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101 我也说了,今天不准你回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3180 2015-02-01 12:14:36

    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而然,一气呵成。

  陆三仰头要和他说话,他低头浅笑,凶猛地吻住了她微张开的嘴唇。

  凶猛,甚至有点狠,唇瓣上的痛觉直击心扉,疼得陆三皱了眉,不用看,嘴巴里的血腥味告诉她,她的嘴巴一定是破了。

  手臂没被控制,陆三手迅速摸到后腰,眼中怒火燃烧,呼出的气都带着热度。

  瞅见她小动作,眼疾手快,李堂边啃着她嘴唇,一手边按住她移到腰后的手,另一只手圈住她,从她后腰摸出了一把短匕首扔得远远的。

  陆三脑袋后仰,嘴巴瞬间解脱,身体虽然被他圈着,可呼吸顺畅了不少,急忙脱口而出,“录像带,给我录像带。”

  李堂当没听见,猛地摁住她后脑,把她怒气冲冲的小脸又摁到了自己眼前,他不温柔的歪头又逮住了她泛着血的嘴唇。

  陆三觉得她要疯了,遇上这个男人,她随时随地都想抓狂。

  #已屏蔽#

  陆三一肚子火没处发,生气吼他,“起开!”

  做也做过了,这贱人赖着不出来,气死陆三。她现在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的,她都怀疑自己的腰是不是断了,做的时候他狠劲儿掐着她腰,恨不得捏死了她。

  李堂一脸满足笑,下眼皮被画了眼线似的,棱角分明,眼中有情欲过后的懒散,轻声一笑,抬手捏陆三脸颊,捏上了他就没松手,晃着陆三的脸,“爷出了这么大力,还不兴爷歇会儿。”

  陆三歪头躲开他手,嫌弃推他,“一边好好歇着,能不能先起开。”虽然她根本用不上力气。

  展开手臂压着她抱住,李堂笑问,“理由。”

  陆三不爽死,“我难受!”这还需要理由吗?不是自己的东西埋在自己的身体里,能舒服吗?她没有被虐倾向,身上要死不活无缘无故承受着上百斤的东西,搁谁谁痛快?

  李堂‘哈’笑了声,撑起胳膊,支住身体,低头看着一脸不高兴的陆三,“说过多少次了,每次都这样,你看,我可是舒服的不行,再多几次这种质量的,我没意见,只要你不嫌难受。”

  一脸惬意、得瑟,陆三抬眼看着说话的人,紧咬牙根,闭眼深呼吸,“你能不能先起开,我洗洗。”

  实在是受不了,陆三怕自己再这么下去,非疯了不可。

  起身捞起陆三,李堂还是那副嘴脸,“一起洗。”

  原本被他拉了起来,听了他的话,陆三重新躺了回去,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突然不想洗了,你去洗吧。”

  正说着,陆三的电话响了起来。

  警惕快速从地上捡起来自己衣服掏出电话,陆三脸色一白,是冯爱国。

  李堂眼珠子盯着陆三手里电话,拉过被子,盖住了下半身。

  电话叫嚣着,陆三躲开了他点,指腹轻滑,电话接通,“喂。”

  那头冯爱国脱了鞋倒在床上,“老婆,怎么还不回来?”

  陆三脸颊发烫,说,“遇上点事情耽搁了,我等一会回去。”

  李堂脸色阴沉,胳膊一展,把陆三捞到了自己臂弯,在她耳边低声警告,“今天不准回去。”闲着的手箍着她细腰,眯眼盯着电话,似笑非笑。

  陆三整个人一凉,心,悬到了嗓子眼儿。

  “老婆,你快回来吧,该给老公吃肉了。”

  李堂作势伸手要去拿她电话,陆三忙躲开,白了脸,“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

  冯爱国立马拉下了脸,“你什么意思?我一说吃肉你就不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憋了多久了?”

  陆三后背一凉,李堂眉宇间没多好看,下床去了浴室。

  陆三嘴巴笨,被冯爱国说得无话可接。那边儿冯爱国不悦,“怎么好好的又突然不回来了?你不会是故意躲我的吧?”

  陆三没脸,说话声音很低,“我没有。”

  那头冯爱国冷冷一笑,换了个手接电话,“陆三,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呀?不要忘了,我是你老公!你之前……”还不是和男人发生了关系?

  说到之前,他想到颜夕颜,这句话没说出口作罢,换了口风,“快点回来吧,我一个星期就回来一次,好歹尽义务你说是不是?”

  陆三心里其实是反感冯爱国说这些的,尤其是如此情形下,她内心的罪恶感更深。低着头,陆三无话可说。

  那头冯爱国明显急了,“陆三,搞什么?难不成还真是为了躲我,不让我碰你,你才故意跑了吧?”

