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63.猪脑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233 2015-05-22 07:00:00

    成为陈国王后的日子与当司美人时的变化并不算太大!只是过去司洛芸要早起去给别人请安,而现在则是她坐在上座被别的妃妾行礼请安。

  司洛芸觉得贺王后在时所实行的规矩很好,她便延用下来,行事赏罚尽量公正。遇到不懂的事或恰逢节日宫务过多的时候,她还会让廖夫人协理宫务。

  众妃妾一开始还不自在和提心吊胆,猜测着新王后上任会不会烧上三把火,把她们放上去好好的烤一番!但经过两个多月的风平浪静后,才渐渐把心放回肚子里去。

  只有司夫人三天两头的生病,两个月来只在请安的日子出现了一次,还是病歪歪的坐了一会儿便说不适的告退。

  司洛芸也不把司夫人这种不敬与怠慢放在心上,还赏了很多贵重的药材给司夫人!

  妃妾生病便不能侍寝,就由着她病去吧!

  独孤夜每个月进后宫或召幸妃妾的次数依旧不多,固定会在初一、十一到雍坤宫留宿,偶尔去廖夫人的福安宫坐一坐。这两个月也就召了杨姬和赵姬各侍寝一晚。

  司洛芸始终对男女之事接受吃力,倒巴不得独孤夜召别的妃妾侍寝!初一、十五这两天她是躲不过去,只能咬牙使出浑身解数让独孤夜早些完事!

  眼看年关又近,独孤夜给司洛芸安排了一个女官辅助打理宫务!

  这个女官名叫沐儿,十五岁却成熟稳重得像二十五岁!

  “有了沐儿与廖氏的辅佐,新年前后你也不会太辛苦。”独孤夜揽着司洛芸纤弱的肩膀往内殿走去,温柔的声音透着君王的体贴。

  当司洛芸被独孤夜推倒在被褥间,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昏沉沉的时候脑中闪过疑问--所有事都由女官和廖夫人作了,她这个王后做什么?被他尽情的折腾吗?

  **

  独孤夜扶着额头紧锁剑眉地闭着双目,最近他头痛的次数越来越多!

  自从在临水阁落水后,这半年来他时常做那个“皇帝梦”!那些零星片段无法理顺成一个完整的过程,仿佛雾里看花,使人心焦气躁!

  看到司王后的时候,他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叫她“芸儿”,心中涌上浓浓的愧疚……他又没作什么对不起司洛芸的事,有什么可愧疚的!?难道是那个小小的利用?可她成为他的王后又不吃什么亏!

  当年贺王后偷听自己与某人的谈话,就与徐皇后联手设计了他,迫使他不得不娶了贺氏为王后!

  年仅十五岁就匆匆就藩是独孤夜自己的主意!他无法忍受继续留在上京面对算计了自己的人得意的模样!

  贺氏暗中与徐皇后有往来的事,独孤夜早就已经发现!但母亲刘夫人还在上京的皇宫中,使他也不能妄动贺氏!贺氏一死,徐皇后势必要再送一个能被她控制的女人过来当王后,他怎么可能如了徐皇后的意!

  从出身到信任程度,身为司丞相嫡出女的司美人是新王后的最佳人选!独孤夜用最快的速度做了决定,并呈表给皇帝请封新王后!

  信任?独孤夜揉了揉额角嘲弄地嗤笑一声!他嘲笑自己为什么会“信任”司洛芸!她也是徐皇后挑选出来、送到陈王宫的女人啊!难道是因为那些零散的梦境?

  “大王。”在仁德殿服侍的何宝权轻声地禀报道,“廖夫人得知大王近几日总是头疼,就命膳房作了羊肉豆粉片汤给您送过来。”

  正头疼得烦躁的独孤夜抬起头,面色阴沉地望着何宝权。

  “羊肉豆粉片汤?”

  何宝权的头垂得更低了,“是。据说这羊肉豆粉……”

  “本王不吃!下次再有人送这些乱七八糟吃食的,就直接罚二十杖刑!不必来回禀!”独孤夜重重的一掌拍在书案上,将案上的折简、砚台、笔筒震得跳了跳!

  无辜承了陈王怒火的何宝权无声地退了下去,到了殿外才敢抬手拭掉脸上的冷汗!

  殿外的台阶下站着一名白衣绿裙的宫女和两名提着食盒的膳房内侍。

  “何公公。”那名宫女见何宝权出来,面上一喜迎上去浅福一礼,“大王可是允我们进去了?”

  何宝权翻了翻眼睛、捏着嗓子道。“宁兰姑娘还是回吧。大王有令,从今儿起各位贵主儿就不要往仁德殿再送吃食啦!违者直接罚杖刑二十!” 

  廖夫人身边的大宫女宁兰大吃一惊,“公公,怎么会……”

  “快走吧。”何宝权连连挥手,显得有些不耐烦。

  宁兰看看身后两名膳房的内侍,自家主子可是精心准备了一番啊!小炭炉、铜炖锅,还有已经炖了两个时辰烂烂的羊肉……但王命不可违,她只得无功而返!

  被十二月的冷风一吹,何宝权的脑门子就是一紧!

  最近他也感觉头疼得厉害啊!

  昨儿晚上,大王去了雍坤宫用晚膳。司王后命膳房准备了一道药膳,名为:山药枸杞炖猪脑!

  司王后说:此药膳是以形补形,大王头疼,吃些猪脑补一补。

  结果大王晚膳没吃完就甩袖离开了雍坤宫……

  唉,真不知道司丞相夫妇是怎么教女儿的!

  **

  新年又至,因贺王后丧期未足一年,所以今年就免了属臣与命妇们入宫朝拜。

  初一至十四,独孤夜有六日歇在后宫,均是留宿在司王后的雍坤宫!真是令后宫女人们又羡又妒,却又不敢表露出来!

  陈王至今无子嗣,与王后多多努力也是正理!

  正月十五这天,病得实在久的司夫人终于“出关”了!

  司夫人身着华丽的橙红宫装、外罩雪白及膝狐裘披风、三环飞天髻正中插着五尾金凤钗,凤喙衔着金钩挂大珍珠、下坠珍珠与玛瑙串成的三条流穗。

  随着司洛芙莲步轻移,那凤钗在她头上颤巍巍的,有着说不出的妩媚与富贵之美。

  “嗤!怕是把大王这两年赏赐给她的那些好东西都戴在身上了吧?就算她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挂在身上,那身橙红就被上座那位的正红比下去了!”向来爱争风吃醋又憋不住话的甄美人撇嘴向身侧的鲁良人道。

-------------

一更两千字,当作双更吧。

本文成绩不是很好(上次好像也是这样),所以上架还是比较远的事情。正好懒鸟就慢慢更了。

这是鸟儿第一次尝试写“升级”、“日常”文,但应该是不太适合盐巴。加之鸟儿笔力不及,驾驭这种文风也不够娴熟。努力努力中啊。嘻嘻嘻。

好在有一直支持鸟儿,不管鸟儿怎么变化行文风格都捧场留言的读者亲们。

鸟儿承诺此文一定会完结,哪怕是免费的也要写完,而且秉持一贯的严谨态度,不敷衍、不草率的结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