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67 你也进来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231 2014-06-14 00:00:00

    赫连清绝的眸子死沉死沉的,茶杯刚落下,他一把捏住苏晚玉腕,恶狠狠道,“苏晚,你究竟想做什么?”

  世上女子万千,哪一个不是趋之若鹜的想要爬山他的龙榻,偏生眼前这女子,三番两次的要惹怒他。

  若不是,她还有那么一点用处,他说不定上回已经将她捏死了。

  手腕被那双铁手捏得几乎要碎掉,苏晚面上却一派安宁,无动于衷的眸子看向赫连清绝轻启朱唇道,“这话该奴婢问皇上。皇上为何非要留奴婢在身边?”

  赫连清绝的面色一时阴沉得可怕,几名随侍宫人在一旁,只觉胆战心惊,这宫女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居然这般胆大妄为,质问皇帝,连闵玉也是一脸忧色。

  “都出去。”恶狠狠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宫人们居然会觉得如释重负,快速退下。

  屋子里瞬间又只剩下两人,危险的气息再一次逼近。赫连清绝的周身恍若结了一层冰,冷气袭来,苏晚下意识后退,他却猛的一拽她的手腕,苏晚随着力道,栽倒在他跟前。下巴狠狠砸到他的膝盖上,疼得她眼冒金星。

  还来不及缓冲,下颚已经被人狠狠捏起,迫得她不得不抬起头对上赫连清绝盛怒的视线。

  “不要以为,仗着自己知道苏黎的一些事,便可以以此要挟朕,朕告诉你,朕不受威胁,若是你当真惹恼了朕,朕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后背上一层冰冷,那一瞬间,赫连清绝的眸子里是有杀气的。

  苏晚半垂了眸子,心下一时间波涛翻涌。若是依她的脾性,这一刻,她绝对不会忍气吞声,即便是死,也绝不落于下风分毫。可是,他是皇帝,她是奴婢,人生一次重生已是上天垂帘,她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怎么,怕了?”见她不说话,赫连清绝嘲讽的勾了唇角,苏晚抬起头看他,剪水眸清澈似水,黑白分明。赫连清绝却不知怎么的,心下狠狠一抽,全身血液都仿佛凝滞了。为什么,他会觉得,那一瞬间,那个眼神,像极了苏黎?

  他怔怔的看着,恍若还想从她身上找出更多苏黎的痕迹,苏晚已经垂了眸子,淡淡道,“奴婢自然也是怕死的,皇上掌控着奴婢的生杀大权,不必皇上多说,奴婢也定会为此向皇上屈服。”

  心间有什么碎裂开,赫连清绝颓然松开她,摆了摆手道,“退下吧。”

  声音已经低沉得没有一丝力气。

  苏晚抿了唇,不知他为何这般,恍若力气瞬间被抽空一样,身形孤寂,但这显然并不干她什么事。

  淡淡的拂了礼,她躬身退出大殿。

  ***

  夜,很快来临。

  赫连清绝果然如期莅临舒云宫,彼时早有一群宫女太监候在舒云宫外,王青青神色娇媚,姿态恬静,柔情万千的等在那里,看到赫连清绝的御辇,顿时喜逐颜开,迎了上来。

  “臣妾恭迎皇上!”

  一身粉色曳地长裙的王青青,随着跪拜动作,酥胸半露,好不诱/人。看的出来,她今日花了大心思,无论妆容还是衣着都极尽精致,头上的金步摇在夜灯下熠熠生辉。

  按说,她现在只是贵人,没有戴步摇的资格,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又有太后撑腰,也无人敢说半个不字。

  赫连清绝上前扶她起身,王青青面色娇红的顺势偎进他怀里,眸光掠过赫连清绝俊美的侧脸,一时面色红得娇艳欲滴。

  二人相携入殿,苏晚只当此刻再没自己什么事儿了,懒懒的和闵玉一起候在殿外,赫连清绝却忽然这会儿回了头看向她道,“你也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