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7 这一段不痛不痒的过程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千木 1100 2014-09-13 21:47:48

    至于刚刚冯爱国摸到的冰冷,下一秒他就知道那是什么。陆三更是没有想隐瞒,作为他们这样的人,随身携带,再正常不过。

  不过这一回被冯爱国以那样的方式触摸到,陆三心里有鬼,还是紧张了。

  面对枪林弹雨,陆三眉头没邹过,心没加快速度跳动过,当冯爱国摸到手枪看向她疑问的眼神时,她竟然心虚了。

  也许聪明的冯爱国根本就是打摸到手枪那一刻就已经猜到,陆三今天身上佩带的,根本不是为了防身或是什么,而是针对他。

  摸到冰冷的温度,双眼触碰到她的眼底,那一刻,陆三眼神里一闪而过的防备、抗拒,让冯爱国原本渐渐激动起来的心,落入冰窟。

  颜夕颜看出不对劲,一个健步跑到陆三面前,飞快趴到陆三身后,从陆三身后裙下拿出了另一只被藏起来的婚鞋递给了还盯着陆三看的冯爱国。

  在长辈们的催促下,冯爱国在前,陆三在后,告别陆家,她踏上了嫁入玄家的道路。

  花车上,陆四坐在副驾驶位置等在那里,陆三的心,踏实了许多。

  一路上,谁都没话,搞得司机都十二万分紧张,心里连连叫苦,只后悔和哥几个猜拳的时候自己手欠给赢了。一开始纪北还屁颠儿屁颠儿的高兴自己可以见证老冯和老三的婚礼细节,直到到了太子府,他才开始意识到,他大错特错。

  别的暂且不说,单说这副驾驶位置上的人,他那个压抑呀,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从外看,这家婚礼办得,那叫一个风光热闹。

  可当事人自己知道,这场婚礼,只不过一个过场。

  没人在乎过他们是不是为爱结婚,没人会问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没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双方父母以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默认了他们的决定,直到现在,没人问过他们的真实想法……

  他们的婚礼没有司仪,没有‘我愿意’,只有传统的仪式。德高望重的老者为他们俩主持了婚礼,这也是新郎新娘父母的意思。

  替他们俩主持婚礼的老人乐得合不拢嘴,高兴的眼角都闪着泪花,比当事人都要激动。

  年轻的冯爱国和陆三不知道噻,老人能来主持他们俩的婚礼是多么的不容易。老一辈的恩恩怨怨,他们知道的少之又少,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心照不宣乖乖的听从父母的安排,老老实实完成这场长辈们期待已久的婚礼……

  该走的过程走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放眼看去,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陆三的内心深处,却是彷徨不安的。

  低头张口,酒杯倾斜,透明液体下肚,火辣辣的烧,陆三告诉自己,或许喝多了,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吧。

  远远看去,陆三永远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让人不敢轻易靠近,可谁知道,她也只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子。

  第三杯准备下肚,紧挨着她的陆四伸过修长手指,夺过将要灌到她口中的白酒,放到了自己面前。

  别人该热闹的热闹,该寒暄问候的寒暄问候,该乐的乐,该笑的笑,该说的说,唯独最该高兴的新娘,高兴不起来。

  看最中央,双方父母和他们的至交好友围坐一桌,高举酒杯,相谈甚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