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雨初晴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4-09-10上架
  • 1007132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含恨而亡

狂女休夫,狼性邪王的毒妃 雨初晴 2481 2014-01-15 14:32:16

    时令正值隆冬,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天。

  窗外天色阴沉,雪花斜横着飞扬,西北风时不时裹挟着冰冷的晶莹从窗口扑将进来,打在苏浅眉秀雅苍白的脸颊上,但她似浑然不觉,依然放空了双眸看着那方小小的天空。

  许久,苏浅眉身子稍稍踉跄了一下,似乎在提醒身子的主人已经站立太久了,她这才裹了裹披在身上的已经皱巴的外衫,缓缓靠在了墙上,沉重的铁链随着手脚的移动发出了清脆的鸣响。

  身上齐胸襦裙已经褶皱不堪,看样子已有些日子没换过,满头乌发一片凌乱,更衬得小脸瘦削不堪,憔悴难言,毫无血色的脸上散着几绺发丝,干裂的嘴唇再不见往日的莹润、水嫩,发肿的双眸几乎散尽了希望的微光,只留下一抹掩在深处的隐隐倔强。

  “苏浅眉在这里么?”

  外面忽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尖细女声,苏浅眉周身一震,眸光迅速扫向牢房的门口,等着那个女人出现。

  片刻后,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华服裹身,穿着白狐裘皮大氅,手揣红色的袖笼里出现在牢门外,隔着铁栅高傲地望过来,似笑非笑地开口道:“表嫂子,有些日子没见了,别来无恙哦……”

  牢门缓缓打开,女子移步缓缓进了牢房,六七个彪形大汉跟在后面,对苏浅眉形成包围。

  苏浅眉平静无波的迎上对方幸灾乐祸的脸,缓缓道:“我爹现在如何,暖月?”

  暖月轻蹙了一下眉,掩着鼻口扫了扫这寒风肆侵、冰凉彻骨的小小囚室,撇嘴一笑:“他若平安,你还能呆在这里么?你父亲通敌罪名已定,已畏罪自裁了,你还在这里做春秋大梦呢!”

  “什么?!”暖月的话让苏浅眉如同掉进了冰窖!父亲自裁了?这怎么可能?!她激动地疾步想要冲出牢房, “东方白在哪儿,我要见他!”

  刚刚跨出两步,便被暖月示意出手的大汉紧紧制住,反剪双手摁倒在地!

  “苏浅眉,有件东西表哥要我交给你,睁大眼睛看好了。”暖月不屑一笑,从袖笼里拿出一张纸抖开举到苏浅眉眼前。

  苏浅眉目光慢慢移了上去,下一刻她怔住了,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映入眼帘!

  “休书?”

  “对,你已是罪臣之女,更是带罪之身,再无资格再做他的王妃!”暖月得意地拿着休书在苏浅眉面前再次晃了晃,“念在你父女以前也立了一些功劳,他已经自杀,所以太后、皇上特意赦免,只将你的家族贬为贱籍,充军的充军,做奴婢的做奴婢,剩下的昨日全部赶出京城迁往漠河一带,你也要追随他们而去!”

  全部被贬为贱籍赶出京城?!苏浅眉眼前一阵发黑,本就憔悴不堪的身子剧烈地晃了晃,若不是被那些大汉控制,她一定会摔倒在地了。

  “还有,”暖月看着苏浅眉的表现很满意,仿佛猫抓了老鼠,看着它垂死挣扎很过瘾,她指指身边侍女金丝托盘中的白瓷小碗,“这碗药是表哥送你的,他不想见你,便请我来做了……”

  “我要见东方白!”苏浅眉不用看便知那不是什么好东西,立刻用尽力气挣扎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就这么死了!自己灵魂刚刚穿到这个世界刚满两个月,前一个月基本都是在战场上度过,后一个月就是在这破牢房!这次奉旨回京,刚到便以通敌谋反的罪名被抓了起来,一个月内受尽了折磨,本想着没有谋面的东方白可以替自己和父亲昭雪,没想到等来了这个结果!“只要眼睛没有瞎,就可以看清我和父亲是被冤枉的,若我们有反心,会回京城来自投罗网么?会等到现在才反么?!”

