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003 意外小产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 918 2014-05-06 14:04:24

    为什么,为什么?他赫连清绝怎会变得这般冷血无情?

  手指被咬得血肉模糊,苏黎却半分痛也感觉不到,只觉胸口有万千骇浪翻涌,呼吸不上,恍若濒临死亡。

  爹,怎么会是你?

  那城墙之上的人,蓬头垢面,满脸血污,双眸凹陷,不是爹爹又是谁?

  她本还心存一丝希望,不惜与虎谋皮,同向来以残暴出名的王子做交易,想方设法潜伏归来,她以为,将她嫁到塞北,是因了老汗王的求亲,是他的无奈,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竟因了她刺杀汗王一事连累得自己家门满族被斩,赫连清绝,你何其忍心,绝情?那是我的家人,是我苏黎的家人啊!

  十年,我们认识了十年,十年青梅竹马,三年夫妻情分,就算这些都不算,当日我为你背弃家门,为你试毒而哑,难道这些都不算吗?

  难道在你心里,我苏黎只是你登上皇位的垫脚石吗?

  赫连清绝,赫连清绝!我好恨,为何你这般冷酷无情,我竟丝毫不知!竟傻傻的付出这么多年,到而今竟还连累家门!

  我好恨,好恨为何死的不是我!为何死的不是我!

  一阵风来,落叶萧萧而下,苏黎跌坐在大树底下,只觉自己心窝都要被掏空了。痛,深入骨髓的痛,像一层层热浪袭来,一下一下抽打着她的筋骨,四肢百骸皆麻木!

  爹爹,是女儿不孝,女儿不孝!当初就该听你的话好好嫁给赫连漠,也不至于此!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猛的掏出胸口的一枚发簪,狠狠刺向心窝,苏黎恨得不能自已,家人都死了,她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痛,锥心的痛从心口袭来,看着鲜血层层晕开染红外袍,苏黎握紧双拳瘫软在地上,头顶是灰蒙蒙的天,无数枯叶遮挡住自己视线,风一吹有几篇跌落脸上,苏黎闭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赫连清绝,黄泉路上,我等着你!

  下体一阵温热,有什么至大腿根部蜿蜒而下,热流很快浸湿裤管,苏黎顿了好半响,只觉全身的力气都在一点点抽空,腹部的痛却反而大过心口,疼得她几乎呼吸不过来。

  怎么回事?

  艰难的伸出手,却触到满手***她顿了一顿,猛然明白过来,笑得比哭还难看。

  上天是不是诚心捉弄她,她为等一个孩子,努力了三年,可是当孩子突然来临时,却又悄无声息的走开,幸福来得太快,走得也太快,她甚至都无力握住,所有的一切竟都从指间溜走,痛苦,不幸,血光人影,苏黎只觉脑海里的光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连最后紧握的力量都没有,视线在缓慢的沉入黑暗。

*****************************************言情小说吧首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