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嫡长女

第二十六章 林溪染到访

重生之嫡长女 夏日粉末 2017 2013-06-16 19:26:54

    申时一刻的时侯,赵可然终于带着珑儿回到了府中,不过才刚进门,就有一个小厮走了过来,看样子神情有点着急。

  “大小姐,你总算回来了。”那小厮一看到赵可然,马上就迎了上去。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赵可然问道。

  “大小姐,林世子来了,现在正在前厅呢!”那小厮马上说明情况,“二小姐正在招呼呢!她吩咐,一旦大小姐回来了,就马上请您到前厅。”

  林溪染来了,可人在招呼?赵可然的眼中射出一道冷光,现在两人应该相谈甚欢吧!可人让自己一回来马上就到前厅去,自己可不能辜负她的“美意”啊!

  “珑儿,你先把书拿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去前厅就好了。”

  说完,赵可然在小厮的带领下,来到了前厅。还没进入前厅,就已经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了,看来自己想的没错,两人现在聊得正高兴呢!以前的自己,看到他们相处融洽的情景,都会觉得十分高兴,觉得自己的未婚夫能和自己的妹妹和睦共处,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却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在肖想自己的妹妹,而自己的妹妹在谋夺自己的位置。两人早就暗通款曲了,只有自己还在傻乎乎地以为,两人只是普通的姐夫和妹妹。想到这,赵可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在前面领路的小厮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赵可然的讽笑,感觉十分奇怪。但是,能在太师府当差的,都不是等闲之人,早就练就了一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本事了。所以,对于赵可然的神情,他只当没看见,在前面专心引他的路。

  就在踏进前厅的前一刻,赵可然脸上的讥讽的神情马上消失地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羞涩。一进入前厅,赵可然就看到林溪染和赵可人正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赵可人的眼中充满甜蜜,脸上也浮起了两朵红晕,看起来十分娇媚。林溪染一身合身的长袍,显得俊逸潇洒,他看着赵可人的眼神中充满了宠溺和爱恋。林溪染的俊朗不凡,赵可人的娇媚,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确十分相配。如果,旁人看了,一定会感叹一声,好一对璧人!不过赵可然看了,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心里却是满满的冷意。

  “姐姐,你回来了。”一看到赵可然进入前厅,两人马上停止了交谈,赵可人站起来迎了上前,“世子听说你病了好几天,特地来看你的。不过不凑巧,你正好去万安寺上香了。”

  是来看她,还是来看赵可人,那可说不准呢!

  赵可然心中冷笑,可是脸上却是一副羞涩喜悦的表情。她微微福了一下身子,“谢谢世子的关心,可然现在已经痊愈了。”

  看到赵可然,林溪染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厌恶和冷漠,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可然,你身体痊愈那就好了。”

  “无论如何,都得谢谢世子的关心。”虽然林溪染眼中的厌恶和冷漠一纵即逝,但是赵可然还是捕捉到了。看来林溪染的确很不喜欢自己,无奈推不倒和自己的婚约。

  “好了,都别站着说话了,我们先坐下吧!”赵可人在一旁插话,神情显得娇俏可爱。

  其实,赵可人是特意打断两人的。看到赵可然和林溪染的互动,赵可人只感觉到怒火中烧。虽然她知道,林溪染喜欢的是她,可是她也十分清楚,和林溪染有婚约的人是赵可然,而且这桩婚约是推不掉的。无论林溪染多么喜欢她,在别人眼中,林溪染的未婚妻是赵可然,而不是赵可人。

  很快,三人就各自落座了。

  “姐姐,你看世子多有心啊!”赵可人率先开口,“一知道你病了,马上就来看望,让妹妹我好生羡慕啊!”

  她都病了这么多天了,都已经痊愈了,才来看望,还真是有心啊!

  虽然心里在冷笑,但是赵可然的脸上却充满了甜蜜,“妹妹不用羡慕,将来妹妹要是定了亲事,相信以妹妹的才貌,未来妹夫一定会对妹妹更好的,到时候就是我羡慕妹妹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一愣,“姐姐说笑了,那都是没影的事。”

  “妹妹别害羞了。”赵可然神秘一笑,“什么没影的事。”

  赵可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后,轻轻一笑,就投下来一枚惊雷,“妹妹还不知道吧!爹娘都觉得妹妹已经该是议亲的时侯了,正准备给妹妹你说一门好亲事呢!”

  一听到这话,赵可人大惊失色,脸色惨白。林溪染也皱起了眉头,差点不小心把茶杯都给摔碎了。

  可是说完以后,赵可然却又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品着茶,似乎浑然不知她刚才的话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反应。的确,要是按照上辈子的发展,赵可人是绝对不会在这么早就被父母议亲的。不过,这一辈子,赵可然可不想再像上辈子一样站着挨打了。他2要化被动为主动,掌握事情的发展。所以,前几天,她就已经暗示父母了,而且,他们也动心了。

  “姐姐,你说得是真的吗?”赵可人脸色苍白,“你是听谁说的?”

  “还能有谁啊?”赵可然笑着回道,“当然是挺爹娘说起的啊!妹妹放心,爹娘这么疼你,一定会为你选一户好人家的,绝对是皇侯将相的,一定配得上妹妹你的美名。”

  “是吗?”赵可人笑得十分勉强,仍不死心地问道,“姐姐会不会弄错了?”

  “当然不会。”赵可然保证道,“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听错呢?妹妹,你就等着爹娘为你择一门好亲事吧!”

  接下来,赵可人和林溪染似乎都显得魂不守舍的,只有赵可然一人在细细的品着茶。赵可然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另外两人的不自然,先闻了一下茶后,又细细的品了一下,在配上一块糕点,真是惬意。

  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赵可然在心里感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