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66.赏灯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2018 2015-05-24 19:34:20

    春柳拽倒了衣箱,气得秋莹上前扬手给了她一巴掌!

  “下作的东西!连王后娘娘的衣箱你也敢乱动,眼里还有谁了!”

  春柳挨了巴掌先是一愣,随后就委屈的掉着眼泪爬到衣箱旁胡乱的拣着滑到外面的几件衣裙。

  “姐姐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帮你收拾起来!”春柳将那些布料上乘、绣工精美的衣裙抱得满怀,也不管会不会被她这样乱抱弄出皱褶来!

  秋莹一见更加生气,劈手夺过春柳怀中的衣裙恨声道:“滚出去!”

  旁边的宫女见这片混乱和秋莹气得跺脚的样子,赶紧拉着春柳往殿房外走。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怕拿错了衣服被夫人罚……”春柳边走边嘤嘤哭泣道。

  正气恼地指挥宫女收拾这团乱的秋莹心中一震,猛的回头叫住春柳,“你给我站住!”

  春柳和那拖着她往外走的宫女停了下来,都回头看向秋莹。

  秋莹快步走到春柳面前,锐利的双眼上下扫视了一遍,然后对春柳旁边的宫女道:“看看你春柳姐姐有没有不小心带走屋里的东西!”

  春柳脸色一白,受到屈辱般地尖叫,“秋莹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秋莹冷笑一声,不理春柳的愤怒,示意那宫女搜身!

  这宫里什么肮脏事儿没有!司夫人和春柳今天的表现都非常可疑,刚才春柳明明就是故意擅动王后的衣箱!混乱中谁知道她有没有摸走什么!即使是块布片儿,将来也可能引起祸事!

  宫女仔细的搜了一遍春柳的身后,朝秋莹摇了摇头。

  “我要告诉夫人去!”春柳满脸通红、泪流满面的捂脸跑出去。

  “哼!乱动王后的衣箱,打你几十杖扔到浣衣局都是恩典!”秋莹不屑地哼声。

  **

  司洛芸已贵为陈国王后,新衣中不会出现橙红、石榴红这种自降身份的服饰,旧衣却也不宜拿出去给人穿。

  秋莹在年前裁制的衣裙中好不容易挑了一套橙色绣百花的衣裙和一套粉蓝缀大花的衣裙,又配了精绣的腰封,然后带着宫女回到熙和殿。

  一进熙和殿,秋莹就看到春柳垂首站在司夫人身侧掉眼泪,两颊对称的红肿着。司夫人则沉着脸、腰板挺得笔直的坐在椅子里。

  秋莹只当没看到春柳的狼狈,呈上了两套衣裙请司夫人选。

  司洛芙如刀的视线从秋莹身上滑过,再落到两套衣裙上,嘴角勾出一个冷冷的笑、指着橙色那套淡声地道:“就这套吧。”

  说完,司夫人起身到屏风后更衣,春柳和捧着衣裙的宫女跟进去侍候。

  待司夫人绕到屏风后去了,秋莹才拉着方才在熙和殿服侍的宫女低声地问道:“怎么回事儿?”

  小宫女瞥了一眼屏风,用极低的声音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春柳从寝殿跑回熙和殿后就哭着向司夫人告状,把在王后寝殿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司夫人听后脸色非常不好,但却是给了春柳一个耳光,什么也没说!

  秋莹眸光闪了闪,决定宴后要将这些事告诉辽女官!她总觉得今天司夫人这一出闹得蹊跷!

  **

  因贺王后薨逝不足一年,所以今年的上元节便没有安排歌舞助兴。待司夫人从熙和殿更衣回来时,大王与王后已经带着妃妾们先行去赏灯了。

  望着空落落的正殿,司夫人的手指在袖中狠狠握在一起,长甲刺痛了掌肉!

  “夫人?”春柳站在司夫人身后,已经感觉到主子周身散发出来的寒冰之气!

  “春柳,你让候在外面的春桃去向大王和王后告罪,就说我身子不适先回宫了!”司夫人咬牙地道。

  司夫人便没赏灯的直接回了芙仪宫。

  而此时,独孤夜正执着司洛芸的手漫步在挂满花灯的长廊上,时不时点评几盏做工精巧、花样讨趣的灯笼。还会停下来看看悬在灯笼下面的灯谜猜上一二,并让人传话下去,凡是猜出灯谜的妃妾都有赏!猜中的越多,赏的越多!

  这下子跟在后面的妃妾就兴致高昂起来!不为了赏赐,为了能在大王面前显出自己的聪慧、露露脸儿也是好的!

  司洛芸见独孤夜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心中却恍然想起去年此日。

  同样是悬着各式花灯的长廊,同样是他执着一人玉手……而自己却是站在后面遥望一对璧人的那一个!所谓风水轮流转就是当下的情形吧!谁能想到年后就被禁足了近半年的自己会成为陈国新王后!

  “芸儿在想什么?”独孤夜方才正在看一盏跑马灯下的灯谜,转头就看到自己的王后正盯着他们相执的手发愣。

  听到独孤夜用低沉柔软的声音喊自己“芸儿”,司洛芸就觉得身上一麻!

  只有母亲与长姐曾这样唤过她,如今被一个男人念在口中,司洛芸心底泛起怪怪的感觉。耳朵和脸颊不受控制的就热了起来,飞起了红润。

  见司洛芸似乎害羞的把头扭向一旁假装赏灯,独孤夜喉间发出沉沉的笑声。

  “芸儿喜欢这盏灯?”独孤夜故意侧身伸长手臂、横过司洛芸的身前托起灯下的谜签,“坐也是行,立也是行,行也是行,卧也是行。打一虫(古语:动物)?”

  充满侵略的男人气息混着淡淡的龙涎香味道压过来,令司洛芸忍不住想退开!可独孤夜原本拉着她手的那只大手却改托在她的背上,阻止了司洛芸后退!

  “芸儿猜猜这是什么?”独孤夜笑吟吟地看着脸红得连薄粉也盖不住的司洛芸的娇颜,两人的脸因他的动作而相距只有一指左右的距离,连彼此呼吸都感觉得到!

  司洛芸窘得微微别开头,小声地道:“大王,妾……妾猜不到。”

----------

大家都在问上架,目前恐怕是遥遥无期中。

作者间都在聊说盐巴最近古言成绩普遍惨淡(大神除外),所以鸟儿淡定了(什么心态!)

日更两千,大家慢慢看吧。不想作假,那样骗别人骗自己的,所以慢慢沉淀,感谢大家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