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71.绿帽疑云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175 2015-05-28 17:44:50

    独孤夜最近忙得没怎么到后宫走动,听到司洛芸请他,脸上浮起笑容。

  说实话,最近忙碌到深夜安寝之时,独孤夜还真有些想念与司洛芸相处时又气又好笑的放松气氛。

  移驾到雍坤宫,司王后与廖夫人一起迎了出来。

  进了雍坤宫正殿,再看到跪在地上的太医时,独孤夜就觉得奇怪了。

  “王后生病了?”落座后,独孤夜皱眉看向并无病色的司洛芸,“哪里不适?”

  司洛芸摇头道:“大王,并非是妾生病了。而是闻语苑的甄美人可能有孕,所以请于太……”

  “谁?有孕?”独孤夜声音微挑、剑眉飞扬地看着司洛芸。

  “嗯……是甄美人,今天请于太医把脉,好像是有了身孕。”司洛芸被独孤夜的反应吓了一跳。

  独孤夜盯着司洛芸的脸看了片刻,唇边缓缓勾起残虐、冰冷的笑意。

  大王的表情实在是可怕,司洛芸竟不敢再直视他的脸!怎么感觉大王不是高兴,是要杀人!

  “于太医,甄美人是真的有孕了吗?”独孤夜转头问跪在地上的太医,声音沉冷得令人胆颤!

  “回大王。甄美人滑脉的脉相微弱,还不太确定是……是有孕了。再过些时日,才能确诊。”于太医直冒冷汗,心里直喊倒霉!怎么偏是他去给甄美人请的脉!

  “哦,还不确定?”独孤夜轻敲着椅子的扶手,说完这句话后咬了咬牙,眼迸寒光!

  司洛芸坐在独孤夜的旁边,能感觉得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强烈怒意与寒意!

  “你们都退下吧,本王有话想与王后说。”沉默良久,独孤夜道。

  殿内宫人与于太医都退了下去,廖夫人则是犹豫了一下。

  “大王……”廖夫人站起身想说什么。

  “玉润,你也下去吧!”独孤夜冷硬地道。

  廖夫人抿抿唇,垂下眼帘福身道:“是。”

  临离开前,廖夫人深深地看了一眼司王后,这一眼颇是意味深长!

  大王不喜甄美人有孕的意思很明显!难道是因为嫡子还未出,妃妾有孕不妥?

  廖夫人只希望司王后能深明大义,劝大王留下甄美人腹中的孩子!

  **

  殿内只剩下独孤夜、司洛芸和何宝权的时候,独孤放抓起手边的茶碗狠狠的摔了出去!

  瓷器爆裂的声音令司洛芸和何宝权都是一震!

  “何宝权,赐杯鸩酒给甄美人,待她死后草席裹尸扔到乱葬岗,不准任何人为其下葬!”独孤夜冷声地怒道,“违者下场同其!”

  “大王!”司洛芸惊讶出声。

  独孤夜恶狠狠地瞪视着司洛芸,他怎么能说甄美人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他许久未临幸过甄美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不喜欢、不在乎一个女人是一回事,被这个女人戴绿帽子是另一回事!

  “甄氏该死!”独孤夜磨牙地道。

  司洛芸望着独孤夜厌恶又凶狠的表情,心中一沉。

  这就是男人的无情?!说要杀曾与自己一夕缠|绵的女人,半点儿犹豫都没有!

  何宝权听了独孤夜的王谕也吓得跪在地上,头触地的不敢动!

  “还请大王三思。”原本对阴沉的独孤夜有几分畏惧的司洛芸,此时反倒平静了。“要甄美人的命不过是您金口玉言一句话,但总该有个罪名昭告后宫诸妃,免得大家无意中再触犯!甄美人的父亲是您的属官,他的女儿也不能在后宫中死得不明不白,否则岂不是寒了臣子的心?”

  “你!”独孤夜正在气头上,被司洛芸用话一堵,火气就更旺!“你是后宫之主,竟会不知道本王为何要赐死甄氏?她腹中的孩子是哪儿来的?”

  王后掌管后宫事,他久未临幸甄美人她会不知道?

  “大王是生气甄美人有孕吗?”司洛芸也有些生气了!甄美人腹中的孩子是哪来的?难道是她塞进去的?认为独孤夜把火气转到自己身上,自己实在是冤枉!“若是大王不想让甄美人有孕,在桃花坞临幸了她之后就应该吩咐宫人送避子汤到闻语苑!”

  气极之下向独孤夜发了脾气,司洛芸起身甩袖要走。

  独孤夜猛的扯住司洛芸的衣袖,阴沉地问道:“桃花坞?什么桃花坞?本王……”

  独孤夜刚想否认自己在什么桃花坞的地方临幸过甄美人,但脑海中一道光闪过,他讶然地僵了表情!

  司洛芸挣了挣衣袖,反倒被独孤夜用力给拉座回椅子上!刚想再傲气的站起来,却被独孤夜用力瞪了一眼,再用手狠狠的抓住手腕动弹不得!

  “何宝权,上个月本王是否临幸过甄美人?”独孤夜降服住炸了毛的司王后,转头看向自己的贴身内侍!

  顶替顾怀成为大王身边的内侍总管一年多,何宝权觉得自己老了十多岁!

  “回禀大王,上个月二十,您的确在桃花坞殿内临幸了甄美人。”何宝权不敢说谎,如实地禀报道,“那一日,大王您在仁德殿与曾、秦两位大人议事完毕后在宫中散步。途经桃花园时巧遇司夫人在园中摆赏花宴,您便坐下来与诸位贵主儿同赏桃花。后来大王您饮多了酒,就到桃花坞……”

  “行了!”独孤夜打断何宝权的话,脸上现出尴尬之色。

  他依稀有了那天的印象!他以为桃花坞里那场巫山云|雨只是一场春|梦!

  “那天……那天不是你?”独孤夜看向冷着脸的司洛芸,喉间有些发涩!

  司洛芸莫名其妙的瞥了一眼独孤夜,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什么不是她?

  难不成大王还真想把甄美人有孕的事栽给自己?

  那天,独孤夜听宫人说司王后去了桃花园赏花,处理过政事后就也移步到桃花园。

  但等独孤夜到达时,司王后已经离开了!司夫人与其他妃妾殷切希望他能与她们一起赏花,他也就心情不错的坐了下来。他还记得那天饮的酒是司夫人采摘去年的桃花混着冬雪酿制的桃花酒。

  喝了几杯桃花酒后,独孤夜有些微醉和疲累,就去桃花坞内暂作歇息。

  醉意与倦意朦胧中他看到了……

--------------

请大家不要用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去衡量帝王的“忠贞”与“爱情”。

古代男人本就是三妻四妾,帝王更是后宫佳丽三千。衡量古代男人渣不渣,就看他们是不是“寵妾灭妻”。

当然,小说更要考虑大众的感觉,所以鸟儿才淡化了皇桑临幸别的妃妾这些情节。

愧疚也不等于“爱情”,皇桑真正在乎凉凉那天,就是他重生的那一天,很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