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95 生病了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1030 2015-01-26 08:38:54

    蹭到她脸颊有泪时,李堂心里美死!

  是个变态咩,想法旁人理解不了。不是常听人说,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哭为你笑,那是爱你的表现吗?这下好了,不管过程啥样,她是为了他掉眼泪的咩,挺知足一货!

  你问她为什么哭,李堂可不想知道,他权当她是太爱自个儿了。

  喜上眉梢,心动远不如行动,她的泪,愣是刺激得他对她勇猛刚劲狠刺了顿,偃旗息鼓当儿,陆三肿成不像样儿,他还怪心疼。

  她那对他来说有碍观瞻的热裤,在刚才情急之下不复存在。把她修长美腿缠到自个儿腰上,将她抱到车里,俩人窝在后排座位里,显得分外惹人垂涎。

  “高兴?”他贫贫低问。

  陆三红着眼,能搭理他吗?不能够啊!

  “舒服了?”他贱贱浅笑。

  陆三烫着脸,能回答他吗?

  陆三不是那种动不动哭鼻子的女人,反而有时候过分的冷静会让人怀疑,她到底有没有眼泪,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她到底会不会哭?

  反正是他自己目的达到了,人,搞出来,也办了,他哪儿哪儿倍儿得劲儿,什么都问。

  问急了,陆三伸手抱住他脖子在他肩膀狠狠咬了口,嘴巴里腥甜的黏稠粘在她红唇白牙上,显得妖冶炫目。

  恨不恨?

  陆三那是真恨!

  他凭什么这么对她,她该他的还是欠他的,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如此对她?

  委屈不委屈?

  陆三真委屈!偏偏还死活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个什么。

  眼看着她气呼呼咬着自己死不松口,他也淡定,任着她咬,咬牙切齿地咬。

  丝毫不开玩笑,陆三那是真咬,牙都咬疼了,嘴角流着血,全是从他身体里流出来的。

  你把人家小可怜欺负成这样,还不兴人家发泄一下?准!咱李二少大方,就是这档儿她要咬下来他一块肉嚼巴喽他都愿意,谁让你欺负人家。

  她越咬,他还越笑,心里美着呢!

  看上去,他肩膀上被她咬过的地方,没想象中狰狞,也没血肉模糊,就是有了窟窿,流了点儿血,那皮肉往外翻。

  咬过了,也泄愤了。

  眼泪流过了,也认了。

  不然你能怎么着,碰上个神经病,你还能和他一样神经病?

  陆三安静了,刚刚那股子狠劲儿消失不见,不要命咬人的不是她似的,倒在车座上闭了眼。

  李堂爬到前头,开着车,带着迷迷糊糊慢慢睡着的陆三离开了这个地方。

  李二少被发配到这边儿那天起,哥几个为他在这边儿置有窝,带着陆三直接就回了。回去没多久,陆三发起了高烧,昏昏沉沉的没清醒过。

  出门到药店买了退烧药,折腾了大半夜,敷冷毛巾,酒精擦手心脚心儿,总算是人不烧了,他才抱着她疲惫躺下。

  后来你让李堂自己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陆三动真格,用了心的,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他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人,不管谁看了都会大吃一惊,他自己没意识到这一点儿。

  或许……从一开始就动了真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