  冯爱国越说,陆三心里越抵触,还着急。

  讽刺讥笑,冯爱国接着说,“陆三,我都忘了,你一直没有对我说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还有,那次你和陆一在‘皇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去那里?你又是怎么和那些男人在一起的?嗯?不要不说话啊。”

  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袭来,陆三懵了!

  陆三的沉默,令冯爱国更加生气,不过转念一想,他又笑了,“陆三,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回来吧,啊。”

  陆三从一开始的脸色发白身体冰冷到现在的耳根子发烫,“我真的有事走不开,明天我回去。”

  冯爱国怒了,“你说什么?明天回来?你妈教过你夜不归宿还是你爸允许你夜不归宿?你现在不是单身!陆三,你已经结婚了,你有丈夫,拜托你能不能在做任何决定以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陆三从来不知道,冯爱国可以这样咄咄逼人,他现在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令她无地自容。

  浴室的门打开,李堂没有走过来,而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陆三松了口气,耳边却继续传来冯爱国的声音,“家教还真是好啊,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想不佩服都不行,陆三,你说是不是?”

  冯爱国的话,让陆三红了眼,“你不要胡说八道。”他怎么说她都可以,可陆三不允许他说父母的不是。

  那边儿冯爱国从床上坐起,呵呵冷笑,“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老娘的丰功伟绩你丝毫不知道?说实话,我还真他妈佩服你爸,那么多顶绿帽子,戴得那么从容,你妈给你爸戴得那么心安理得,陆三,你现在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是在朝你妈看齐……”

  冯爱国的喋喋不休没讲完,陆三太阳穴发疼,对着电话吼了句,“住嘴!”红了眼。

  沉默片刻,冯爱国声音放缓了些,“你不要怪我,我说的是事实。”

  陆三闭眼无言,充斥眼眶的眼泪没忍住,滴落在她手背上,心里,疼。

  “陆三,不管你在干什么,赶紧回来吧,我刚刚是因为太着急了才会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你不要生气,我也是因为太在乎你了才会这样,乖,回来吧,以后我再也不说这些话了。”冯爱国从床上起来,有人按门铃,他出去开门。

  陆三没吭声,那边儿冯爱国已经开了门,“你们怎么来啦?!”

  ‘嘟嘟嘟’

  随之再听,电话里头传出忙音,冯爱国挂了电话。

  “……”陆三倒在床上,心里难过的要死。

  李堂端着一碗面进来的时候,陆三在洗澡间洗身子,眼泪温水一起往下流,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眼泪是可以让眼睛发疼的。

  调整好情绪,拿过进来前找到的男士睡衣穿好,她打开了浴室门走了出来。

  她的内衣,垃圾桶里躺着,被那畜生扯破了呗,哪里还能穿。

  “过来,吃点东西。”

  沙发上,李堂拍拍自己身边儿位置,招手喊陆三。

  被他这么一说,陆三还真有点肚子饿,从学校出来到现在还没吃东西。顺着他的话,陆三走了过去。

  瞧她那出水芙蓉样儿,李堂想把她拽到自己怀里头蹂躏一番,不过忍住了。“尝尝。”筷子递到了她手里。

  很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刚好合她胃口,味道不轻不重,香醇浓厚,陆三不客气吃了个干净。李堂瞧着,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更得瑟,看见了没看见了没,他做的饭,就是好吃,她都给吃光了。

  这事儿要让京都他们那帮人知晓,非跌下巴不可,李二少啥时候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呐?他会就算了,有几个也会,可他们哪个还给女人下过厨呐?那是肯定的,不可能的事儿呀!这该是多丢人一事,男人给女人做饭,在他们这圈子里,绝对是没人干过的,就是再宠女人的主,都没办做这丢人事,说出去太没脸,跌份儿。

  可李二少就偏偏没这觉悟,他还挺骄傲!

  填饱了肚子,纸巾擦了嘴,陆三不怯他,仰头管他要,“录像带。”

  人李堂给了陆三一个迷死人的微笑,起身到外头拿了张碟片回来,扔到了桌上。陆三拿起来看了眼,直接掰成了两半,丢进了垃圾桶里。

  胳膊搭在沙发上斜靠着,李堂笑道,“你不怕我有备份?”

  陆三一愣,脸色难看,可没说话。

  她怎么能这么可爱呢?这么容易相信人。往她身边儿靠了靠,李堂拉她胳膊,把人带到了自己怀里,“放心吧,那么没品的事我不干,独此一份,已经被你销毁了。”他是不会告诉她,其实打一开始那所谓的录像带就是不存在的,他就是逗她。

  听完他话,陆三放心了。威胁不复存在,她大着胆子给他谈条件,“我想回家。”

  抬手捏住她脸,其实手上没用力,晃着她脸皮,“用完了我,就要回家?回什么家,以后这里就是你家。”

  陆三瞬间凌乱,这人没病吧?看白痴一样看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