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92 在乎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983 2015-01-23 08:28:10

    车上放有没开瓶的纯净水,陆三纠结着眉头,拿了水下车朝那女人走了过去。

  后边儿魂魄一样无声无息飘过来的男人看着陆三不情愿那样儿,脸上扯出一丝笑意,她的女人,真善良!

  能吐成那样还不显狼狈,陆三也是挺佩服,见她吐完了,手中纯净水给递了过去。

  瞪了眼陆三,接过她手里纯净水,女人漱口去了,余光瞟到了走过来的李堂。

  嘴巴里不再那么难受,女人站了起来。

  手背抹了下嘴巴,将嘴角水份擦去,抬头对陆三身后李堂苦笑,“看什么看,没见过孕妇孕吐啊?”

  陆三吓得回头,视线刚好碰上同样低头看她的李堂。

  他的眼底,有陆三看不明白的内容。

  女人的话他压根就不搭理,拉过陆三的手扭头就走。

  “李堂,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过河拆桥了?”背后是那女人不冷不热的问话。

  牵着陆三手的李堂脚下一顿,偏头阴狠笑道,“你,还不滚?”

  陆三茫然,抬头看到了他刚毅线条分明的下巴,那样冷硬。

  女人呵呵冷笑,像是朝他们走了过来,“你呀!和他真一样……”

  似乎为了阻止女人多说什么话,李堂松开陆三,转过了身,“闵青,适可而止。”

  陆三看不到李堂说这话时候什么样子,可她听得出来,他没温度的口气,在警告那个女人。

  闵青、闵青、闵青、闵青……

  连叫她名字时候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苦涩冷笑,闵青抬手摸上自己肚子,喃喃自语:“我真的怀孕了。”

  李堂没再说话,没再看她一眼,掉头大步离开。

  陆三没跟上他,他倒怒气冲冲地回头拽了她,迫使她一路小跑,不得不跟着他脚步。

  明明是她很生气很想掐死他的,可这会儿他周身散发的寒气,愣是让陆三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被他一路拽着,给拖到了远处他的车上。

  陆三时不时回头看看那女人,心里有疑问、不放心。那女人看上去,真的挺糟糕的,喝了酒,剩下她一个人,难倒真让她酒驾?

  把她摁到副驾驶上,他不是没发现她一步三回头的看闵青,“她命大的很,不用别人操心。”手上不温柔给她扣着安全带。

  陌生的气氛,诡异的动作,陆三身体僵硬,一动不动大气不敢喘。

  她还没适应过来,李堂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目视前方,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

  陆三就想不通了,她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和他呆在一起,反倒……轻松许多!

  见了鬼了!

  陆三真怀疑,自己真要得神经病了,距离到精神病院的日子不远了。明明这个害人精害惨了她,她倒对他不反感?

  手握方向盘的李堂没好到哪里去,心中烦躁得不行。

  不就是拉练结束,知道今天冯爱国回家吗?

  不就是知道冯爱国回家,会发生点儿什么吗?

  不就是发生点儿什么吗?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