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顾绵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5-08-10上架
  • 31944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牛奶,喝完再走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顾绵 5436 2015-04-28 10:50:52

  海城机场里。

陈羽航看着陈珂,冷静认真的说,“我已经在伦敦安排好了,你过去会有人接应你的,别耽搁时间了,快进去吧。”

陈珂担忧的看着他,“哥,要是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你走了,我就说你逃婚了,我找不到你,时间久了,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拖着这门婚事,等他们取消了,你再回来。”

“哥。”陈珂哑着声音。

“快走吧。”陈羽航强行推她进去,“别哭哭啼啼的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有空我会去伦敦看你的,你过去要照顾好自己。”

陈珂知道这一切都是陈羽航的用心良苦,咬咬牙,含泪转身往登机口走去。

陈羽航站在那儿,凝视着陈珂的背影消失,既然注定有一个牺牲,那么陈珂一定要幸福。

他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出机场,开车驶向顾家,中途他接到一个电话,猛的急刹车。

“羽航,根据消息,顾江峰今天早上九点飞往伦敦,现在已经上飞机了。”

“什么?”陈羽航大惊。

陈珂也是今天九点飞往伦敦的飞机,他顾不得这里不可以转弯,方向盘一打就想开回机场。

“羽航,来不及了,我怀疑这一切都是顾江峰设计好的,他早就知道了你的计划,你现在赶去飞机已经起飞了。”

手机从陈羽航的手中滑落,他重重的锤了一下方向盘,以为是帮陈珂,却没想到是亲手把她推进了恶魔的怀里。

是他害了陈珂,是他!!

陈珂刚坐下,目光看向窗外,眼里有着些许的忧愁,顾江峰为什么要娶自己?她深深记得十天前,他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陈珂小姐。”

明明那个时候,他是那么的轻蔑她,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侮辱,而十天之后,那个讨厌自己的男人却改口要娶她,她并不认为他是想为那个错误的夜晚负责,那他是为什么娶自己?

那一晚,她本来是要去找哥吃晚饭的,却稀里糊涂的被人迷晕带到了酒店,等她醒来,面对的便是顾江峰那张冰冷的脸庞,以及她疼痛不堪的身体,还有那嘲讽的声音。

——“顾家收养你还不够,还想坐上顾少夫人的位置吗?竟然如此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

她明明没有,可是无论她怎么解释,顾江峰都不相信,他认为是她用计谋跟他发生关系,临走的时候还警告她,“这件事情你最好保密,要是敢传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当然还有你哥,陈羽航!”

既然他不想别人知道他们有过那一晚,为什么他又要娶自己,他到底想干什么?又或者说,目的是什么?

还有十天前,到底是谁绑她过去的,她并不认为是顾江峰做的,凭他的身价,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根本就不用费这种手段,而且以那个高傲的性子也很不屑做这种事。

边有人坐下,陈珂并未在意,她担心陈羽航,她走了,他如何跟顾家的人交代,忘恩负义这几个字怕是抹不掉了。

就在陈珂沉浸在自己思绪当中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淡淡的声音,“陈珂小姐。”

陈珂微楞,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眉头蹙起,飞机上干嘛还戴墨镜,真是奇怪,而且即使隔着墨镜,她也有种被猎鹰锐利注视着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个人看轮廓有些熟悉。

“我想不知道都难吧。”说完,骨节分明的手指摘下墨镜,一张淡漠的脸庞映入她的眼帘,她瞪大了眼睛,蓦地站起来,失控的喊道,“顾江峰?”

高音量的声音引起周围客人的不满,纷纷瞩目,陈珂满脸尴尬,然后缓缓的坐下。

既然碰到面了,陈珂直接就把话说开了,“顾先生,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不能强迫我。”

他回过头,冷毅而坚硬的俊脸满是嘲弄,“我也没想强迫你,不过陈羽航现在应该直接去找我爸了吧”

“大哥去找顾伯伯干什么?”

