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谁叫你吓我的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顾绵 2339 2015-04-28 10:51:25

  “你…流氓!”陈珂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以这个男人的张狂,她相信他真的做得出来。

见她没有动,顾江峰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在桌子上,“看来你是很想我付诸行动,那我怎么能辜负你的期待。”说着就要起身。

陈珂端起那杯热牛奶,仰头一口就喝光了,然后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惊动了旁边的服务生,急忙过来查看,顾江峰淡淡的说,“没事。”

“果真是小孩子,还需要威逼利诱才能吃东西,下次再这样,要不要给你讲讲狼外婆的故事。”明明像是关心,但是听在陈珂的耳朵里,却是浓浓的讽刺。

“身为老公还有一个责任,就是替老婆买单,顾先生,麻烦你了。”陈珂起身往门口走去。

顾江峰略微挑眉,到也什么话都没说,掏出皮夹,把钱搁在桌子上,然后跟了上去。

陈珂余光瞥见他就在身后不远处,加快了脚步,过了一会儿再回头,发现顾江峰不见了,甩掉了?

她心情蓦地一好,哼着歌往前走去,却在走了几步之后,蓦地停下脚步,前方十米的地方,顾江峰依靠在墙壁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还不快过来,要站在那儿等着发芽吗?”

陈珂低着头走过去,顾江峰询问,“看见我就这么让你不开心?”

“没有。”

“说谎。”顾江峰毫不留情的戳破。

陈珂没料到他会如此直白,脸颊上泛起了一抹尴尬。

顾江峰走在她前面一步,姿态随性,即使他刻意放慢了脚步,但是脚长就是优势,她只能时不时小跑才能跟上,才吃了早饭,这么跑容易胃下垂的。

“你能不能慢一点,我跟不上。”终于,陈珂看着他的背影,小声的开了口。

“我还以为你的嘴巴长来是摆设呢。”顾江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他知道她一直努力想要跟上,但是他也没再放慢速度,他就是想看看她是不是能忍到最后。

陈珂一下子就明白,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过来。”顾江峰开口,陈珂迈步走过去,到他身旁的时候,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前走去,“这样能跟上了吧。”

陈珂下意识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他却握得更紧,“痛。”

“知道痛,那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顾江峰稍稍松了一点,但依旧让她挣脱不开。

顾江峰依旧走在前面,陈珂被他拉着,两人之前始终差了一步,不过是她真的跟不上,还是刻意不想跟他并排走,他的脚步停下看着她,“你是在跟我闹脾气吗?”

“没有,我可以自己走。”

“我知道了。”顾江峰忽然笑了一下,松开她的胳膊,就在陈珂觉得可以摆脱他的束缚时,整个人却蓦地腾空而起,陈珂吓了一跳,“你想这样是不是,想就说出来,这点要求,老公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你放我下来。”陈珂挣扎。

“新婚第一天,我没有抱你进门,这点的确是我不对,今天就当补偿。”顾江峰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陈珂却觉得他就是故意捉弄自己。

早上小区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会碰到三三两两的人,纷纷侧目,陈珂脸颊涨红,锤打了他的肩膀几下,恼怒的瞪着他。

“你别这样,快点放我下来。”

顾江峰提醒道,“别动,这摔下去虽然不致命,但是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是能做到的。”

陈珂心里虽然气愤,但还是停下动作,这个男人真是独断专横。

顾江峰一直把她抱到了公寓,电梯里也没放下她,周围的邻居看见,眼光暧昧,陈珂把脑袋埋在他的肩膀处,顾江峰脸上始终有着轻笑。

回去后,他弯腰将她放在沙发上,并未立刻直起身体,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沙发上,四目相对,“你好像还欠我一样东西。”

这样对视,令她有种压迫感,“什么?”

“吻,结婚了,一般新郎不是都要亲吻新娘的吗?”

顾江峰笑了笑,然后堵住了她的红唇,陈珂瞪大了眼睛,刚想伸手推他,却被他轻巧的抓住,直到他满意了才抬起头,舌尖舔了一下下唇,勾唇一笑,“好甜。”

他在戏弄自己。

陈珂怒吼道,“顾江峰!”

“昨晚我告诉过你,有些称呼不要叫顺口了,没有记性的小孩子也是要受惩罚的。”

顾江峰再次低下头,陈珂脑袋往旁边一偏,排斥的意味明显,他并未再进一步,只是用额头抵住她的,看见她眼里的些许慌乱,低沉的笑起来,“呵呵。”

这样的顾江峰令她猜不透。

陈珂使劲挣脱开他的束缚,然后推开他,气愤的往楼上走去,顾江峰慢慢直起身体,看着她的背影,手机响起,他掏了出来,当看见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唇角的笑渐渐开始变冷,令人不寒而栗。

走到阳台上,接了起来,声音淡淡的,“喂。”

当顾振庭看到各大杂志社登载的消息,气得差点晕倒,顾江峰竟然先行一步发布消息,他这摆明就是跟他老子对着干。

“你明明知道我是想撮合羽航跟唯心,你为什么要娶陈珂?”

顾江峰回答,“当然是因为我喜欢陈珂。”

顾振庭吼道,“你喜欢她?这些年你都不在国内,你们根本就没怎么见过面,你当你老子我是傻子吗?你到底为什么要娶陈珂?唯心是你妹妹!你娶了陈珂,唯心还怎么嫁给羽航?“

“顾唯心是我妹妹,那我也是你儿子,你既然能成全顾唯心,为什么就不能成全我呢!”顾江峰的音调依旧微变,淡淡的,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幕。

“你跟陈珂马上离婚,然后登报说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

顾江余光瞥见走下楼梯的身影,打断了他的话,“不好意思,我有客人来了,先挂了。”

顾振庭急切的喊道,“江峰!!”可是那边已经传来嘟嘟的声音,气得他将手中重重的扔在桌子上。

陈珂见他在阳台上打电话,本来想下来倒杯水的,但是走到楼梯半道口,就看见他收起电话突然转身望着她,她步伐一顿,顾江峰走进来,“你很怕我?”

“你又不是财狼虎豹,有什么好怕的。”陈珂下楼倒水,准备走出厨房,却见他站在那儿,她往左他就往左,她往右他又堵在那儿,掀起眼眸看着他,“你到底要走那一边?”

顾江峰挑了挑好看的眉头,然后往旁边挪了一步,陈珂快速离去,跟他有病毒一样。

昨天一夜没怎么睡,今早又折腾到现在,陈珂坐在房间里不知道要干什么,困意到袭来了,她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隐约当中感觉有人靠近,她蓦地惊醒,看到顾江峰近在咫尺的脸庞,她下意识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啪的一声,特别响。

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陈珂见他盯着自己,她先发制人的吼道,“谁叫你吓我的。”

所以挨打也是他自找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