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102 另类表白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3406 2015-02-02 08:34:07

    李堂低头对她嘴唇啃了口,“你这什么表情?以为我开玩笑?!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以后这里真是你家,难道你还想回冯爱国那里?等着挨骂?”

  陆三脸色一变,撇开了头。

  她现在这样谁造成的啊?还不是他,他还有脸说,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陆三也发现了,他似乎对她也没想象中那么坏,“我刚才答应冯爱国了,我今天回去。”

  牢牢盯着她,看了她好半天,李二少张嘴了,“我刚才也说了,今天不准你回去。”

  她明明是被迫的好吗?怎么如今还成了商量了?还好看样子有可能,陆三哭笑不得,“下礼拜要考试,我还要复习,必须回家。”

  李二少一听,乐了,“我不烦你,让你复习。”

  陆三想死,咬了咬牙,抬头对他笑,“我有书在家里放,没带,没办法在这里复习。”

  李堂就盯着她,看她还能编出来什么谎,“要不……我帮你回家拿?”

  陆三呵呵陪着笑,“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站起来就要走。

  抬手一拽,陆三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一倒,坐在了他腿上,脸色立马红透,不敢看他,挣扎着要起来。李二少逗猫般手上说松不松说紧不紧的圈着她,“黑更半夜的,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回去?要不这样吧,我给冯爱国打个电话,让他把你要用的书送过来不就得了?”

  因为她是坐在李堂腿上的,显得比他高出一头,陆三睨了眼说话的人,她算是看出来了,她今天甭想回去,说,“我困了,想先睡觉。”

  松开了困住她的怀抱,笑看着她朝床走去的背影,李二少嘴角荡漾着销魂的淫笑。

  第二天醒来,陆三是被折腾醒的,一大早睁开眼,李堂性趣正浓,跟狗似地,她身上能咬不能咬的地方全被他咬了个遍,陆三怀疑自己能见人不能了都,她想死了算了,她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太苦逼了!

  早饭都没吃,李堂被一通电话喊了出去。今天放陆三回家,他放心,因为他知道冯爱国不在家。

  国道上,冯爱国开着车,顶着一夜没合的眼,直视前方,加速行驶。

  昨天晚上纪北和苗楚去找他,竟然告诉他,颜夕颜没有离开中国!了不不有多不靠谱他知道,当初他就应该直接弄死颜夕颜肚子里那孩子。搁一般丈母娘,谁会允许别的女人生女婿的孩子,她了不不就怂恿着陆三,让颜夕颜生下。了不不的所作所为,冯爱国真是嗤之以鼻,不敢苟同,对她不是一般的有偏见。

  本来嘛,结婚前他和陆三就没什么感情,可结婚那天他发现,陆三还是挺让人着迷的,算是心动了。不过他也知道,那也就算是新鲜感,所以他当时就对陆三说了,他不会把心放在陆三身上。

  谁知道,后来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先是出了个颜夕颜,再后来就是陆三被人强了,他们夫妻俩还真是半斤八两。

  新婚那段新鲜劲儿过了,也不知怎的,对陆三那股热乎感,越来越淡,唯一让他遗憾的是,他至今还没有得到过陆三。说实话,他还真是惦记着陆三那身体,可她被别的男人碰过的事实同样让他心有芥蒂,过不去那道坎儿。心里头痒痒却又嫌弃的情愫让他挺纠结,可她是他老婆,不吃又不甘心,后来一想,管他呢,先吃了再说。

  撇开陆三先不去想,颜夕颜,以及颜夕颜肚子里头那孩子,是他这次非要解决掉的不可。有颜夕颜那颗定时炸弹在,他过的不安生。

  山村小镇上,安静的小院儿里,颜夕颜晒着太阳,左手托腰,右手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笑容满面。

  没错,她在这里的消息是她自己故意放出去的。

  “颜颜,给你,喝点水补充点水份。”蓝静雪捧着玻璃水杯,朝她走过来。

  颜夕颜回头看了眼尽心尽力照顾她的母亲,眉宇间稍微不悦,“不想喝,肚子撑得慌,你放回去吧。”

  蓝静雪陪着笑,哄着,“颜颜乖,你不想喝,你肚子里的小宝宝也是会渴的呀,多少喝一点儿。”颜夕颜不耐烦拿过水杯仰头喝了一口,水杯给了蓝静雪。颜夕颜不喜欢蓝静雪,因为蓝静雪在颜术那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蓝静雪当然知道自己不招女儿待见,可是有什么办法,如今女儿一个人在这个地方,连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她不忍心把她一个人留下,就算颜夕颜对她再没好脸色,她还是不忍心,这就是当妈的命,狠不下心。

  这个地方,有车的不多。冯爱国的车开过来,外面已经有人起哄去看。听见外面热闹轰轰的,颜夕颜眉眼弯曲,嘴角含笑。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手机上是颜夕颜的相片,冯爱国拿着手机给其中一个人看。那人一看,立马指向冯爱国身后一个院子。

