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鬼妾倾城

角色对换,顿悟

鬼妾倾城 千行 1015 2014-11-20 08:00:00

    “阿鐟,你回来了…”上官轻舞话未说完,看到他怀中的人,光洁柔润的小脸微僵。

  “这是…”

  明镶冲她盈盈一笑,笑意很快敛去,归于平静,像是投入湖中的一粒小石子,很快没有半点波澜,只是视线胶着在上官轻舞脸上,凤眸里一闪而逝的恍然。

  这情形还真是说不出的讽刺,当初慕容鐟抱着上官轻舞进那个专门为她准备的梅院,现在不管他出于什么心理,反正是抱着自己,角色对调,心中却平淡的没有半点涟漪,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原本打算恶心一下上官轻舞和慕容鐟,给他们美满的夫妻感情增加点猛料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有意兴阑珊。

  对上官轻舞怀恨在心的那点不甘和怨怼,突然云淡风轻了。

  公子以前说她是因爱生恨,之所以恨,是因为还有爱,她从来不反驳,并且也这么认为,因为太爱慕容鐟,才会如此的恨,才会在得知爷爷的死讯后爆发,才会丧失理智,要和他同归于尽。

  她不否认其中多少也有些三年相守,不敌故人一笑的辛酸,有身为上官轻舞替身的不甘,有对付出得不到回报的抑郁。

  而现在看着那个如花般美好,如月般高洁,灼灼其华的女子,面露一抹酸意,明明想要问,却欲言又止的模样,她竟然没有一丝终于赢了她一回,她也有今日的愉悦。

  是啊,关上官轻舞什么事,她甚至没有主动抢她曾经的夫君,要算起来,她也只是个强权之下,不得不入宫的可怜女人,但是她比自己幸运,她的那个他,处心积虑,也要将她置于身边,她还真没有对不起自己过,那以前那些恨意从何而来?

  她面上平静,心中倏地一松,像是落下一块巨石。

  恨的久了,居然成了习惯,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变化,她要置慕容鐟于死地,这已经成了一个执念。

  此时扪心自问,赫然惊觉。

  她冷静下来,慕容鐟只是众多嫌疑犯中嫌疑最大的一个,尚未有定论,她要做的应该是找到真相,报仇而已。

  她淡淡的将视线从上官轻舞面上挪开,再看向慕容鐟,暗道,她是真的只想报仇而已,报那些羞辱之仇,一脚之仇,踩落崖之仇,杀亲之仇,她的阿鬼因为他的血,已经恢复,阿鬼的仇,算是解决了。

  若是没有慕容鐟这般偎抱,若是没有和上官轻舞所处的位置对调,没有这极为相似,却角色对换的一幕,也许她还会以为是因爱生恨。

  这顿悟来的太突然了,她甚至忘记自己已经冲开了穴道,一动不动,继续任由那人抱着,视线落在慕容鐟的薄唇上,对先前自己的想法嗤之以鼻,微微皱眉。

  恍惚间,慕容鐟已经抱着她进了兰院,他身旁上官轻舞,贝齿咬着下唇,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们。

  身后的侍卫呼吸都减轻了,极力降低存在感。

  慕容鐟跨过了门槛,将她放在一张矮榻上,她才收回了思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