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才皇后,驾到!

有些事情习惯了,就很难戒掉了!

天才皇后,驾到! 落彩 1153 2012-11-05 06:00:00

    床被和床单,被唐琳给扯下,堆到地上,再爬到床内四处摸索,还是没有见到手机,这下盘腿坐在床上,有些绝望,“手机,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离我而去?手机啊,你是属于国家的,你是属于战场的,你不能……不能弃我们而去!”

  站在门外的御圣君,听到唐琳所说的话后,顿时,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双脚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无力地往后退了两步,几乎要跌倒了。从未有过的崩溃感,说来便来。一个熟悉的名字,自他口中嘣出,“邵……邵麒?”

  她说的国家,战场,难道是……她爱的,是镇国将军——邵麒?

  她,她已经有所爱了?

  已经有所爱了!

  御圣君拼尽力气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猜测下去,怕体内的氧气被抽干,他承受不了没有呼吸的痛。

  那种不会死人,却没有呼吸的痛,他真的承受不了!

  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御圣君把背挨着墙壁,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自己倒在走道上,成为一个感情失败者。

  从来就没有体会过绝望与崩溃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如今,他体会到了。这种滋味,简直让他挨千刀,万刀,更为痛。

  爱上她是那么微妙,见到她如此之难;

  尝到了爱上的喜悦,饱受了渴望再遇的思念;

  如今以为距离彼此携手共度一生,只差打开她那扇心门;

  可谁想,当君把心倾之时,佳人已有约。

  揪心的痛,让御圣君备受煎熬,他一只手抓着胸口的衣服,越抓,衣服越皱,当神情痛到极致,他的拳头已经频繁地落在他的心口处,一锤,二锤,三锤……只要能让心别那么难受,胸膛锤破也没关系。

  房内,

  唐琳打开迷彩包,把一包零嘴拿了出来,拆开,伸手就把里面的零嘴抓出一把,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吸鼻子,“真是大意,若是我把手机看管再严点,也不会这样了,呜呜,我的手机,我最爱的手机!”

  听到她的哭声,门外的御圣君,终于还是隐忍不住,眼角滑下了一滴可悲的泪水,同时还伴着可悲的笑。

  呵呵,他是彻底没戏了!

  一个女人,能在一个人的时候为一个男人哭,证明她有多爱这个男人!

  御圣君抹去未能有机会滑下脸颊的第二滴泪,努力支撑着自己,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关上门的刹那,他再次虚脱,无力地靠着房门,呼吸一次比一次沉重……

  深夜。

  只有唐琳的房间还亮着灯。

  告别丢失手机的伤心情绪,唐琳只花了三四个小时。这会,她已经不再为手机的丢失而伤心了,但这么晚没睡的原因,是在做明日的工作计划。

  夜深了,御圣君同样也没有睡,别看他的房间早已熄了灯火,但他此刻,却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窗前。

  今晚,他无数次提醒自己,她是爱将的女人。

  今晚,他也无数次命令自己,别再在一棵树上吊死了。可是,当看到隔壁房依旧亮着灯时,他真的说服不了自己关窗就寝。

  他已经适应了这种默默地守护她的方式,而且,也习惯了。

  所以,一旦有些事情习惯了,就很难戒掉了。

  一夜,静悄悄地过去。

  五更天时分唐琳才舍得熄灯睡醒,而每每这时,御圣君都会关上窗户,准备就寝,可街上的打更声,却又醒目地提醒着他,该上早朝了。

  可他怎想得到,手机非邵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