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35.什么眼神

帝王重生,呆萌皇后升级录 凌青鸟 1216 2015-04-30 13:59:39

    午后,独孤夜下了两道王诏和一道口谕。

  两道王诏一道是送至芸秀居、一道是送至雨琳阁!

  司洛芸听内侍宣读完王诏后一时回不过神,还是秋萍小声提醒她谢恩才连忙双手接过王诏!

  送到芸秀居的王诏是喜讯,陈王命司美人明日起即辅佐廖夫人管理宫务!

  自己竟然成功了?司洛芸欢喜得差点儿当着宣读诏书的内侍面前不端庄地笑出声来!

  相比芸秀居的喜讯,另一道送至雨琳阁的诏书就不喜人了。

  诏书上说雨琳阁宫女夏芝怠忽职守,与芸秀居宫女秋芷同罪!押入暴室由内侍省发落!

  至于给夏芝和秋芷定的什么“罪”无需说明,大王说你有罪就是有罪!

  鲁良人听完诏书便失神地堆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嬷嬷拖走了哭叫着求她相救的夏芝!

  那道口谕是由何宝权亲自去甄美人所住的闻语苑传的,大概就是训斥甄美人耳目手伸得太长了,闲得没事儿去打听和管别人宫中的事!大王送她一本前朝某位皇后编写的《女训》,望其熟读内容、领会精髓!

  何宝权一走,甄美人就怒摔两只茶盏!

  司夫人的芙仪宫倒是没有什么动静,但大王抬举了身为嫡姐的司美人协理宫务、没有选“得寵”的司夫人,这就足以诛心了!

  当晚,贺王后宫中的内侍匆匆赶到雍景宫禀报,说贺王后的病情似乎加重了。

  正在看折简的独孤夜仅是顿了顿,便头也不抬地道:“让太医尽全力医治王后的病!”

  **

  又下过两场雪后便迎来了新年。

  除夕当晚,独孤夜与后宫妃妾同殿守岁,贺王后因病未能参加。

  独孤夜坐在上首,妃妾们分坐两旁,殿中表演着歌舞、席间摆放美酒佳肴。

  子时一至,宫内宫外都是鞭炮齐鸣、烟花点亮夜空!独孤夜率领妃妾们到殿外观赏烟花。

  司洛芸仰头望着天空中的火树银花,不禁思念起远在上京的家人。

  父亲与母亲早就已经相敬如宾,即使是除夕夜,母亲也是不留父亲在自己的房中过夜的。

  视线忍不住投向站在前面欣长伟岸的背影上,司洛芸有片刻的迷茫。

  母亲曾哭着说早已为她备下十里红妆,也挑了一个愿一生一世照顾她、只有她的儿郎当女婿!无奈造化弄人,自己疼在手心儿里的女儿却要去给藩王当妾!

  相比起母亲的不平和难过,长姐的反应却有些奇怪。

  太子妃司洛荷用古怪的目光注视了妹妹很久,最后幽幽地道了一句:妹妹比我幸运。

  司洛芸一直不明白长姐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比她幸运!长姐可是太子的嫡妻啊,而自己只是个妾而已……

  突然,站在前面的男人好像感觉到背后的视线,转头看向偏后方。不期然,黑眸与那双盈满不解、困惑的清亮杏眸对上!

  独孤夜的眉头微拢,不由得多看了司洛芸两眼。

  别的妃妾都用爱慕、期待的眼神望着他,但司美人那是什么眼神?蠢死了!

-------

久违的小剧场

【鸟儿泪目】为神马乃们都想把凉凉送入皇桑的狼口?侍寝的呼声为什么这么高?

【皇桑拍飞某鸟】混帐,竟敢说朕的龙chuang是狼口!快把芸儿送上来!别让朕等太久!

【鸟儿爬回来】皇桑,你的黄瓜不干净啊……

【皇桑再拍飞某鸟】混帐,朕都那什么自溢了,朕也天天沐浴、很是克yu!

【鼻青脸肿鸟】皇桑,不是说好新婚夜,把处|子凉凉吃掉吗?

【皇桑脸红清咳】那之前也要给朕摸摸芸儿的小手、吃吃小嘴儿什么的呀!

【鸟儿泪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