是没想到独孤夜会派金龙卫过来,她急于完成主使者的命令,才会在今天趁贺将军的人与金龙卫不合时铤而走险!

  鲁良人不是她能处置和审问得明白的犯人,所以司洛芸不想白费力气,反而搞砸了独孤夜的算盘!

  如今看来,上京是龙潭虎穴!却也是她不得不闯的地方!因为这由不得她选!

  能控制鲁良人的人手中肯定握着能令鲁良人听命行事、又在暴露后宁死也不会招供出自己的筹码!

  后宫里的皇后与孕育了皇子的诸妃诸嫔、对皇位虎视眈眈的藩王与皇子、支持着某位藩王或皇子称帝的权贵世家!这些人都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

  司洛芸不觉得独孤夜能“保护”自己,所以她得养足精神、养好身体自己保护自己!

  鲁良人与秋莹是翻过去的一页,剩下的事就不劳她费心了!

  但秋莹的“背叛”多少还是令司洛芸心底刺痛了许久……

  辽沐儿放下帐子,看着窝在被子里背对着自己的太子妃,心底不由生起“敬佩”!

  发生这么大的事,这位主子还能安然入睡,也是好本事!

  **

  “失败了?”女人白皙如玉的纤指紧紧扣握成拳,已经修剪过的指甲还是刺破了掌心!

  血染红了白色的缟服!她的心却比这痛得多!

  “是,明日太子妃一行便入京了。”穿着白色麻布缟服的男子垂首低声道,“鲁氏还活着……”

  女人的唇抿了抿,微微扬起下颚嘲弄地道:“她活着又怎样?谅她也不敢说什么!”

  “可是,如果太子用严刑拷打审问,恐怕鲁氏就……”男子有些担心地低语。

  “……”女人沉默了片刻,端起手边已经变得微温的茶水喝了一口,才冷声地道,“鲁进英、鲁进雄兄弟俩很久没承欢父母膝下了吧?明日就送他们兄弟去鲁大人的府上呆上半个时辰,然后再带回来吧。”

  “是。”男子躬身退下。

  待男子离开后,女人又枯坐了一会儿,双眼盯着桌上的茶盏出神。

  “太……子……妃……”她幽幽地低喃着这三个字,咀嚼着这三个字里的苦涩滋味。

  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素白色!就像她以后的人生一样,恐怕都不会再有色彩!

  “母亲!”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儿由嬷嬷领着进了屋子,看到发呆的女人时张开手臂叫着,“母亲!”

------------

喵啊,我不信邪的试了N次,关了几次猫,终于啊。。。。

传上来了。。。泪目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