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61 丽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230 2014-06-08 13:14:32

    是该怪自己愚昧冲动行事,还是怪,自己低估了赫连清绝?

  已经说出了那样的话,赫连清绝会如何怀疑自己,自己又该如何与他解释才不引人怀疑?

  苏晚只觉脑袋一团糟,昏昏沉沉。

  有宫人前来收拾房间,不到片刻功夫,殿内便收拾干净,热水,浴桶,干净的衣服,一一安置妥当。地上更是纤尘不染,苏晚漠然的靠在一旁,看宫人进了又出,出了又进,始终不发一言。

  闵玉约莫是猜到了她几分心思,挥退了所有下人,留她一人在殿内,只等她沐浴完,送上午膳。

  苏晚虽对一切都不为所动,但那一大桶浴水,还是勾动了她的心思。

  坐在浴桶里,任热水疏通身体的每一处经脉,她怔怔看着自己身上各处大大小小,或红或青的痕迹,无一不在昭示他的粗暴恶行。苏晚难堪的闭上眼,使劲的用水浇洗身子,直到全身各处都泛出不正常的红,她才颓然停止下来。

  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她将这一层皮揭下,也改变不了,她已成为他女人的事实。

  也不知在水里泡了多久,直到皮肤发皱,热水变得冰冷,她这才起身,无力的穿好衣服,也正是这时,殿外忽然传来刺耳的嘈杂声。

  一边是闵玉隐忍客气的阻拦,一边是女子刺耳,张狂的尖叫。

  “闵公公,念在你是皇上身边的人,本宫才不动你,莫说现下皇上不在此,就算在此,本宫闯了又如何?”

  “丽妃娘娘息怒,实在是皇上嘱咐过,谁也不能进,奴婢这才斗胆阻拦娘娘,不然就是给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拦娘娘!”

  “里面不过就待了个刚刚册封的贵人,就算皇上当成宝贝护着,本宫乃堂堂南启丽妃,见她一面还违了天了?闪开!”

  “娘娘息怒!”也不知外面有了什么动静,像是闵玉强行阻拦,半响只听得闵玉继续道,“皇上的话,奴婢当圣旨听着,若娘娘执意要闯,恕闵玉大胆,就请娘娘从闵玉身上踏过!”

  这话可谓坚硬之极,也不知那丽妃听了是何反应,只是依照现下的毫无动静来看,那丽妃很可能会暂且罢休,苏晚当即快走几步,假装什么都不知的拉开殿门。

  大门一开,外头的情形便直闯入眼底。苏晚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闵玉,又看向立在他跟前,一身贵气,身着湛蓝色宫装,妖娆美丽,风情万种的女子,勾唇一笑,“不知这位是……”

  丽妃本打算离开,下回再来。闻言,一双燃着怒火的眸子,在她身上一遍打量,身侧的宫人,察言观色,急忙朝苏晚呵斥:“大胆,见着丽妃还不请安!”

  苏晚佯作这时才知,急忙行了礼,那丽妃的一双眸子至始至终没从她身上离开过,也不知是不是苏晚的错觉,在见到她容貌的那一刻,丽妃眸子里的怒火燃得更重。

  “免了。”

  因为苏晚的擅自开门,闵玉再不敢多做阻拦,丽妃很轻易的便进了大殿。

  她在上位坐下,尾随的宫人也跟着鱼贯涌入,站立在两侧,十足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苏晚心头一笑,也跟着上前几步,走到殿中央站定。

  “你就是苏晚?”

  丽妃那双妩媚迷人的眸子在苏晚身上上下打量,视线触到她颈脖间无意露出的斑斑点点,眸里的怨毒深了几许。

  苏晚瞧在眼里,抿嘴一笑答道:“回娘娘的话,臣妾正是苏晚。”她说罢,理了理衣襟,将那红痕更露骨的显露出来,歉意笑道,“都怪皇上恣意,这大白天的,害得臣妾衣衫不整的来迎接丽妃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