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帝女重生

60-64:重生

帝女重生 宿文亚 1270 2013-09-04 13:38:51

    将怀中的小女人轻轻放置在木床上,上官浅落抬起大手,一记掌风便扫灭了屋中那晃动的微弱烛光。

  “你……这是作何?”萧倾雅拖着哀哀的气息,艰难地的询问道。这屋中烛火一灭,顿时黑漆漆一片,就算男人除下他脸上那张银质面具,恐怕她也看不清他的长相了。莫不是:“你不想对我负责?”思索再三,萧倾雅一语问出,将上官浅落问的身躯一抖。

  “这……”他不是不想负责,而是暂时没法负责,因为他的身份暂时还无法与任何人表露,包括眼前的小女人在内。别人看出那是别人的事,他却不能言表。

  “你若是不想负责,那我宁愿去浇那冷水。”萧倾雅心中莫名的怄火,小手使劲一撑木床,挣扎着就要下地,只是男人挺拔的身躯,却刚好堵住了她的路。一头撞上去,她又绵软无力的坐回了床里。

  “公主,在下不是不想负责,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若是他日公主不弃,待战乱平息,在下定会进宫当面奏请圣上。若是那时,公主不愿要在下负责,若是心有所属的话,在下……”

  上官浅落的一席话还未说完:“不!我没……”萧倾雅眸光流转,含羞默默道:“没心有所属!”上一世,她确是瞎眼的看上了林将军那样一个烂人,而错过了他。今生,再世,难道她还要瞎眼的再去相中别人,而错过他吗?!答案当然是不会。

  “那……”上官浅落眸光闪烁,忽的微微一定:“那刚刚出门的那位俏公子?”那官浅落分明就是上官浅落所扮,如今他却为了护住那个身份不被小女人拆穿,而故意装傻询问道。

  “他……”莫不是他们两人没关系!一切只是自己太多心!萧倾雅不免苦苦思索道,只是药物的煎熬,让她脑中空空,想捋出个头绪谈何容易:“她是名女子,是军中的洗浣女,公子早前也见过她的。”

  “哦?!是她!”上官浅落发出微微的一丝沉吟,黑暗中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起大手轻轻地除下脸上那遮盖着妖娆容颜的面具。闻声辨位,准确无误地执起女子巴掌大的小脸,缓缓地将自己那湿热的薄唇凑了上去:“公主……”

  只是低低的一声唤,似炽热的渴望,更似深不见底的蛊惑。

  身下的小人儿初经人事又是在药物的作用下,上官浅落也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两人唯有走一步算一步,慢慢摸索,勇敢的大胆尝试了!

  男人的身躯渐渐地绷直,大手紧紧一扣,拥住女子腰肢的手臂,在顷刻间栓的更紧。而女子,身躯猛地一颤,朝后仰去,弯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这样的动作,维持的久久。

  动荡的情愫几乎传遍了两人的全身。片刻后,萧倾雅无力的身躯一软,一头扎进上官浅落结实的怀抱里,沉沉地闭上了双眼,她好累,好困,好想睡。

  而男人好像早知会是如此,摊开大掌,长臂舒展,将女子绵软的身躯,盈盈一揽,温玉抱满怀。

  慢慢地撤身,在尽量不惊扰了酣然入睡的女子的好梦的情况下,将两人缠扰在一起的身躯慢慢地拆离,再将那酣睡的小人儿轻轻地放置在床榻上,大手绕过她的颈项,垫在她的头下,以手臂作起她的棉枕,唇角维扬,勾出一抹妖娆的倾世笑靥。

  “睡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呢!”上官浅落的声音是说不出的宠溺与关爱!

  时隔多年,他竟还有机会,将她再一次的紧拥入怀,而且待到今夜之后,身侧的她竟是完全的属于他一人,这是上官浅落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老天竟是如此的眷顾他?!难道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