“原来陈羽航什么都没跟你说啊,陈羽航打算娶顾唯心!这是陈羽航跟我爸谈的交易,但是可不代表我同意,所以我来给你重新一个选择的机会,要不要陈羽航娶顾唯心?”

陈珂大惊,哥竟然要娶顾唯心?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难怪他会那么放心的让自己走,原来他打算牺牲自己。

如果他们两个当中必须有一个要结婚的话,哥一定会选择牺牲自己,因为顾家的资助还有照顾,让哥拒绝不了,他一定会用自己来还这份恩情。

可是哥的牺牲还不够吗?虽然吃得好穿得好,但是失去了童年的快乐,当同龄的孩子还在学校肆无忌惮的时候,哥已经开始去顾氏磨练了,这些年,哥帮顾氏赚了那么多钱还不够吗?竟然还要牺牲一辈子的幸福,他不爱顾唯心!

当年顾家看中陈羽航的才能,只打算资助他,是陈羽航不肯答应,顾家才勉为其难的让陈羽航带着她进入顾家。

这些年都是陈羽航保护自己,为她挡去一切的烦恼,这次她怎么忍心他再一次为自己牺牲。

陈珂苦涩的一笑。

……

顾江峰或许早就料到了自己会答应,一下飞机就去登记结婚了,她是跑路,所以所有的身份证明她都带了,到方便了顾江峰,半天后,她就正式成了顾江峰的妻子。

没有婚礼,没有祝福,只是简单的签了字,上面是全英文,她几乎没看就签了,看了又能如何,她知道顾江峰不爱自己,可是他却那么固执的要娶自己,这是为什么?

之后,顾江峰让司机送她去了伦敦公寓,而他则坐上另一辆车子离去,没有多余的解释,刚结婚就分道扬镳,恐怕也只有他们才是这样的吧。

顾江峰坐在车上,接到了周北打来的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兴奋,“江峰,我出差回来你就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听说你跟别的女人那个啥了是不是。”

他真心觉得江峰跟赵可心一点都不适合,可是偏偏两人还在一起这么久。

“周北,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保密,要是让可心知道了,我要你好看!”顾江峰严肃警告道。

“哎哟,这么生气干什么,人不风|流枉少年…”周北说着风凉话,顾江峰直接挂掉电话,周北听到嘟嘟的声音,咬牙切齿,“又挂我电话!”

顾江峰去了附近不远的一家酒店,拿着门卡熟练的刷开了一间房,里面站着一个妙龄女子,顾江峰原本冷淡的表情,在看到她之后,变得柔和起来,伸手捧着她的小脸,见她眼眶有些红,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必须娶她,但是你放心,等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跟她离婚的。“

赵可心依偎在他的怀里,“江峰,你答应我,不许爱上她。”她知道江峰做的决定谁都无法改变,既然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赵可心并未特别的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顾少夫人的位置,早晚是她的。

“不会的,不然我也不会带她来伦敦,我来这里是因为你在这里出差。”顾江峰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眼眸温柔,“晚上我陪你吃了饭再回去。”

“好。”赵可心乖顺的点点头。

顾江峰拥着赵可心,想必现在国内应该已经收到了他结婚的消息了,要不是他先走一步,只怕陈羽航现在就中了老爷子的计谋了,让他娶陈珂只是老爷子迷惑陈羽航的烟雾弹而已,老爷子真正的目的是让陈羽航娶顾唯心,而陈羽航要是想保全陈珂必定答应,可是这个如意算盘,他怎么可能让老爷子打得响呢。

……

坐了七八个小时的飞机,又被拉去结婚,陈珂觉得很累,洗了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当中,她察觉到有人在房间里,猛的惊醒,伸手抓住放在枕头下的水晶烟灰缸,戒备的望着黑暗中的那抹身影,当房间里的灯光骤然亮起的时候,她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当睁开看到是顾江峰的时候,有些意外,“怎么是你?”

