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08 朝堂之上,大掀波澜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225 2014-05-06 14:07:10

    走过长长的地毯,苏晚始终没有抬头,她跪在地上,声音没有一丝起伏道:“臣女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行的是大礼,动作娴熟,没有一丝纰漏。端坐龙椅之上的一身明黄衣袍男子,轻眯起眸子盯着她,唇角饶有兴味的勾起一丝弧度。而殿下,同样注意着她的清王,眸底深不可测,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你是苏策将军之女,苏晚?”皇帝的声音听上去格外舒服,虽贵为九五至尊,他的声音却并无压迫感,反倒,竟有几分亲民。

  乍然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苏晚的身子还是颤了颤,忽略他的亲民语调,苏晚挺直了后背道:“回皇上,民女正是。”

  位于右手第一排的苏策听到女儿的回答,心口提起的气终于放下了几分。

  看来,他低估了这个女儿,她似乎并不如表面看来,一无所知!至少面见君王的礼节,她很懂!

  “朕听闻,你要拒婚?”赫连清绝的声音平静无波,可他声音一落,下头却炸开了窝。文武百官或讶然,或愤怒,或看好戏,激烈的对着她指指点点起来,唯有苏策和清王二人一动不动。

  苏策不动,这可以理解,因为身旁跪的是自己的女儿,这件事,他早已知晓,只是清王,却让人极为意外。

  他一动不动的立在苏晚身侧,闻言竟也不惊讶,只是在苏晚答出一个“是”的时候睇了她一眼,明明是淡然无波的眼神,却让苏晚觉着芒刺在背。

  “你父亲说,你有说服朕收回圣旨的理由,你且说说看,让文武百官也好好听一听,看你的理由是不是足够让朕免去你九族的罪。”

  此刻的赫连清绝就恍若在等待着一场好戏,他狭长的凤眸至始至终半睇向她,唇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苏晚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忽略前后的两双眼睛,抬起头看向赫连清绝道:“臣女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臣女要嫁的人,是皇上!”

  苏晚本以为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会打结,可是没有,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清脆坚定,清冷之中带着震慑人心的力道穿透整座大殿。

  殿内一瞬间静得诡异,赫连清绝唇瓣的笑容收了回去,清王深邃的眸子更深了几分,一旁的苏策更是吓得魂不守舍,还是旁边的将军扶着,他才能够勉强站稳。

  他这女儿,怎能说出这般不知廉耻的话?她怎可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

  苏策几乎立刻就后悔不跌,自己竟然这般听女儿的话,倘若他一早知道女儿的理由是这个,他就是砍了脑袋也决不会进宫传信!

  “哈哈哈!”殿内静了三秒过后,一串大笑穿透大殿,赫连清绝拍着掌站起身,缓慢走下大殿,“有意思,朕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要嫁给朕,小女娃,且不说朕收不收你,就光你现在这张丑陋万分的脸,也通不过选秀第一关,你让朕如何娶你?”

  他近在咫尺的面容依旧,修长的俊眉,精致绝伦的深邃五官,连唇也是薄薄一片,是的,没变,一丁点都没变,可是距离她离开他明明已经过去了三年零六个月。

  她借尸还魂后方知,离她死亡的日期已经过了三年!

  “若是臣女有办法通过重重选拔,皇上是不是就会娶我?”她这话说得可谓天真,众官员以为她有什么能耐,可一听这话不由得纷纷嗤笑起来,而清王却始终低垂着眉。

  赫连清绝有意无意的瞟过清王一眼,对着苏晚道:“朕倒是不信,挑选的嬷嬷会眼瞎,除非你这面容底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