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的毒妾

第二十三章 绝对的耻辱

王的毒妾 陌上依然 1065 2013-08-01 17:10:52

  当天晚上荣骅筝吩咐两个丫头要去请夏侯过在那个时间段过来,再让两个丫头在外面候着自己就睡下了。

荣骅筝再次醒来的时候瞄了一眼旁边的铜壶滴漏才知道自己睡了莫约一个半时辰了,她没想到自己会睡那么久起来的时候只觉头晕晕的,原以为是睡太久的缘故,待手往头上一摸才发现头上的珠钗首饰都没取下来,想必是由于这些繁杂的东西的磕碰而睡得不舒服。

荣骅筝嫁的好歹是当今二王子,荣府人虽然见不得有多高兴到也没人敢不做当回事,请来打扮新嫁娘的人不但有一双巧手还有一颗玲珑心,在为她打扮的时候喜滋滋的说:“荣小姐好生福气,不但长得貌美今生还能嫁入天家,是有富贵命的。”说着取出一朵色彩明艳带粉,模样拳头大小的花,礼数周到的道:“绒花绒花,荣华富贵,荣小姐带着绒花出阁再好不过了。”

那人说的好听荣骅筝却嫌那花太俗气不想戴,奈何一旁的容夫人剜她一眼,凶凶狠狠的说:“你这贱丫头怎么这般不识时,这世道谁不想荣华富贵,你倒好,玫儿让了你份儿还不识好歹,好东西戴着便是了可别到时候到了王府被人说我们荣府不识泰山,嫁的人不是富贵命累了我们!”说好说歹,一定要荣骅筝带着那朵大大的绒花才盖上盖头。

“绒花,寓意荣华富贵?”荣骅筝对着铜镜把别在头上的花朵取下,撕下一片早已蔫了的花瓣,目光淡然道:“再好的荣华被别人摘取了不也徒留残枝断梗,何来荣华之说?”所以说,做人不能靠别人更不能靠天靠命,只能靠自己!

取下头上所有珠饰荣骅筝才想唤人来换一壶热茶不料长年专注的神经察觉到一丝异常,她眸眼一眯藏在袖间的食指一弯曲,食指和中指之间忽地多出来一枚银针,银针以瞬雷的速度猛地射了出去。

银针自窗纸射出去的同时一个飞速的暗器猛地自外面飞旋而来,荣骅筝黛眉一拧暗呼不好,勉强一侧身一回旋的再度使出一支银针回档但还是迟了一步——自己来不及束好的发丝被暗器削落了一小撮。

虽然被削了几缕青丝但外面那人想不到会有暗器来袭,一时大意差点闪避不及,连翻几个跟斗才避开那枚淬毒的银针。

没有听到银针入肉的声音荣骅筝有点可惜,她知道这个身体实在太弱了她使出的银针的速度和前世相比不知降了

多少 倍,不然她使出的第二枚银针也不会挡不住那个暗器让暗器削了发。

而让荣骅筝不甘心的是她不但被削了发,在做回避动作的时候动作也不利索被一旁的凳子磕碰着摔倒了!

丫的!耻辱,绝对的耻辱!

想她荣骅筝十六岁以一身毒技秘密进入特种兵暗杀系,受训两年,期间研毒无数制造武器无数,十八岁正式出任务直至二十一岁被出卖粉身碎骨的来到这里的三年里她每次都是以最快的的效率完满而归,何时会像现在这般被一个凳子磕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耻辱,绝对的耻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