顾江峰扬了扬唇,瞥见她手里的烟灰缸,“怎么?打算谋杀亲夫?”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处在陌生的环境里,她当然会害怕,她没藏刀就很客气了。

顾江峰邪邪的一笑,“老婆,我们今晚可算是新婚燕尔,我不回来不太好吧。”

陈珂猛的一惊,攥紧了胸前的被子,烟灰缸在面前挥舞,“你别乱来,伤到你可别怪我!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的。”

“我还以为你希望我乱来呢,不然你怎么会以这副姿态迎接我。”顾江峰轻笑,看着她裸|露在外的雪白肩膀。

陈珂蹙眉,她有裸|睡的习惯,以为今晚顾江峰不会回来,所以她才脱得那么彻底的,谁知道他又冒出来了。

顾江峰又怎么会看不出陈珂此刻的紧张和害怕,眼里的戒备一点都没有松懈,他打开衣柜拿了睡衣,然后进了浴室。

陈珂趁此机会,赶紧把衣服穿上,从上到下,严严实实的,包裹得密不透风。

顾江峰洗了澡出来,当看见裹得像蝉蛹一样的陈珂时,淡漠的扫视了她一眼,然后掀开被子靠过去,陈珂当即吓得往旁边一滚,然后直接滚到了床下,虽然没摔疼,但是却狼狈不堪的趴在地毯上,顾江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真是一个胆小鬼!你以为躲得过去吗?我们可是合法夫妻!”

陈珂在心里嘀咕,她就是胆小鬼那又怎么样,被叫胆小鬼总比失身来得好。

他没拉她起身,闭眼躺在床上,陈珂小心翼翼的爬上来,忽然,他的眼睛猛的睁开,她整个人一抖,顾江峰偏头看着她,“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没…没什么!”

顾江峰朝她伸出手,陈珂又摸出烟灰缸,不停的威胁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老婆,我要被子。”薄唇性感的轻启,他的手拽住被子,猛的一扯,裹在陈珂身上被子连带陈珂,一道被扯到了他的身边,陈珂趴在了他的身上,唇吻上了他的胸膛,然后快速抬头,“无耻!”

“我扯的是被子,你自己趁机凑过来,怪我无耻。”顾江峰一挥手,被子就舒展开了,缓缓飘下,搭在他的身上。

陈珂瞪了他一眼,见他闭着眼睛不搭理自己,本来也准备睡了,但又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我已经嫁给你了,那我哥就不用娶顾唯心了,顾伯伯知道了吗?”

顾江峰依旧闭着眼睛,“请你记住你现在已经嫁给我了,该改口的就要改口,别叫顺嘴了一辈子都改不过来。”

陈珂知道争辩不过他,“爸知道吗?”

“你觉得呢?“顾江峰缓缓睁开眼睛,深邃的双眸看着她,“时间虽然不早了,但是你要是没有睡意,当老公的不介意帮你做点睡前运动。”

陈珂背对着他躺下,拉起被子盖住自己,不过两人之间隔着空荡荡的距离。

黑暗中,顾江峰锐利的眼眸盯着天花板,随即偏头看了她一眼,然后闭上眼睛。

陈珂一夜都没睡好,陌生的环境,身边还躺着一个陌生的人,她要是还能敞开的睡,那她也算是赢了。

当顾江峰那边有动静的时候,陈珂几乎是下一秒就睁开了眼睛,那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突然,有些昏暗的光亮当中,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掐住了她的下颚,陈珂吓了一跳,顾江峰的唇几乎贴在她的侧脸上,“这么怕我?一整夜都没睡?”