  “谁说你们不会?你不早就垂涎表哥么?幸亏我们明察秋毫,识破了你的诡计,苏浅眉,今日你有通天的本事也躲不过这一劫!上!”

  暖月眸中滑过狠戾,使了下眼色,一个大汉拿过小碗,指挥其他几个七手八脚狠狠撑住苏浅眉的脸颊,捏住她的鼻子,强迫她张开嘴,将那碗汤渣都不剩倒进了苏浅眉的嘴里。

  苏浅眉几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机械般喝完后,被那些大汉随手一丢,重重跌倒在地,脸埋进了年深日久的稻草里,几近虚脱地大口大口呼吸着带腐味的空气。

  “将她丢出城外!”暖月嘴角闪出一个恶毒的笑,苏浅眉终于要死了,她在镇南王正妃这个位子上呆了半年,时间太久了!

  得到命令,一个大汉拎小鸡一般将苏浅眉捞起来,扛出了牢房,另外几个跟着一起上了马车,往城外赶去。

  苏浅眉力气似乎被全部抽走一般,无法挣扎一丝,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肆意窜着,阵阵剧痛随着那莫名热流滚滚而来!她眼前发黑,金星乱冒,呼吸几乎停滞了,只一瞬间,冷汗冒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缓过这口气,肚子里忽然一阵绞痛!

  苏浅眉不由呻吟着捂住肚子,那种捶心裂肺的痛,足可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分裂,像被人从中间狠狠撕开一般! 

  车轮压着雪地的吱吱声仿佛催命似的碾过苏浅眉的每一根神经,一股热流从她口中缓缓流出,她知道,那是夺命的腹腔血液,回流到胃里,再由胃流出,妈蛋,这种死亡的感觉在难言的疼痛中越发清晰了!

  忽然,车子停住了,苏浅眉被解开锁链,毫不留情地掷出车外,身子风筝般划了一个短短的弧线,陷进路边的深雪中。

  马车吱吱的响声远去了,四周安静下来,只有簌簌的雪声。

  苏浅眉衣襟一片红色的狼藉,在雪白的映衬下格外瘆人,那热流伴着尖锐的痛在不断的带走身上的热量。她的力气渐渐的变小变弱变无,最终,蛇般曲伏地上,惨白的小脸进了冰冷的雪中。

  又一阵剧痛过去,她蜷着身子微微喘息,眼眸微闭,长长的睫毛轻覆着,憔悴至极的容颜闪出了死人般的灰绿色,跟着,身体里的热流急切地朝各处奔来--她的眼睛、鼻子、耳朵不断的溢出鲜红!

  苏浅眉艰难的伸手摸了摸鼻口,看着满手的血迹,她无力又恨恨地轻勾一下嘴角,是谁要这样彻底的害自己和父亲,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刚刚和自己,不,确切的说,和自己前身成亲东方白充当了什么角色?为什么从自己被抓他就一面都没有露,只在最后来了这么一手?!那暖月若惟他马首是瞻,没有他发话,怎么可能敢给自己喝毒药?! 

  上辈子自己经过那么艰苦的魔鬼训练成为一名特警,缉毒、打黑,真刀实枪地出生入死,最终在一次伏击战中被对方阻击手打中,魂穿穿越到了这里,在女主受伤死去的时候进入她的身体,刚刚对这个世界熟悉了一些,准备继续当个女将时,又被小人陷害!两次都死的这么憋屈,不甘心!

  “若苍天有眼,我必当再次回来这里,欠了我债的人必要全部偿还……东方白,你对不起我,不配为我夫婿……”

  漫天风雪中,苏浅眉慢慢闭上了不甘的眼睛,两行热泪从眼角流出……

----------------新文,女强、宅斗、商斗、宫廷算计、爱情阴谋等等,各种因素都有,喜欢的亲请点击收藏,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