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52 汤药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053 2014-06-02 22:53:51

    素戈来到苏晚房里的时候,她正在对镜梳妆,莹白如玉的肤色下,十指纤纤,扣住一根蝴蝶簪插入发间,这才回头来看她。

   苏晚扫过她手里的东西,淡淡挑了眉:“皇上让你送来的?”

  素戈心中依旧为昨日自己“见死不救”的离开忐忑,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在问话,一时怔住:“什么?”

  苏晚皱了邹眉。

  她转过身来走到素戈面前,看向她手里用白玉瓷碗装着的黑浓汤药,接过来,踱步到窗前的那一排盆栽前,尽数倒入。素戈惊讶的吸了口气,半响才咬牙道,“师傅让我亲眼看着姑娘饮下。”

  苏晚凉凉的回过头来看她,她立刻将后头的话咽了下去,选择噤声。

  “这也王爷吩咐的?”苏晚将空碗放到梳妆台上,显然问的,是她之前的那句话。

  素戈神色一凝,半响摇了摇头道:“没有,只不过素戈觉着,姑娘若这时候怀孕绝对不是好事。”

  “是啊,昨夜居然没死,还白得来一场便宜,我也很意外。”苏晚漫不经心的的看着梳妆台里的自己,语气带着几分叹息,仿佛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似的。

  素戈面色一百,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般道:“昨夜的情形,姑娘自己也清楚,我不过一个小小医女,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拦不下皇上。”

  “是吗?”苏晚拉长尾调,手指一动,指尖已扣了一枚银针,明晃晃的光芒在阳光下跳跃,她看着它摇头叹息道:“素医女说得可不是,那样的情况下,谁拦得住皇上?谁又敢拦?可就我一人不识抬举,居然一针就扎在了皇上的后颈上。”

  立在她身后的素戈,闻言,面色微变,她惊疑不定的看了苏晚好一会儿,迟疑道:“所以皇上晕过去了?”

  苏晚挑了挑眉:“不然呢?”

  “可是我听人说……”

  “床上的血迹是吗?”苏晚打断她,“那是赫连清绝的。”

  素戈顿时满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赫连清绝?她不但伪造血迹,竟还这般直呼皇帝的名讳,不得不让她又多了一层她与赫连清绝关系的怀疑。

  苏晚从镜子里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忽然道:“你与清王究竟有何深仇大恨?竟让你费尽心思潜入他身边多年,甚至不惜深入虎穴,为他踏入皇宫。”

  素戈面色微变,那双黑如夜空的眸子,又一次空洞起来,“这是素戈自己的事,还望姑娘不要过问。”

  “我自然是对你的事情没兴趣,可我不希望昨夜的事情再一次发生。”苏晚字字清晰有力,穿透人心,“在这皇宫,自然是明哲保身,可你是清王送予我的,保护主子,是作为奴婢最本质的事,你保护不了我,自然是你能力不足,在主子眼里,尤其是清王这种万人之上的主子,看重的从来都是结果,你能力强大,他才会重用你,反之弃之如履,如果这样你的那点私心便永远不会实现了,你说是也不是?素医女?”

  一席话,简单明了的剖析了素戈现下的处境,分析透彻,将她心中那点算盘彻底击得粉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