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43 他不洁,你不贞,很般配!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2737 2014-10-01 23:59:36

    “没有。”

  顾已陌将小行李箱放到衣柜中,动手整理床铺,眉宇间,有陆三一目了然的情绪。

  陆三不再问,抬脚走向整理被子的顾已陌,“我来吧。”

  原本弯腰铺床的顾已陌起身突然站在原地,眉头皱在一起,带着浓重的气愤,“以后离叶恩恩远点儿,别跟她有任何联系。”

  这样的顾已陌是不常有的,陆三被吓了一跳,同样意识到,叶恩恩在日本,过的应该并没表面这样光鲜亮丽幸福美满。

  那么……

  “今天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顾已陌能有这样的反应,陆三不难猜出来,今天他们和叶恩恩的偶遇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顾已陌听闻陆三的话,更加烦躁,叹气扶额,猛地抱住陆三,心里总觉得不安,眼神灼灼,放缓了语气,“陆三,我希望你好好的,我不希望你沾染到不属于你的东西,可是你为什么……要和冯爱国结婚呢?凌云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条路,不好走。”

  陆三伸手轻轻抱住顾已陌后背,像在安抚一个不安分的小孩儿,微笑回答,“顾已陌,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让我失去过去的你。”

  多少人长大以后有所改变,多少人长大以后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陆三是幸运的,最起码,她发现顾已陌就算变成了雷厉风行的‘死神卫道士’,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律师’,可他在她的面前,依然可以保持原有的童真,陆三心里满满的满足。

  至于她刚刚的问题,顾已陌以这样的方式拒绝回答,陆三知道,那个男人和叶恩恩是什么关系是她不需要知道的,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是她不用关心的,在她留在日本的这段时间里,她知道她只要乖乖呆在顾已陌身边就可以了。

  其实,陆三是个很不容易依赖人的人,同时也是个很容易依赖人的人。

  不是熟悉的人,陆三不会给对方了解她的机会,这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顾已陌,所以她愿意相信他,依赖着他,其实就是个懒家伙。

  “可是我感觉自己快失去你了。”顾已陌低低的嘟囔,近似撒娇的抗议,陆三一愣,笑话他,“顾已陌你真丢人,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

  顾已陌扯着嘴角无奈一笑,抱着她不想撒手,能这样抱着她,时间不多。

  “顾已陌,你个子这么高,以后找老婆肯定难找。”陆三轻轻环着他结实的腰部抬头看着他下巴。

  “谁说的,我这么帅,找老婆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抱着她,像小时候一样左右晃呀晃。

  “臭美吧你。”嘴上这么说,可陆三心里知道,顾已陌想结婚,那是随时随地的事儿。

  站稳推开顾已陌,陆三垂头丧气,“累了,我要睡觉,明天别打扰我,不用喊我起床。”

  捧着她额头蜻蜓点水吻了下,顾已陌沙哑着嗓音,像大提琴的低沉,“睡吧!”

  反手替她带上门,顾已陌松开衬衣领口,扯掉领带,眉头紧邹,走向阳台,开始打电话。

  主卧隔壁的房间里,简单冲了澡,趴在大床上的陆三闭着眼睛,回想着碰到叶恩恩时候的场景,渐入梦乡。

  从日出到日落,凌晨4点的时候,陆三被饿醒了。

  拖着轻飘飘的身体,她刚从房间里出来,隔壁房间的门也开了。

  “醒啦!”

  看到她,顾已陌边穿衣服的动作没停,外套穿好,伸出大手不客气的在她脸上捏了下。

  陆三不喜欢自己的脸被他暴力对待,身体往后躲,“嗯,你要出去?”

  顾已陌笑,“你出来做什么?不会是想偷袭我吧?”

  陆三掉头走开,朝身后自作多情的顾已陌摆手,“走好,记得锁好门。”

  见她往厨房走,顾已陌眼底噙着笑。

  没过两分钟,不出所料,厨房里传出陆三的抗议,“顾已陌!你平时都不在家里吃饭的吗?怎么什么吃的都没有?”

  几个大步迈过去,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顾已陌低笑,“饿死鬼。”

  陆三有气无力,“起开,你重死了,你一天不吃东西试试,指不定还没我好呢!”

