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2-03上架
  • 135637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塞北大婚,刺杀汗王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1103 2014-05-06 13:53:52

  金秋十月,天微凉。

  草原上空,擂鼓震天,欢声如雷。

  燃着篝火的营帐旁,围了成群结队的人,他们手拉手,载歌载舞,热情奔放,欢腾不止。四周则是成列整齐的席位,各桌男女老少,他们或举杯欢庆,或和着节拍起舞,兴致之余便向上首二人举杯,欢天喜地,好生热闹。

  苏黎心乱如麻的看着这一场欢庆,只觉自己深入一场水深火热之中,不可脱身。

  是的,这是她的婚礼,草原汗王的婚礼,怎能不热闹?

  可是……她看向身侧喝得微醺,用手紧揽自己的老头,不说六十,至少也该有五十岁了吧,两鬓白发,满脸皱纹,胡子稀疏,满口黄牙,对这样一张脸,她只能用“恶心”两个字来形容,尤其是,这个人还要即将成为自己的夫君。

  伸手端起一杯酒,填满,苏黎举杯握住汗王的手指示意。她是个哑巴,这个男人一早便知。

  “美人喂的酒,朕岂有不喝之理?”

  汗王一双昏黄的眼珠子放出***的光亮来,他就着苏黎的手一饮而尽,紧接着轻揽她的腰肢,将她按进怀里,呵气低喃道:“听说你们中原新婚夜还有合卺酒要喝,要不我们也喝一杯?”

  他口中的酒气直熏入鼻中,呛得人胃中翻腾,苏黎屏气后抬起头,温顺一笑。

  都说红颜祸水,原来美女也是一剂毒药,而且是最厉害的毒药。

  有婢女上来添酒,苏黎伸手拦过,再次亲手斟了两杯,在汗王的视线中,她轻启朱唇,发了一个“喝”的口型,汗王立刻双眼发光,夺过杯子便与她的手臂交接,一饮而尽。

  “砰!”

  他忽的摔碎杯子站起身,草原中央,众人因了他的动作纷纷停了下来,只见他大笑三声,猛的一把抱起苏黎,声如洪钟道:“你们继续,朕即刻洞房花烛!”

  “哈哈!”一阵大笑,有无数花瓣从天而降,洒落在她和汗王身上,苏黎始终勾着唇角,似无意的,她看向坐在下首第一位置的草原王子,伸手勾住汗王颈脖,比了一个手势。

  男子讳莫如深的眸子立刻划过一丝流光,稍纵即逝。

  “砰!”

  后背着地,苏黎痛得眼冒金星。

  一入营帐,几乎是立刻的,六十岁的汗王将她扔在炕上,扑身而上。

  呛人的酒气萦在鼻腔,苏黎忍住作呕的冲动,任由来人对她“上下其手”,她很想一刀刺向他,但她知道此刻万万不能,忍一时才能成就大事。

  心口一凉,苏黎有些惊慌的看到胸口的衣服被扯开,而那人贪婪的目光近乎痴迷,她甚至清晰的听到了他喉口的吞咽声。

  是了,赫连清绝曾说过,纵是后宫佳丽三千,她的身子却是万人不及的,相必此刻,在这老男人眼里,那句话也是成立的。

  “着火了,着火了!”

  忽的一道惊呼声传入耳里,营帐内烛火突然熄灭,老男人身形一顿,苏黎抓住时机,一枚银针在手,猛的刺向他的死穴。

  他向赫连清绝求亲的时候,难道就不知道,她苏黎,不单只是一个哑巴,还是医术超群的神医,只是她从来只为赫连清绝一人诊脉,相必这老男人定不知情。

  “噗通”一声,老男人当即栽在她胸前,一动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