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帝女重生

3:叛国公主之死

帝女重生 宿文亚 1379 2013-08-05 11:31:14

    狱卒一看萧倾雅这般的模样,心知自己说错话了,可是想劝又搭不上话,只得垂着头,哀声叹气的,锁了牢门,走了出去。

  大牢里再次重回孤寂。萧倾雅就呆呆地坐在草垫的牢床上一声声地念叨着,只是漫长的寂寥在不多时却被打破了。

  “怎么又送食盒来了,刚刚不是才送过吗?!”负责把守的狱卒顿感惊讶不已,刚刚才送个,公主就没吃,怎么现在还送啊!

  “嘘,小声点,这是上面的意思,想来也是最后一顿了!”那来送饭的狱卒压低了声音。

  “什么意思,元帅不是为公主求情了吗?怎么?没求下来?那元帅不是白在金殿外连跪两天两夜了。”

  “仅凭元帅一人怎么可能求得下来,而且,那南阳使者你知道是谁吗?”

  “是谁?”

  “可不就是南阳的林大将军,我们元帅的死对头。他能不跟元帅故意唱反调才算怪了!”

  萧倾雅听着两个狱卒你一言,我一语,晶莹的泪珠断了线般的往下落,萧倾雅啊萧倾雅,认清林豺狼丑陋的嘴脸的同时,你也该庆幸,庆幸这世上依旧有人肯对你好,只是他的付出值得吗?

  “公主,您就多少吃些吧。”说着狱卒又不厌其烦地打开了牢门,将那一盘盘的菜取了出来,一一摆上桌。

  哗啦--萧倾雅横手一挥,故意将那饭菜全挥到了地上,并横手一推撇开狱卒,直接奔那大氅的牢门。

  “公主……”狱卒吓得当即白了脸,莫非公主听见了刚刚自己与另一人的对话,所以想趁行刑前逃走不成?!这可怎么得了。

  “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无名,你给我出来!”谁知,萧倾雅只是奔到了门畔,并未有跨出牢门逃命的念头,她只是大声地呼喊着,以她对林豺狼的了解,若是今夜就是她的死期,那林豺狼断然会唆使那个为她求情之人来监刑。

  果不其然,脚步声由远及近,同样的身披金甲,可是异于那日城墙上的铁马金戈:“公主,您是在唤臣吗?”银色面具下露出的依旧是那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只是如今他的双眼暗淡无光,早已被疲惫和绝望磨光了菱角。

  狱卒先是一愣,再是迅速转身,将这最后的时间留给在场的男女!

  萧倾雅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料中事实的感觉会是这般的痛苦难当,她慢慢地抬起手,一点点靠近男人脸上遮住容颜的银色面具,只是就在相距一线时。

  男人飞快地朝后猛退了一大步。

  “呵呵。”唇角牵动,萧倾雅自嘲的一笑。凤眸低敛,直望见银面男子手中攥紧的一只酒壶:“太好了,竟然有酒,此刻正是该畅饮之时啊!”这是一壶穿肠毒药,萧倾雅明白,他们竟能给她这叛国公主留个全尸,她真该千恩万谢了才是。

  “我父王,母后都好吗?”接过那酒,萧倾雅边以手摸索着酒壶的花纹边悠悠地询问道。

  “好。”男人微扬起头,银色的面具竟染上了滴滴晶莹的水痕,是泪,烛光微韵,将他的泪映得莹亮极了。

  “那就好。”萧倾雅微微一颔首:“元帅,我该走了,要不路上太黑,我怕我会迷路。”抱着那酒壶仰头闭眼一饮而尽,只消片刻,腹中便如刀在绞,黑色的血更是盈溢了她的唇角,她怎么擦都擦不净,身躯一个倾斜,她仰头朝后倒去。

  男人就在此时大步上前身后一挽,将她紧紧拥进怀中。

  “想不到你怀中这么暖。”萧倾雅悲戚戚的一笑,耗尽最后一丝气力艰难道:“谢……谢你,能陪,陪我到最后……我,我真想看看你的……”伸出的小手在碰到男人那银色面具的瞬间无力的坠落。

  “倾雅!”男人的泪水肆意的挥洒,撤天的悲鸣让天地为之震颤:“为什么我救得了萧晴国,却没用的连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为什么,老天你要待我如此不公!”大手抬起,轻轻将容颜上的银质面具取下,面具下的男人有这一张堪比女人还美到令人窒息的倾世容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