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鬼妾倾城

他的长子

鬼妾倾城 千行 1193 2014-08-20 08:16:03

    诚王府,后院。

  一道黑色的人影轻车熟路的进了一处院子,看着满院子绽放的梅花,凤眸露出一抹讥讽,岁岁年年花相似,梅花倒是高洁耐寒,就不知道屋内的人是不是也耐寒了。

  别人在满王府的搜的黑衣人,已经大摇大摆的深入内宅。

  梅院是个四合院子,主屋是两层的小楼,建的古朴精致,是当初慕容鐟为这个新王妃兴建的,屋内的摆设极为奢华,时隔两年,这宅子一如既往的精美,可见主人之得宠。

  黑衣人闪进了主屋,屋内燃着暖炉,上好的银霜炭,没有一点烟味,满室温暖,一个中年妇人双手托着下颚打盹,她腿边的摇篮里,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正睁着大眼,滴溜溜的到处看,肉肉的小爪子不断的挥舞着,看到黑衣人进来,他好奇的打量着,不哭不闹,小嘴“吧唧”一下,吐出一个水泡泡。

  黑衣人无声的笑了,眸子里露出让人心颤的潋滟波光。她素手一点,那不过岁余的婴儿已经闭上了眼睛。黑影一闪,屋内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未发生,只是摇篮中,只剩下婴儿刚才盖着的锦被。

  那妇人突然头一点,醒了过来,迷蒙的眼睛扫了眼摇篮,顿时惊醒,魂飞魄散:“来人呐!小世子不见了!”

  原本已经热闹的王府顿时灯火通明,火光将上方笼着雾气的天空照的红黄一片。

  凤城城内的一处僻静小院。

  黑影刚一落地,院内的烛火就点亮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道:“你还知道回来?这么冷的天,病了还得费本公子的药材!”

  黑影不以为意,呵呵一笑,扯下脸上的面罩,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脸,娥眉如弯月,凤眸灿若皎月,秀气的鼻头许是被寒冷的气候弄的微微发红,一袭黑衣劲装,反而衬托的肤白胜雪,眸子里若隐若现的利光给这清丽容颜增添了几许媚态。

  从屋中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气呼呼的神色看到她怀中的襁褓,微微一愣,剑眉微锁,唇际抿成一条直线,瞬间又明白了,脸色这才舒缓了些:“他的长子?”

  黑影点点头:“是啊,他的长子。公子,孟大哥呢?”

  “他早就睡了,现在就算是着火了也叫不醒的,等明日吧!”

  女人点点头,一年多的时间都等了,不在乎多等一晚上。抱着襁褓进了屋,将婴孩放在一张小榻上,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手指抚上婴孩柔嫩的肌肤,微微一僵,面上顿时满是恨意。

  “小镶儿,早点睡吧,明日阿鬼还等着你照顾呢!睡前别忘记了抄经文!”

  女子回过头,瞪了他一眼:“我只是公子的婢子,明镶已死,活着的是夜煞,今日的经文已经抄好了,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何罚我再抄?”

  男人锐利的五官,有如刀刻,一头黑发披散,只松垮垮的扎了一根绑带,野性十足,瞪了她一眼,无比幽怨:“有你这样的婢子吗?公子没有歇下,你倒是跑出去玩去了?要不是这个孩子是慕容鐟的儿子,我还真以为夜煞复活了,又去偷孩童练邪功呢!不抄就不抄,默读几遍,化解你的戾气!”

  女子脸色一松,站起来:“公子不用担心,那夜煞早就魂飞魄散,她的戾气不会影响到我。”

  男人拍了拍她的肩头,眉间闪过一抹复杂:“若不是这身子与你最是契合,我断然不会用这妖女的身体,现在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女子不以为意:“又有人要除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