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鬼妾倾城

陈年绿帽

鬼妾倾城 千行 1322 2014-08-21 07:45:38

    一切准备就绪,两个婴儿被放在特制的桌子上,被打了麻药,正在昏睡,一大一小的直观对比,让桌边的三人无声的叹息。

  “一场梦,你说需要本公子帮什么忙?”

  孟一昶扫了眼跃跃欲试的高大男人,蹙了蹙眉:“你去门口守着。”

  高大男人面上一滞,顿时跳了起来:“什么?你让堂堂三俗公子,日进斗金的三俗公子守门?你知道我聘请一个守门人的月薪么,你敢让我守门…”

  明镶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公子……”

  三俗公子卓不凡面上认命了,但是嘴上尤不死心:“上次,就上次,本公子可是亲手将阿鬼接生的,现在算是他第二次生命,我是他的姨丈,岂有不再身侧的道理?”

  是了,阿鬼之所以叫阿鬼,他是从明镶尸身上取出来的遗腹子,而她现在的身体却是江湖上人人唾弃的妖女夜煞所有,移魂的法子说起来骇人听闻,但是的确实现了,卓不凡为了救她,用了西岐民间秘术,说她借尸还魂,再世重生都行,不管怎么样她还活着,是阿鬼的娘,是明镶,也是夜煞。

  “是不是姨丈还难说,现在,是准姨丈的话,就乖乖守门!”孟一昶话落,卓不凡飞快的跑到了门边。

  “带上门!”

  带上了门,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很听话。

  明镶笑笑,看到孟一昶凝重的神色,却又笑不出来了。

  “怎么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奇怪……”孟一昶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中的银碗,里面是两滴血,他眉头紧蹙,又拿过一边的两个小瓷瓶,瓷瓶瓶口朝下,很快滴出一滴血,迅速的和碗中本来就有的一滴血融合了,另外一滴却没有融合的迹象,“父子不融合的并不奇怪,但是这是被处理过的血液,若是血亲肯定会相容的。”

  孟一昶突然放下碗,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来。

  “孟大哥?”明镶问了声,心微微发颤:“是不是这个孩子的血不行?你不是说,是血亲的话就可以么?”

  孟一昶未出声,突然将两个婴孩一手一个,迅速的扯掉他们的鞋子,露出两个光脚丫来。

  “看看。”

  明镶疑惑的弯下腰看去,一个明显大一号的脚掌中光洁红润,另一个却是透着青灰,像是血液都被凝固了。

  抬起眸子,摇摇头,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看看大脚趾头。”孟一昶似笑非笑。

  明镶又盯着那两个大脚趾头,一个是圆滚滚的,又扁又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的确是她的儿子的,另一个红润透着粉色的确小巧可爱,像是一粒小珍珠。

  “这种脚趾头形状是不是有些怪?”孟一昶轻道,“这是可以遗传的,只要是直系血亲中的男丁都会如此,我在一本书中见过这一记载。”

  明镶一愣,视线再次落在那两个脚趾头上,“这个孩子是我从上官倾的房中抱回来的,绝对不会有假!我亲耳听见那奶娘说孩子不见了,看到上官倾惊慌失措才回来的,怎么会…”

  “孩子是上官倾的没错,你看他脖子上挂着的锁片。”孟一昶翻开这婴孩的衣襟,一块金色的锁片上刻着孩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珃,壬戌年端午丑时三刻。

  “那……”

  孟一昶点点头:“就是你想的那般。”

  门口几乎贴在门扉上的男人一推门,大步闯进来:“哎哟,这消息,哎哟,这绿帽戴的。”

  明镶却笑不出来,慕容鐟为了一个给他戴了绿帽的女人,就可以将自己置之死地,好不容易偷出个孩子来救阿鬼,难道要她去取慕容鐟的血?

  “等等,就是说,这个孩子不是慕容鐟的,也不是皇帝慕容錚的?那是谁的?”

  孟一昶点头:“慕容錚是阿鬼的伯父,也是血亲,他的大脚趾头肯定也是这般。”

  “取慕容鐟的血,难度就大多了。”明镶笑脸冷然,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