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60 盛怒(谢谢tjzxh冷月的神笔)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031 2014-06-07 14:51:37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落在她的脸上,苏晚被打得偏了头,顿时满嘴血腥味儿。

  她却毫不惧怕,依旧不怕死的回头直视他盛怒的视线继续道:“皇上亲手送她和亲,又做什么这般假惺惺的留着她的遗体?皇上难道就不知道,就是你现在视若珍宝的遗体,当日是如何被人肆意践踏?六十岁的汗王啊!想着真是恶心!是了,那样的事,皇上定然比我更清楚!试问这般肮脏的身子,不烧留着做什么?苏皇后若还活着,定然对你深恶痛绝,活着受你糟蹋,死了还要受你侮辱,真不知,她前世倒的什么大霉,今世要这样被你折磨,连死都不放过!”

  “够了!”

  赫连清绝突然双手掐上她的颈脖,又恍如那次般,苏晚被死死的扼住喉咙不能呼吸,却仍旧留着最后一口气来刺激他:“杀了我……也磨灭不了你的罪行……她会恨你!恨你……千年……万年!”

  “闭嘴!”

  他双目眦裂的死盯着她,看她张大着嘴,即使面色痛苦,却仍旧要说话的样子,他直接覆唇而上,堵住她的嘴。

  可是如此一来,好像一发不可收拾。

  但他到底是存了几分清醒,拖起了苏晚,出了密室。

  “啪”的一声,后背撞上chuang榻,苏晚被她的蛮力弄得浑身生痛,却手脚被缚,挣脱不得。到后来失声尖叫,最终哭了出来。

  ***

  一切归于平静。

  苏晚躺在一侧不说话,垂着眉目,好似睡着,赫连清绝却知道她并没有睡着。嘱了人前来服侍他更衣,闵玉进来,目不斜视的伺候赫连清绝起身梳洗,末了,开口道:“皇上,宋相和苏将军在外头等候多时了。”

  言下之意便是,刚刚的动静,他们也听到了。

  果然,赫连清绝皱了皱眉,看了一眼C榻上的人影,道:“让他们去书房候着。”

  闵玉应了声“是”,急忙走了出去。

  赫连清绝复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随后也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

  殿内重新恢复平静,苏晚无力的睁开眼睛,眸间一片黯淡。

  终究,还是避无可避。

  她拖着酸痛的身子下chuang,目光触到C上那一滩斑驳血迹,闪了闪,一言不发的捡起自己的衣物。只是衣衫居然全都碎裂了,根本不能穿,她环视了一眼内殿,走到了里侧的柜子里,从里面抽出了一件赫连清绝的衣服,披上,这才走了出去。

  只是,她才打开殿门,便见闵玉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挡在出口处,行礼道:“苏贵人饿了吗?奴婢这就传人准备午膳。”说完,他也不给苏晚回答的机会,便吩咐下去,自己却仍旧没有退开。

  苏晚挑了挑眉看向他,“皇上要软禁我?”

  “苏贵人说的哪里话,皇上是体恤苏贵人的身子,让贵人在此歇息几天。”闵玉低眉顺眼。

  苏晚扶额,有些颓然的靠在大门上。

  她真不该,一时冲动,说出那样的话。

   可是,说的话犹如泼出的水,又怎么收得回来?

  这样一来,岂不是将计划全都打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