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鬼妾倾城

趁天黑好出手

鬼妾倾城 千行 1037 2014-11-26 08:00:00

    明镶满头大汗的落在院子里,轻轻推开门。

  屋内坐在地上的贺海山面无表情的看过来,黑幽幽的眼神,让明镶微微一愣,贺海山看到她,无言的挪开视线,这两个时辰,他已经被磨光了脾气,现在只有无力而已。

  明镶拍了拍脑袋,差点忘记了,还有个人在这。

  “没人来吧?”她一边问,一边走进来,事实上,也未指望贺海山会回答她,她只是…突然想说话而已。

  刚说完,脚下踩到一个凸起,迅速的低头,地上黑乎乎的一团,听见一声闷哼,她一脚踹了上去。

  从地上跃起一个人来。

  “你这妖女,该死!”

  明镶一怔,旋即笑了,那沉闷的心情好像也纾解了些:“原来是如非啊!怎么,觉得这间房的地上比你的chuang好睡?”

  如非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室内昏暗,她也懒得看他的表情,身影在屋内穿来穿去,贺海山听到如非的声音,愣了一下,想要跟上明镶的脚步绕出去,却被她弄的头昏脑涨,待回过神来,她已经立在摇篮前,摸出随身带着的火折子,打火,点燃了一边的蜡烛。

  房间顿时被照亮了,如非“嘶~”了一声,明镶的视线从阿鬼身上移到门边,见到天人之姿的如非一脸青紫,唇角也破了皮,脸色更是难看,颇为狼狈,正恨恨的和贺海山对峙,那贺海山面色不太自然,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咳。

  摸了摸阿鬼身下的床铺,还是干爽的,她放下心来。看着还在屋内对峙不走的两人,又有些头疼。手掌一动,掌风将四把椅子凌空挥开,又抓过那个大花盆,才算破了阵。

  如非扫了她一眼,见她露这一手,颇有些惊讶。

  贺海山略一犹豫,还是站了起来,迈出两步,见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桌椅板凳都未动,神色一松,径自往外走,到门口才停下脚步,面上已经恢复了镇定:“如非公子,多有得罪了。天太黑了,你突然推门而入,我不知道是你,下手重了些。”

  如非唇角一抽,撇撇嘴,面部瞧着有些狰狞:“你…嘶~为何你会在这里?我是听见房内异动,所以过来瞧瞧,哪只刚到门口就受到袭击,一时不察…”晕了过去。

  贺海山只是连连道歉,如非看看他,看看明镶,贺海山也不避着他,远远的冲明镶道:“现在走还是等天亮?”

  他似乎无比肯定明镶会跟他走。

  明镶冷声道:“不用,我并未打算走,至少,不会去诚王府。”

  回来的路上,她已经想了很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虽然未能完全理清楚,但是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慕容鐟知晓的她全然知晓,甚至她还知道一些慕容鐟不知情的,要查她自己会查,根本不需要借助自顾不暇的慕容鐟,无论怎么样,诚王府,她是不想再去的!

  贺海山未说话,和如非告罪一番,无声离去。

  如非盯着明镶,一脸探究,见她没有主动说话的打算,于是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和慕容鐟的人这么好的交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