  顾已陌拉着她手腕把她往主卧隔壁房间带,“换衣服,带你吃饭去。”

  陆三瞪大眼珠子看着前面牵着自己手的人,“你……不会是就为了三更半夜带我去吃饭出来的吧?”

  “不是!”顾已陌直接干脆。

  陆三松了口气,“我看也不像,不过你带我出去吃饭没关系吗?”

  把她往房间里一推,顾已陌刮了她鼻子一下,“快点儿,有人在等。”

  半个小时后,陆三迷糊蛋被顾已陌带着到了一栋奢华酒店。

  进门顾已陌就为陆三点了清淡夜宵,安置好了陆三,顾已陌才点烟和对面的人讲话。

  “不好意思,这小女人饿坏了,脾气不好,堵住她的嘴我们才好谈话。”顾已陌眯着眼,将手上的烟灰弹了下,瞧着身边正低头吃东西的陆三。

  在外人面前,陆三懒得和他计较,嘴上没停,腹语问候顾已陌。

  对面同样抽着烟的男人透着烟雾,看着貌似乖巧的陆三,没做回答,对顾已陌炫耀般的言语没做回应。

  陆三面前有清淡饭菜,两个谈话的男人面前同样不可或缺的有酒菜,半个小时过去,顾已陌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对面的男人,同样喝有不少。

  陆三几次伸手想替顾已陌拦酒,又担心那样顾已陌丢脸,低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自己的东西。

  俩男人谈话内容陆三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自己吃饱了,没事儿可做,顾已陌瞧她无聊,笑着把自己的酒杯给放到了她面前,低头在她耳边儿低语,“尝尝!”

  一来二去,陆三喝了有半瓶子白酒,这酒度数高,后劲儿大,当时没什么反应,陆三不知道呀,当白开水解渴。

  顾已陌就看着她笑,边和对面男人谈话。

  安宁的空间中,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顾已陌看了眼来电,起身到外边去接了电话。

  陆三这会儿都喝趴下了,跟个乖巧的猫儿一样,眯着眼睛歪脑袋枕着桌面。

  对面的男人手指捏着酒杯,盯着面前的陆三,仰头灌下透明液体,心口,火辣辣的烧。

  顾已陌一通电话打了有5分钟,从外边儿进来,顾已陌脸色极度难看,拿起外套,顾已陌似有犹豫,顿了下,弯腰试图叫醒陆三。

  叫了几声,陆三都没醒。

  “我或许可以帮你送她回去。”对面始终没说话的男人开口。

  陆三迟疑了下,懊恼低咒,“该死!”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有这好处,不用他开口,对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很明显,顾已陌这个时候喊陆三而不是直接带她离开,说明刚刚那个电话很重要,耽误不得,他必须马上去解决,而陆三,他没办法直接送回家。

  能让顾已陌顾大律师顾死神直接带到谈判桌上的女人,必定的对他重要的,放到酒店,他同样不会放心。

  从裤兜掏出家门钥匙扔到桌子上,顾已陌眉宇间带着戾气,“不用我说你应该也对我家的住址一清二楚吧!我不希望她有任何闪失,你应该更清楚。”

  对面男人摊手,表示你可以自己送人回家再去办重要的事。

  顾已陌狠狠踹了旁边儿沙发一脚,率先从房间出来。

  孤独的房间里,留下两个人的气息。男人盯着陆三,拿出烟很凶的抽完,扔到烟蒂,起身抱着陆三,往楼上走去。

  醉酒的陆三乖巧的窝在男人怀里,安静的像个几个月大的婴儿。

  服务生帮忙把门打开,陆三被抱到陌生的房间里。挨着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要说算是个老实的家伙,喝多了也不耍酒疯。

  把陆三放到床上,身材高大的男人盯着她看了半晌,抬脚朝浴室走去,十几分钟过后,腰间围着浴巾,手里拿着雪白毛巾擦拭着滴水的黑发。

  床沿深陷,男人看着陆三安详的面容,冷笑,抬手轻轻摩挲熟睡人的绯红脸颊,“冯爱国出.轨,你红杏出.墙,应该很不错。”

  扯开腰里浴巾,翻身上床,摊开陆三身体,男人毫不怜惜,狠狠占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