  没做停留,冯爱国手机收起来,看了眼身后,走了过去。

  蓝静雪看见冯爱国的一瞬间,腿都软了。

  颜夕颜倒很平静,微笑着,一副早就知道他要来,迎接他到来的架势。

  她的肚子比离开时候大了许多,人也圆润了不少,不过皮肤看上去更好了。冯爱国皱着眉头,“为什么没有出国。”

  颜夕颜欲言又止,小心翼翼伸手去挽冯爱国手臂。旁边蓝静雪冲冯爱国点头打了招呼,转身回了屋。

  院子里剩下冯爱国和颜夕颜俩人,冯爱国盯着她肚子,看得有些出神,不由自主心软了些。颜夕颜讨好笑着,撅嘴低了头,说话声音很低,“我出国了……我水土不服,差一点死在外面……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回来……你不要生我气,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才回来的。”

  抬眼看冯爱国,他脸色没刚才那么臭,可也没多柔和,颜夕颜眼睛里包满了眼泪,随时随地都有掉下来的可能,哽咽着,她又说话了,“爱国哥,你就不要赶我走了,我真的……真的会死在外面的。”

  越说声音越低,着实可怜,颜夕颜有意无意的用肚子去挨他。

  气冲冲的来,怒气一下子消了下去。他不是铁石心肠,也会心软,尤其是看到颜夕颜如此柔弱眼里包着泪的可怜样。

  蓝静雪简单收拾了屋子,走了出来,说话很小心,“爱国,来了就进来坐吧。”

  颜夕颜矮了冯爱国很多,抬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渴望,两手拉着他胳膊。

  迟疑片刻,冯爱国皱着眉头,却是抬脚朝里走了进去。

  李堂不知道颜夕颜是怎么办到的,如他所料,陆三一天没见到冯爱国,他奔波一天回来,心满意足。车直接开到了冯爱国家门外,电话打到陆三手机上,“出来。”不容商量的霸道。

  陆三不可置信看到门外的男人时,想撞墙。对她来说,李堂简直是恶魔,阴魂不散。可对李堂来说,忙完可以看到她,心情格外好!

  看她愣着不动,李堂下车,眼睛瞟了眼陆三身后,抬了下手,指着屋里,“要么跟我走,要么……我们今天晚上都住这里。”嘴角扯着无赖的笑。

  陆三咬紧牙根,抬眼瞪他,“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李堂废话不说,抬脚往陆三身后走,顺嘴问她,“晚上我们睡哪里?”

  陆三抓狂,想发疯!转身拉住他,委屈的不得了,红了眼圈儿,“你怎么能这样理直气壮?放过我不行吗?”真是要疯了,她心理承受能力不好!陆三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大摇大摆的找到这里!

  李堂却是一笑,当没看见她红眼,继续往里走,“冯爱国快回来了吧,你晚上不做饭吗?”

  陆三停下脚步,看着他的背影,狠狠瞪着他,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真是够了,以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没用这么喜欢掉眼泪,简直是废物!恨透了这样的自己,恨透了这个若无其事的人,他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陆末说过,眼泪是属于弱者的东西,最没用的人才会掉眼泪。

  能掐死他吗?她可以掐死他吗?这么想着,陆三大步跑过去,扑到李堂背上,对着他肩膀狠狠咬了口,死不松口。

  ‘嘶’得一声,李堂疼得倒抽凉气。双手背后拖住她屁股,像背着她一样,侧头看着她低着头的脑袋,眼神里满满宠溺无奈。把这个小东西变成他枕边人的路程,看来还要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陆三的眼泪和口水混在一起,湿了李二少衣服。咬得没力气了,从他背上下来,坐在地上,哭得歇斯底里。

  李堂哭笑不得,他没能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可……他还是不能放心把她放在这里。

  “哭完了没有?哭完了做饭呗,冯爱国马上就回来了。”蹲在她面前,李堂说得轻松。

  听了他的话,陆三抬头看他,抹了把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对我,你不要再找我了可以吗?”她想破了脑袋,就是想不到自己到底怎么招惹到了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李堂一笑,干脆坐到地上和她平视,捏着她下巴,说得极其温柔,“我想过了,做不到,你说怎么办?”脸,贴近了些。

  陆三整个人都崩溃了,哭笑不得,真是哭笑不得,又哭又笑的,眼里含着泪,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怎么可能,我们……没什么交集吧?!你这么对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放过我不好吗?”

  李堂摇头,说得很轻,“不好。”

  真的不好,放过了她,他会吃不下睡不着,尤其是把她放到另一个男人身边。

  伸手抹了把脸,陆三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吧,怎么才会放过我。”

  李堂说得很认真,“我没想放过你,从来没有想过。”

  陆三哭了,“为什么啊?”

  李堂伸手给她抹眼泪,“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就是想看到她笑,看到她因为他笑,想看到她更多精彩的表情,这张脸上,不应该永远那么平静,除了面无表情,还是面无表情,就连她婚礼那天,她都没个笑脸,她笑起来,其实很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