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29 宴会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018 2014-05-19 16:48:02

    离选秀的日子只剩下半月,苏晚的脸已好完全,只是她现下并不想露出真面容,因此照旧用面纱蒙着。

  苏夫人的禁足也已过了,却因苏策的惩罚,心中赌气,更加不愿意出来,苏晚去看过她两次,她都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她的探望。

  苏晚虽心中遗憾,但到底觉着这样的决定是她最好的选择。他日她入住后宫,剩下苏夫人一人在将军府,她现下选择孤灯相伴,或许日后还能避开三夫人的迫/害。

  这日夜里,三夫人房里的丫头春喜忽然造访,给她送来一套舞衣。明日是苏策40岁生辰,这个苏晚自然知道,只是从前的苏晚向来深居简出,大家闺秀懂的东西,她虽然也懂一些,却不精通,白海棠送她一套舞衣究竟是什么意思,答案不言而喻。

  “三夫人这是存了心要为难小姐,要不奴婢将这舞衣送还给三夫人?”桃夭虽然跟了苏晚没多久,但苏晚警告在先,且待她还算亲厚,她也懂得报恩,事事都以苏晚为先,因此这会儿见了舞衣,跟着犯起了愁。

  “她既有心送来,你还回去也无用,若是她在爹爹面前说个三言半语,只怕又成了我们胡乱闹事了。”自从上一回苏晚表态,苏策始终不怎么搭理她,这嫡女不受chong的名头又被坐得更实了些,若是现下一推迟,岂不正中了白海棠下怀。

  桃夭想想有理,但一想苏晚的处境又担心起来:“奴婢说无用,要不奴婢去求求公子,他不论怎么说都是三夫人的亲儿子,三夫人总会看他几分面——”

  桃夭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苏晚那因不悦而皱起的眉头。她急忙低头道:“是奴婢多嘴了。”

  苏晚不语,挑起那件舞衣看了看,虽然是艳丽的红色,但质地却是上好的,若是加以修改……,“桃夭,你去将我的凤冠拿来。”

  ***

  一大早,将军府内热闹非凡。

  空旷的院子里,三夫人摇着团伞热火朝天的指挥着下人架设会场,有戏子在临时搭建的台子后面画着妆容,准备着午时的宴会。

  远远的花园里,时不时有轻声笑语,那是苏府的几位小姐在练着今日的曲目。

  相比于她的烈红,一色的绿罗裙,显出别样的朝气清新,再加上豆蔻年华少女们的翩翩舞姿娇,如此美好的画面,怎不夺人双目。

  三夫人为让她难堪,倒真是煞费苦心。

  “二姐,一会儿你表演的是什么节目啊?”几个女孩目露期待

  “我的节目自然是秘密。”苏彤骄傲的昂起头,面上的得意之色无处遁形。

  ……

  苏晚只瞟了一眼便转过眉目,一转身,却蓦的撞上一堵肉墙。男性身上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她一怔,忙的后退一步,腰上却多了一只手,蓦的将她带ru胸怀。

  因为府内事务繁忙,桃夭早被三夫人喊了去帮忙,苏晚一人自然乐得其所。只是,她悠然自在,四处瞎转的后果便是,当下她被一男子揽入怀中,还不敢出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