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废材重生,逆天狂女

022羡慕

废材重生,逆天狂女 玄月狂舞 1571 2013-11-01 08:14:35

  如此聪明的!怎会被误认为傻子?端木漓微笑着点了下头,他很明白柳含香的意思,一个废物都有人煞费苦心欺负,要是知道她有修复经脉的可能,不得杀之后快。

日初东方,夜幕尽散

柳王府最西部,破旧的小院子里,偶尔传来轻轻的交谈声,那是封玉儿与封果儿正在互相吹捧。

“主子,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厨艺怕无人能及了。”封果连收拾桌上的餐具边说道。

“那也是你这个师傅教得好。呵呵……”想当初自己学做饭可是封果儿手把手教的,封果是她二十多年前无意中救起的一个陌生人,因为年龄相仿,所以非常投缘,碰巧封果儿又无家可归,便留在她的身边,后来与她一起进了王府,可惜她的境况不好,否则早为封果儿寻了个好人家嫁了,想到这,封玉儿全身围绕着淡淡的忧伤。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主子天生聪颖,无师也会自通的。这辈子能跟在主子身边,是封果儿的福气,哪天主子要是不要封果儿了,那我就一头碰死。”相处了二十几年,封果儿太了解她的主子,她总觉得对不起她,没给她指个好人家,其实就算她指了,自己也不会嫁,从主子救她那天起,她就发誓一生都不会离开她身边。何况,现在主子的修为没了,更需要她的保护。

“就会胡说。”封果儿的话,让封玉儿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心中乌云散了一片。

柳含香默默看着眼前两个人,那种化不开的情意,让她从心底升起羡慕,嘴角轻轻扬起,封玉儿很幸运,至少身边有个誓死追随的封果儿。

有什么好羡慕的,它也会誓死追随主人的,柳含香怀里一团白色毛球有些不满的弓了弓身子,表示它的抗议。它的命是主人救的,它的眉间有主人血契,虽然它的神识清楚主人并不是有意滴血认主,却已经形成了事实,她是它一生的主人。

“球球,你气什么?”柳含香收紧了双臂,小东西生气了,说来也奇怪,自从小东西醒了,她就能感应到它的喜怒哀乐,她曾偷偷问端木漓为什么会这样,那货竟只是扯了扯嘴角,轻飘飘丢出三个字‘自己猜’,自己能猜到还用问他?

两天没见到端木漓的影子了,三天前,他答应帮她修复经脉,又把她七天需要服用的丹药留了下来,就消失不见了,估计是准备需要的药材去了。但愿他能准备的充份些,自己也占他点好运气,结束这十五年废物的生涯。

‘吱嘎’一声,院门被有推开,脚步从外面传来。柳含香神经一绷,双眼一眯,视线透过敞开的门射向外屋,这些天小院一直很安静,没有外人进入院子,忽然来人,决对的无事不登三宝殿。

封玉儿身形一顿,紧走几步到外室门口,紧张的盯着院门走进来的人影,香儿伤了这么久,从没有来问候过,这忽然来人,封玉儿脑中警钟“当!当”大声敲响,心被高高提起,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走进小院的是柳绝尘外室的小侍柳权,他一走进破旧外室,忙抬左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嘴角一撇,带着讥讽,狭长的双眼淡淡的扫了一眼封玉儿,封果儿,又探头探脑望了一眼坐里室低头静坐的柳含香,最后视线停在封玉儿脸上时不加掩饰的兴灾乐祸,“封玉儿,王爷喧你去正厅。”

“大胆柳权,主子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封果儿见树权如此嚣张,大声喝道。

“你,你,你凶什么?从今个起,她就不,不是什么主子,不,不光我能直呼,全柳王…王府都能呼。”树权显然很惧怕封果儿,脸色有些苍白,身体微微的哆嗦一下,话也说得不那么流畅。

“那再说句试试,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封果儿双眼圆瞪,向着柳权冲去,吓得他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我,我只是来传…传话,王爷命你们马上大正厅。”这个姑奶奶他可惹不起,那可是天阶六级颠峰角色,杀死他只是抬抬手的事,他还是离她远点好。

“滚……主子?”封果儿起身就要往外冲,却被封玉儿一把拉住。

封玉儿轻轻摇了摇头,一个下人而以,何必一般见识,柳绝尘这时宣她去正厅不知道是什么事?别是又要找香儿的晦气,她有些担心的回头望了望安静的柳含香,不知道说什么好。

柳含香扬起一抹冷笑,该来的躲不过。她将手里的小东西抱到床上,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裙,转身来到封玉儿身边,搀扶着往正厅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