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32 住店还是时租?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1052 2014-09-26 23:17:39

    “怎么回事?”冯爱国严厉的询问。

  上了车就捂着脸将脸埋在双膝上的颜夕颜狠狠摇头,“别问我,什么都别问我。”话里还带着哭腔。

   就这一句,冯爱国眉头紧锁,什么都不再问,转头看向车窗外。想到‘不知道他的宝贝老婆现在怎么样了?’眼角有了些笑意。

  一直到的士停车,除了呼吸声,车里都没再有任何声音。

  冯爱国给了司机钱,打开车门下车,另一边,颜夕颜也自己下了车。

  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真够偏僻,窄小的街道,大概也就2米宽,街上空无一人,树上寥寥无几的鸟叫声,都显得有些慎得慌。而他身后,一户人家门前放着一个特制的灯箱招牌,“家庭小旅馆”。

  就是这里了。

  冯爱国也不想问颜夕颜为什么要来这地方,他从‘红灯区’把她带出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到时候陆三问起来,他也好给她一个交代,毕竟他们结婚的时候颜夕颜还是伴娘来着。

  推门而入,窄小的过道里就有个小收费窗口,一个带着眼镜儿的中年女人探出头,见有生意上门,笑问,“住店还是时租?”

  走在前边儿的冯爱国皱眉,听不懂这专业术语。

  “时租,我们时租。”后面的颜夕颜小声开口。

  中年妇女笑着伸手,“来,身份证,我给你们登记一下。”

  颜夕颜羞愧摇头,“我没有带身份证。”说着眼里还有了泪花儿。窗口前的冯爱国也不吱声,又不是他住店,跟他有毛关系。

  中年妇女忙安慰,“姑娘快别哭,我就按规矩走个流程,这是在我这儿,这要搁别的地方,都不让你们进去,到时候有人来查我,我们还要担责任嘞。好啦,你交了钱上去吧,要是不走运有人来查,就说你是我亲戚知道了吗?”

  老油条,他们还不是常干这事儿,还平白无故的攀上了这些个亲戚。

  中年妇女高高兴兴的给他们开了条,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让交了钱,就吆喝了一个伙计带着他们俩上了4楼。

  救人救到底,冯爱国不得上去看看这里的环境,安全不安全呐。

  将他俩引到客房,带路的就下了楼。

  用钥匙开了门,扑鼻而来的气味,令冯爱国眉头皱的更深。

  这一天过的,真他妈闹心。

  往里走,冯爱国咬牙准备看了窗口什么的都完好就离开。

  ‘嘭!’

  刚刚还有些亮光的房间里瞬间黑咕隆咚,几乎看不到什么。

  冯爱国转身,颜夕颜已经贴到了他怀里。

  就这么快。

  门,被颜夕颜上了锁,屋子里,就他们俩。

  “做什么?”可想而知,冯爱国这个时候的心情。

  颜夕颜紧紧搂着冯爱国结实的腰身,死不撒手,“冯大哥,救救我,求你救救我吧。”

  “有话好好说。”冯爱国刚正不阿的嗓音。

  紧紧搂着冯爱国的颜夕颜半天不吭声,身体渐渐发抖得厉害,越搂越紧。

  大手去扒开她环在腰后的手,冯爱国那个烦躁,这一天过的,真他妈的不舒坦。“夕颜,你到底碰到什么事情了,你说出来,我也好想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