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026你有古怪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殷寻 1395 2015-04-22 10:00:06

    陆北辰的神情始终平静如水,只是微微转头看向罗池,唇角这才勾起很浅的弧度,说,“现在,你清楚我喜欢独自工作的原因了吧?”

  罗池当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也隐约感觉到接下来不会是好话。果不其然,陆北辰淡淡补充了句,“因为拍档一旦患有弱视,会严重影响工作效率。”

  罗池闻言一下子被憋出乐,“噗”地笑出声,赶忙又收住。再看刘法医,脸都绿了,他明白陆北辰的意思,以“弱视”来暗指他做事情分不清主次。一时间有点恼,但又不敢太大张旗鼓,“陆教授,这件案子上头很重视,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什么线索是从法医这边被忽略的。”

  陆北辰将手插兜,慢悠悠道,“如果只是小案子,还不值得我亲自出马。”

  刘法医被他顶得够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陆北辰看向他,似笑非笑,“或许刘法医认为,我最好也列明死者从出生到现在吃过那些药?打过什么针?又或许在什么地方崴过脚绊过跟头?”

  刘法医张了张嘴巴,“我的意思是……”

  “从死者左侧趾骨的情况来看,裂纹是自损伤然后痊愈,从愈合的情况能够看出至少是在五六年前受过的伤。刘法医,你是打算让我在报告里列明这一点?想要证明什么?证明五六年前在死者还没成名的时候凶手就准备好杀她了?你也同样是法医,不会看不出自损伤和外力伤的区别吧?”陆北辰沉着冷静,字字重点。

  罗池在旁又做了和事佬,“哎,大家都是为了案子嘛,有想法有意见很正常,这样挺好,有时候案子就是在争论中才能找到线索嘛。”

  刘法医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打了个哈哈后便离开了。陆北辰转身下楼,罗池见状在赶忙跟上,“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难相处啊,刘法医再不济也在这个机构做了十几个年头了,你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

  “破案需要脑子,怎么还需要面子吗?”陆北辰哼笑甩了句话。

  罗池挠了挠头,“哎呀,这是在内地,反正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

  “说不清就不要说了。”

  “那你总该跟我解释点什么吧?”罗池不死心。

  陆北辰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罗池差点撞他身上。

  “罗大警官,你这话听着更像怨妇。”

  罗池一听这话,冲着他挥舞了拳头,“别以为我不舍得打你这张脸啊。”

  陆北辰挑笑,继续走没搭理他。

  “依我多年的侦查经验,你在萧雪这件案子上绝对有古怪。”罗池追上他,跟他并行走,“我可是无意间听到你跟所长的谈话,原来萧雪这个案子是你主动接的。据我所知,年前在美国有个政坛大佬想要花重金来邀请你帮助破案你都没理,你甚至推了在耶鲁大学的讲座特意来琼州接萧雪的案子,不简单。”

  陆北辰只是淡淡地笑,没应答。罗池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神情转为“楚楚”,“你就告诉我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奈何,陆北辰压根就不吃这套,扔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罗池近乎要抓狂,陆北辰这个人软硬都不吃还真是少见,想了想,又道,“不说就不说了,你看啊,咱俩都是第一次来琼州,明天——”

  “周末别来打扰我。”陆北辰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罗池眨巴了两下眼,“你周末干嘛呀?”

  “约会。”

  “约、约会?”罗池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一拍脑袋,“哦,明白了,你是不是要跟那位林——”

  “罗池,如果你失业了记得一定要告诉我。”陆北辰停了步,看着他认真说道。

  罗池懵了,指了指自己,“我?失业?”

  “对,如果你失业了,我会介绍一份更好的工作给你。”陆北辰轻声说,“我跟南方娱乐报业的老总有过一面之缘,介绍你去工作不成问题,重点是,你很适合。”话毕,拍了拍罗池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罗池在原地站了半天,终于恍然,气急败坏,“陆北辰,有你这么骂人不带脏字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