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054 决裂!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雨初晴 1266 2014-02-28 08:24:23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连你妹妹一只脚都比不上!现在皇子履行之前的诺言要纳你为侧妃,你还摆什么架子!”丞相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上前去狠狠踹对方几脚解气。

  “谢谢父亲大人的提醒,也谢谢三皇子的恩德,之前诺言什么的,我已经忘了,你也忘了吧。”苏浅眉没有回头,只淡淡道:“从今往后,我的命运自己做主,再不需要谁来指手画脚。”

  郝连诺看苏浅眉挺直脊梁毫无留恋的朝外走,心乱了起来,自己不要这样的结果!自己虽然桃花很多,但只有她可以让自己放下面具,全心宠爱,只有自己可以霸占她的所有,只要自己回头,她就一定在原地等着自己!

  “灵儿!”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焦急与无措,看着对方如此冷淡,他忽然感到无力,找不到可以缓和气氛的措辞。“我没有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只想让你回到身边,诺哥哥一定会好好宠爱你,像以前一样……”

  “站住!”丞相看三皇子一脸痛苦,大步赶上苏浅眉,就在她回身的一刹那,举手一个耳光狠狠搧在她脸上,“不懂好歹的东西,老夫的脸都快让你丢尽了!”

  苏浅眉猝不及防,踉跄几步倒下,头撞在了桌角上!

  左臂立刻尖锐的痛了起来,额角某处有液体缓缓流下来。

  “灵儿,”郝连诺大惊失色怒斥了丞相一句,飞奔到苏浅眉身边掏出锦帕替她捂住伤口,又转头对丞相吼道,“还不快找医正来!”

  苏浅眉甩开郝连诺的手,倔强的站起来,双眸直视丞相,缓缓道:“我这个女儿让您丢人了?那从此我们断绝关系,您再不用以我为耻了!”

  说完,她忍着剧痛,站起来蹒跚的往外走去。也不管郝连诺在后面说些什么,反正和自己也没有关系!

  秋月本在外面候着,看见苏浅眉出来额头又添了新伤,还溢出血来,吓得忙掏出帕子捂住,搀扶了她出了丞相府。

  一棵高大的树冠里,闪出耶律濬探究似的俊脸,看着苏浅眉捂着额角倔强地出了丞相府,头也不回一下。

  立在阶前的郝连诺一直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既气恼又怅然若失。

  丞相出来站在郝连诺身边,带着歉意道:“三皇子,臣管教无方,以后你不要在担心了,让她自生自灭好了,等到被耶律濬整死她就会明白您的好了。”

  郝连诺叹口气,失落的摇摇头:“之前她不是这样,现在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是对我彻底失望了吧……”

  “三皇子,老夫斗胆,二女儿尚待字闺中,您若不嫌弃……”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郝连诺打断了。

  “今日就到这里,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郝连诺离开,耶律濬双眸疑惑重重。眼前这一幕应该不是故意做的,丞相府守卫森严,对方根本不会料到自己来,而自己对苏浅眉冷落轻慢众人皆知。

  自从她受伤好转,便像变了个人,府里女人对她百般刁难,她冷静对待,既有手段让自己立于不败,该大度的时候她也不吝啬;为了花夜她义无反顾前往张小山府邸,勇踏险地义薄云天,今日又和她父亲断然决裂,更和郝连诺划清界限,洒脱果断,整个人宛如一个发光体,让人不得不眼前一亮!

  她再不做棋子木偶,要自己把握人生,是觉悟了,还是另有阴谋?她对郝连诺不是用情很深么,怎么可能一下断开?她到底要做什么?自己又怎么来判断她心意的真假?

  “苏浅眉,本王果真需要认真对待你了,若给你靠近的机会,本王倒想看看你要如何……”耶律濬几近自言自语轻声呢喃后,飞鸟一般无声撤离丞相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