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旧爱,请自重!

第五十二章 让谁欺负?

旧爱,请自重! 开心果儿 2225 2013-06-28 10:31:35

    第五十二章

    身体在颤抖,不住发软,对面的男人眸子像只狂戾的兽,随时要将她撕裂。

  

  顾晚的心在颤抖,在李维安扑向她的时候,伸手就朝着他一个耳光。 

  

  “打我?”李维安擦了擦额上的血迹,伸手便是几个巴掌,“顾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在我这里就是贞洁烈女?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爬上欧以宸的床,凭你一个唯.念公司能接嘉恒的单?妈的,给脸不要脸,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一声踢门的巨响,李维安低咒一7声,这个时候闯进来的服务生,简直是太没有眼色了!

  

  “你他妈的……”

  

  后面几个字来不及说出口,便被一个猛力甩到了墙角,额头受伤的位置再度重重地撞上,眼前一片血色,他甩了甩脑袋,看清男人的脸,顿时像被雷劈中了一般。

  

  “欧欧,欧……总”

  

  双腿发软,连字音都完整不了,欧以宸的目光撒旦一般,只淡淡地扫过他一眼,便脱下外套披在顾晚身上。

  

  腿软得没有力气,在听到他阴冷的一个“滚”字之后,连滚带爬地爬出了房间。欧少不是出了名的对女人绝情吗?就算跟他的女人,他也没有什么情面可讲的,难道说……是顾晚的新鲜期还没有过?

  

  顾晚脸色潮红,脸颊还有着被打伤的红肿。黑眸闪过一道寒光,他的手拨开她额前的秀发,手却被猛地抓住。

  

  顾晚困难地睁开眼睛,如黑潭一样的眸子,心微微一缩,顾晚倾尽力气,沙哑地开口:“不要你解……送我……上医院……”

  车子急速飞驶。

  

  药性在持续发挥,顾晚紧紧地咬唇,手心攥紧,才困难地发出几个音来:“我要去医院,求你……带我去医院……”

  

   “欧以宸,送我上医院……”

  

  “药物对身体有伤害。”

  “我不介意,你送我去……”

  “我介意。”

只看到男人的唇轻轻启动,顾晚却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片空白之间,什么都是恍惚的。

***

醒来的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思绪跟着回转,定格的那张俊美的睡脸,她只觉得脸上被谁猛刮了几个耳光。

  

  欧以宸……

  

  是欧以宸……

  

  有那么些似梦似真的回忆一点点地蹿入,她的脑袋嗡嗡作响。身子遍布青青紫紫的印记,昭示着昨晚这场战事有多激烈。

  

  顾晚只觉得头晕目眩,掀开被子一下子冲进卫生间,任冷水冲刷着她的头脸和身体。

  

  这个时间,这种温度,冷水淋到身上也是刺骨的疼。可是再疼又怎么样?能有心疼吗?她曾经对自己发过誓,不会跟这个男人再有什么牵扯,可是从他出现开始,牵扯还会少吗?现在,竟是把自己送到他床上去了……

  

  呵呵,她自嘲地笑,想到了那年生日,她喝得有些醉意,双手攀住他的脖子,笑着扬眉:“欧以宸,今天是我生日,送我一份礼物好不好?”

  

  他的眉眼一如既往的冷峻:“什么?”

  ,

  “亲我。”她的脸羞涩地一红,双手移到了他腰间,声音低低的,“或者,抱我,再或者……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他的眉拧了拧,手抬起她的下巴,“什么意思,不明白。”

  

  不明白?她又急又恼,又有些害羞,水汪汪的眸子荡漾着一池春水:“你怎么不明白?就是,就是……就是昨天那个秦可欣她,她想跟你……那个什么的……”

  

  “那个什么?”他好整以暇,看着她羞红的脸,顾晚咬咬牙,伸手笨拙地解开他上衣的纽扣,她解得很认真,眼神专注地看着每一个纽扣,却是半天都没解开一个。

  

  “笨蛋!”他低斥,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绯红的脸。

  

  “你在干什么!”门前阴冷的声音响起,待欧以宸看清了顾晚在做什么,他的怒火一下子蹿到心口的位置,几步上前关住了水,一边扯过浴巾咆哮,“你疯了!这么冷的水!”

  

  “你放开我!”他的手指一碰到她,她就歇斯底里地惊叫起来,无奈那双手臂紧得跟铁一般,硬是将她抱到了床上。

  

  这是什么状态?整个人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打捞上来,头发一直滴着水珠,一双清冷的眸子只盯着自己的脚尖。

  

  “我去拿吹风机。”

  

  “我要回家。”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房间里有一瞬间的死寂,顾晚再次重复:“我要回家,欧以宸,我根本不想再看见你,甚至不想再跟你呼吸一样的空气。我明明求你上医院的,为什么你非得这样羞辱我?欺负我,果然很好玩是吗?”

  

  最后几句话,她是哭着吼出来的,欧以宸静静地看了她几秒,薄唇掀动,声音沙哑:“不让我欺负,你还想让谁欺负?”

  

***

  吹风机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聒噪,顾晚抓紧浴巾坐在床沿,这个男人,绝对有把人逼疯的能力和本领,他淡淡一句:“如果你再乱动,我不介意在你清醒的时候把刚才的事情再做一遍,你可以试试。”

  

  她微微别开视线,脑海浮现的画面却是疯狂的第一次。

  

  那个时候的她,爱他爱得那么深,只是一次吃醋,就可以轻易地把自己交付出去。

她明明那么害怕,眼底却是坚定的,把自己交给她,她从没有怀疑过。

  

   她想了那么多种美好的未来,现实却告诉她,什么叫做可笑,什么叫做可悲。

  

  吹风机的声音停止,没有了聒噪,却是另一种窒息的安静。

  

  “为什么会跟他一起吃饭?”看着她抗拒的样子,他的眉拧起,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若不是他刚刚看到了她的身影,她现在会是什么状态?

  

  “你不知道李维安是禽兽吗?孤身一个人,竟然也敢跟她去吃饭?你知不知道医院里他经手的医生护士有多少?”

  

  “你是策划公司,他是院长,你为什么会跟他有纠葛?”

  

  “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找我?”

  

  他烦躁地掐灭烟头,这个女人根本就没在听他说话,她身上的每一根毫毛都在跟他抗拒。

  

  顾晚抿着嘴只是不说话,可笑,找他?她让他为爸爸找个好医生来治疗吗?她太清楚,欧以宸恨不得顾唯宪下地狱。

  

  “顾晚!”咆哮的声音,他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两双眸子就那样僵持对视着。

  

  “今天在这里睡,我去书房!”狠狠的关门声响起,顾晚愣了愣,看着门板,觉得浑身虚脱。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旁边有一套衣服,从里到外都齐全。

  

  顾晚正翻了个身,却听到上楼的脚步声,还有一道急促的嗓音尾随其后:“甄小姐,欧先生不在,你先到楼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