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嫡长女

第二十七章 赵莹的威胁

重生之嫡长女 夏日粉末 2461 2013-06-17 20:58:11

    因为赵可然抛下的惊雷般的消息,林溪染也没有什么心情再品茶了,很快就找了个借口告辞了。

  林溪染离开后不久,赵可人也借口不舒服,离开了前厅。看着赵可人的背影,赵可然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痛快。想来这件事也足够赵可人筹谋的了。既然赵可人那么想要嫁给林溪染,那么她就一定会阻止爹娘为她找亲事这件事,还有,她应该也会开始想办法该怎么去谋夺自己的婚约了。这辈子,她可不会在傻傻地被陷害了。

  赵可人脸色惨白地回到了夏雨院,跟在赵可人身后的闲云看着她的样子,十分担心。

  “小姐,你没事吧!”闲云一边问,一边给赵可人到了一杯水,“来,小姐,先喝口水。”

  闲云一直跟着赵可人一起长大,对于赵可人的心事,她是十分了解的,同时她也为赵可人感到不平。毕竟,大家都能看出相对于大小姐,二小姐更加出色,可是,却因为出生晚那么一刻钟,就失去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对于林世子和二小姐的事,她是知道的,她也知道二小姐现在为什么那么烦躁。但是,她就算想安慰,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我没事。“赵可人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赵可人现在的状况,就只能用心乱如麻这四个字来形容了。自从刚才听到那个消息以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很乱。不过,虽然事情出乎她的意料,但是似乎又在清理之中,毕竟现在自己已经十三岁了,还有两年就及屏了,现在议亲也的确是时侯了,但是,她心里却是万般不愿。现在,祖父还没有选择爵位的继承人。虽然,爹爹位列太师,名义上是辅助国君之臣,但是却没有什么实权。要是选择婚事的话,爹爹一定会选择有助于他继承侯位的亲事。那样,就算再好,也是比不上忠义侯府的。

  从小到大,她的心里就十分不服气,自己和赵可然明明是双生子,但是,什么好的东西都是赵可然的。尤其是忠义侯府的亲事。其实当初,指腹为婚的是忠义侯和赵可然姐妹的祖父,也就是现任的镇北侯两人商议的。当初指腹为婚的是忠义侯的嫡长孙和镇北侯的嫡长孙女,可是当初秦香荷生的却是一对双生子。可是当初说好的,是嫡长孙和嫡长孙女的婚约。所以,早出生一刻钟的赵可然就得到了这门婚事。

  自从懂事以后,赵可人就比旁人要更加努力,因为她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她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出生的姐姐,可是就是因为姐姐比自己早一刻钟出生,成为了嫡长女,就比自己幸运,得到了这么一门人人称羡的婚约。而自己就因为晚一刻钟,就与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失之交臂。所以,她要努力,她要表现得比赵可然出色,她要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赵可人才是最出色的。最后,她成功了,她的名气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而且,连忠义侯世子林溪染都受到她的吸引。

  可是,今天赵可然的话却让她大失方寸,毕竟现在和林溪染有婚约的人是赵可然。如果,现在自己订亲了,那么将来就算林溪染和赵可然解除婚约,那也绝对轮不到自己的。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一想到这,赵可人心里就十分烦躁。

  就在这时,夏雨院的一个小丫鬟进来了。

  “有什么事吗?”

  看到小丫鬟平儿进门,赵可人却一点好脸色也没有。

  “回,回二小姐的话,三,三小姐来了。”看到二小姐的脸色不好,平儿十分害怕。

  平儿只是夏雨院里面一个三等小丫鬟而已。虽然外面的人都称赞二小姐端庄大方,秀外慧中,但是,在夏雨院当差的人都知道,二小姐的脾气十分不好,一有什么事情,就会拿他们这些下人出气。所以一看到赵可人的脸色不好,平儿就害怕,连话都说不好。

  “畏畏缩缩的,干什么,我虐待你了吗?连话都说不好,你还有什么用?”

  赵可人的心情很不好,说完以后,就随手把杯子往平儿的方向砸去。

  平儿的额头被砸出了一道,伤口正在冉冉地往外冒血。但是她却不敢哭,生怕一出声又会受到二小姐的责骂。

  “好了,平儿,你先下去吧!”闲云扶起平儿后,又加了一句,“下去以后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知道吗?”

  “知,知道了。”平儿畏畏缩缩的离开了。

  很快,赵可人就已经收拾好情绪了,吩咐道,“闲云,请三妹妹进来。”

  看到赵可人恢复了常态,闲云才把赵莹领了进来。

  “三妹妹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想起来看二姐姐我呢?”

  一看到赵莹进门,赵可人堆起一脸的笑容迎了上去。

  “二姐姐说得是什么话,妹妹我来看姐姐,那是天经地义的。”

  “呵呵!”

  两人坐下来,一直东拉西扯的,终于赵可人有些不耐烦了,直接说道,“三妹妹,二姐姐今天有点不舒服,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那能想让姐姐我休息一下吗?”

  听到赵可人的话,赵莹也不再绕圈子了,“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妹妹今天来,的确是有事想要二姐姐你帮忙的。”

  果然,就知道她来是有目的的,赵可人的眼中闪过讽刺,可是面上还是十分诚恳的说道,“妹妹有事就直说,要是姐姐能帮忙的,绝对不会推辞。”

  “是这样的,二姐姐不是要和金嬷嬷学刺绣吗?”赵莹直接提出,“妹妹我也十分仰慕金嬷嬷,也想跟金嬷嬷学习,希望二姐姐能帮忙。”

  赵可人心里冷笑,就她一个庶女,还想跟金嬷嬷学习,还真是痴人说梦。

  于是,赵可人面露难意,“这件事,不是姐姐我不想帮忙,而是爱莫能助。毕竟,这次是舅母让我们去学的。我怎么好意思再带你去呢?”

  “是吗?”赵莹突然转移话题,“二姐姐,你知道吗?现在荷花池里的荷花开得正好呢!是赏荷的好时候啊!”

  赵可人眯起了眼,不知道赵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赵莹看了赵可人一眼后,继续说道,“不过,赏荷的时侯可是要小心,要是像大姐姐一样不小心掉下池子里那就不好了。话说回来,那天二姐姐你和大姐姐去赏荷的时侯,怎么不叫上妹妹我呢?不过还好,妹妹我自己过去了。到了那里的时侯,刚好看到大姐姐‘不小心’掉进荷花池了。不过二姐姐你那时候忙着呢?所以妹妹我不好打扰。”

  赵莹在说到“不小心”三个字的时侯,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你——”赵可人心里一惊,没想到那天她推赵可然下水的时侯,赵莹竟然看到了。

  “二姐姐,你说,金嬷嬷的事,你能帮我吗?”赵莹故意用渴求的眼光看向赵可人。

  “那当然,姐姐一定会尽力的,妹妹你就先回去等姐姐的好消息吧!”赵可人的眼中充满冷意,可是脸上却还是挂着笑。

  “那我就谢谢二姐姐啰。”赵莹福了一下身子后,满脸笑容地离开了。

  看着赵莹的背影,赵可人浑身散发出冷气,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毒。赵莹,看来还是小看你了,竟然敢威胁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