陈珂挣扎,顾江峰轻易就按住了她的手,“我真想动你,你觉得你不睡就能躲掉吗?天真的女人。“说着,他低头一个吻落在她的脸颊上,“老婆,早安。”

顾江峰松开手,按亮房间的灯,话里有着不可反抗,“既然睡不着,那就起来陪我跑步。”

陈珂没有多说话,她越是反抗他反而越是戏耍自己,何必多此一举,累了自己还愉悦了别人。

他想做的事情,无人能够阻挡,连顾伯伯也阻挡不了。

很快两套男女运动装送来,顾江峰显得精神抖擞,陈珂则有些萎靡不振,认命的跟着他在马路上跑着,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陈珂看着前面的身影,顾江峰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帅气多金,浑身充斥着贵族的血统,令别人站在他的面前,总觉得低他一等。

可惜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娶了自己,按理说,跟他结婚的不是都应该是某某企业老总的千金吗?他怎么会愿意娶她这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

“跑快点!”顾江峰忽然停下,见她慢吞吞的,似乎很是不满,犀利的目光扫射过来。

陈珂真想骂句脏话,她本来就没有运动细胞,腿又比他短,而他又丝毫没有等她的意思,她怎么追的上。

好不容易追上他了,心噗通噗通的狂跳,汗如雨下,见他又往前面跑去,陈珂真想倒在这里,见他双手环胸的停在前面的转角处,陈珂闭了一下眼睛,咬牙跑上去。

脸颊红扑扑的,汗水连睫毛都打湿了,一颗颗顺着她的下颚往下滑,不过之后,顾江峰似乎刻意放慢了脚速,让她跟上。

回到公寓,顾江峰就去了浴室洗澡,陈珂坐在沙发上,觉得浑身发软,结婚第一天,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爬上去洗澡,下楼的时候,顾江峰已经不在了,他的离开跟出现一样的莫测,陈珂也不管他,打开冰箱,见里面有丰富的食材,本来打算做的,但看见旁边还有一本料理书,微微蹙眉,这不会是为顾江峰准备的,那肯定就是为她准备的。

想让她当老妈子伺候他,想得美!

出去吃!

打开钱包,里面有一叠厚厚的外币,是陈羽航提前为她准备好的现钞,刚才跟顾江峰出去跑步也有好处,起码周围的环境还是清楚了一些,知道附近有一家咖啡厅,点了一些点心还有一杯香槟。

看着朝阳染红了砖墙,绿藤曼洛,吃着点心喝着酒,到是不错,陈珂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既然这个局面改变不了,那就去面对,退缩可不是明智之举。

正当她享受着自己早餐的时候,她没发现窗外的街上,顾江峰站在那儿盯着她,手里提着几个小袋子,装着中式点心,收回视线,然后将手中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表情淡淡的。

这不过是他办事路过那家店,顺手买的而已,既然不需要了,那么就没有继续留着的必要。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顾江峰的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直直的朝那抹身影走去,当修长的手指端起端走那杯香槟的时候,陈珂蓦地抬头,当下就是一愣,“你…“

顾江峰将杯子从鼻下滑过,然后品尝了一口,轻笑了一下,“想不到我老婆竟然是个如此会享受生活的人。”

陈珂有些意外在这里看到他,也没料到他会来找自己,见他把那杯酒霸占了,偏头对服务员吩咐道,“再来一杯!”

顾江峰补充道,“给她来杯热牛奶。”

“我不要喝热牛奶。”陈珂抗议道。

“女孩子大清早的喝什么酒,你要想喝,晚上我们在房间里慢慢的喝。”他邪恶的一笑,陈珂背后一个劲的冒鸡皮疙瘩。

顾江峰靠在那儿,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有几分打量的意味,陈珂用餐的心情一下子就大打折扣。

服务生把牛奶送来,温热的,口感刚刚好,陈珂一向不太喜欢纯牛奶这种东西,虽然它有营养,擦了擦嘴,她打算起身走人。

顾江峰的手指敲了敲玻璃杯,“老婆,牛奶,喝完再走。”

“我不要喝热牛奶。”陈珂一字一句的重复,结婚了,但是也并不代表他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一定要做什么。

顾江峰嘴角的笑意不变,“不听话的小孩子是会有惩罚的。”

“我不喝。”陈珂瞪着他,跟他扛上了。

“你说我要是在这里吻你,相信没人会拦着吧,毕竟新婚燕尔,别人也能体谅老公对老婆的渴望。”

“你…流氓!”陈珂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以这个男人的张狂,她相信他真的做得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