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43 送服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515 2014-05-26 14:29:50

    “只不过什么?”赫连清绝看她欲言又止,接了她的话。

  “只不过虽然能勉强救活,苏秀女的身体状况太差,日后就是醒了也几乎等同于废人,不过,如果有丽都的天玉冰丝丸就不一样了。”

  天玉冰丝丸?她脑袋被门挤了?

  徐太医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那天玉冰丝丸是丽都贡品,能治百病,一共才三颗,皇上送了一颗给太后,还有一颗给了已故前皇后苏黎,最后一颗在他自己手里。皇上幼年时曾遭奸人迫/害,身子一直不好,虽然这些年旧疾并没有发作,但那药丸是留着救命用的,眼下这躺着的,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秀女,命如蝼蚁,渺小如沙粒,又怎可与坐拥天下的天子性命相比?这医女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又是什么?不然怎可能这般胆大妄为的跟皇帝讨这么贵重的药。

  果然,在场之人没有人不知道这颗药的贵重,太后已经变了脸色,闵玉更是小心的瞧了赫连清绝的神情,看不出个所以然, 只得将视线投向地上,那已被目光千刀万剐过依旧镇定的素戈身上。

  赫连清绝只沉默了片刻便道,“那便给她用吧。”

  徐太医的下巴都险些掉了下来,太后沉了脸,已从上位下来,责备道,“皇帝,万万不可!且不说这丫头只是一个普通秀女,就算她是你的宠妃又如何?当年你将那药赐予那丫头,哀家便是千万个不同意,可是你一意孤行,现在,你手头就剩一颗了,而且你身体也不好,万一余毒未清……”

  “母后,朕没事。”赫连清绝无奈的叹了口气,提到苏黎,他也只是眉目动了下,并无太大反应。

  太后抿了唇,弃了溶碧的搀扶走到他跟前,沉着脸道,“这回你得听母后的,那药说什么也不能给这丫头!还有你!哪里来的医女?依哀家看,你就是处心积虑,谁不知道那药对皇上的贵重,你居然这般肆无忌惮的提出来,你安的什么心?”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只是依病情论药而已,并无其他心思。”

  “你—”太后气得差点岔气,溶碧急忙上前搀扶起她,太后厉色转向皇帝,更加坚决,“皇帝,你如果把那药给她,日后也不必日日过来请安了!”

  赫连清绝失笑,无奈的上前将太后扶上坐榻:“母后,不过是一粒药丸罢了,朕是天子,自有神佛庇佑,还需要那药丸做什么。”

  太后向来最信佛,听闻此言,皱了皱眉,半响才道:“你当真要救那丫头?”

  赫连清绝淡淡点头,“她是苏将军女儿,且身上还有皇叔未解的婚约,自然非救不可。”

  提到赫连漠,太后这才有了顾虑。苏晚的去向只有两个选择,其一嫁给皇帝,苏策归顺朝廷,从此为赫连清绝出力,其二,苏晚嫁给赫连漠,从此苏家成为赫连漠一党。这赫连漠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当年她费尽心力保住儿子的皇位,现下虽说大势稳固,但难保那赫连漠再起心思,且他与苏晚这一桩婚事也是他有心提及,皇帝才允了他。如若这般不明不白的死了,只怕赫连漠定然有想法。

  太后阴沉的脸,这才缓和了几分,“也罢,既然这丫头非救不可,那便将我的那枚药给他,你的药,绝不能动!”

  赫连清绝无奈的叹了口气:“母后是想让儿子成为不孝之徒吗?母后的药还是母后留着!”

  说罢,不由分说的示意闵玉去拿来。

  太后气结,却又无话可说,这一来一去间,她已神色倦乏,且夜已深,她先带了溶碧下去休息。太后一走,那些看热闹的自然不敢久留,纷纷请示离开,王青青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宋流眉只是深深的看了赫连清绝一眼,这才缓步离开,但那双闪闪发亮的眸子泄露了她的心思。

  苏晚被抬到后殿的休息间,这时丹药已经送来。素戈将那药以水送入苏晚口中,可她意识混沌,根本咽不下去,她心思一转,急急忙忙出得后殿,彼时赫连清绝正准备离开,忽的被她唤住,眉梢微挑,好看的凤眸看着她,似笑非笑道,“还有何事?”

  素戈险些被他那因笑而绽开的俊美面容迷惑住,闻言,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低沉道,“苏秀女已经气若游丝,根本咽不下药,所以臣斗胆请求皇上……嗯……送服。”

  何谓送服?就是以嘴哺喂,简而言之就是,他嚼碎了喂她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