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废材重生,逆天狂女

003你威胁我

废材重生,逆天狂女 玄月狂舞 2191 2013-10-23 20:42:08

    石室阴暗,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空气中充满了潮湿发霉气味,还带着刺鼻的血腥。

  一个瘦小的身体被悬挂在室内,一双手腕被锁链铐起直达室顶,两脚离地,前后不停的摇摆晃动着,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皮开肉绽的伤痕,深见白骨。殷红的液体顺着破烂的衣角,滴哒的掉在地上,她的脚下形成一摊血水。

  “来人,把她给我泼醒。”柳绝尘站在不远处,左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右手握着一条黑色的鞭子,鞭身上还带着细细的鳞片,沾着点点的腥红,闪着阴森的光。柳绝尘双眼圆瞪,怒火中烧的瞪着眼前的人。

  “啊啊……”凄历的惨叫瞬间响起,晕死的小人全身哆嗦着醒来,身上烈火燃烧的炽痛,伤残之躯抖个不停,呼吸沉重而紊乱。

  “娘,香儿疼……”一双混沌迷芒的大眼,四处搜寻。“啊啊……”在见到男人的一瞬间,更大的尖叫声响起,眼里的恐惧不言而预。

  “闭嘴……”男人青筋暴跳,面色青黑,又一次扬起皮鞭“啪!”的声响回荡在室内,皮鞭再次从小人身上落下丑陋的伤口。

  “啊,呜呜……我要娘,我要娘”女孩的哭喊声再次响起。如此懦弱,只知道哭泣的傻子,怎么会是他柳家的种,男人怒得眼睛都要喷火了,拿着鞭子的手抖了又抖,发泄似的抽,“啪!啪!啪!”狠狠的抽打。

  对,他就是在发泄,因为他恨,他们柳家几百年精英倍出,代代人杰,偏偏到他这一辈,竟生出一个废物,不仅没有灵基还呆呆傻傻,污点,耻辱,不但破坏了家族的完美,也让柳家轮为全麒麟大陆闲聊的笑谈,如今炎王亲自登门退了亲事,柳家又因她填了一个茶余饭后的笑柄,他怎么能不恨,上辈子,他到底造了什么的孽?得到如此报应。

  “娘,我要娘……娘”女孩喊叫声越来越微弱,眼神涣散,苍白如纸的小脸满是恐惧和害怕,心里唯一期盼着娘却没有来救她,失去生气的大眼里载满了晶莹的泪水,爹爹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好怕,娘,快来救救香儿,女孩苍白的小脸充满希冀的四处找了找,终是被失望代替,眼里闪电似划过的不甘没能阻止慢慢合上的眼帘。

  “香儿,香儿,我的孩子……”踉踉跄跄脚步声直奔石室而来,封玉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没有让自己的女儿睁开合起来的双眼。

  “砰!”石门大开,封玉儿疯了般冲了进来,狠狠的撞向柳绝尘,柳绝尘身子一晃,手里的皮鞭险些掉在地上。

  “香儿,我的香儿……柳绝尘你不是人…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封玉儿双目瞪得老大,右手捂着嘴,那小人身上横七竖八皮开肉绽的伤口,竟然露出森森白骨,滚烫的泪水“唰”的流了下来。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虎毒还不食子。

  “轰隆…..”又一道闪电穿过天空咂了下来,巨大的雷声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雷声消散之时,没有见到那双被高高吊起的手指轻轻动了动。一下两下,喉咙轻轻吞咽下一口唾液。

  嗤骨的疼痛拉扯着柳含香的神经,原来她还有感觉的,这算什么?大难不死吗?按照黑暗盟的规矩,任务失败想活着,也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那些惩罚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可是她不是被车撞了吗?就算要惩罚是不是也要等她伤痊愈?

  但是全身上下传来彻骨的疼痛感这么清晰,她百分百确定她活着,而且活得生不如死,难道是组织给她来个重茬?这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入这样的组织,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放肆!”“啪!!”鲜明的巴掌印镶在了女人白晰娇美的脸颊上,赤红的双眼狠狠的瞪着摔倒在地的女人。顺着嘴角滴落的鲜红,没能换得男人一丝怜悯,吼声震耳,打雷似得:“都是你这个贱人,生的好女儿。丢尽了我柳家的脸。”

  清脆的耳光声在寂静的石室里分外清晰,也惊醒了柳含香那脆弱的神经,忽地,紧闭的双眸慢慢睁开。

  ‘这里是...’

  好陌生的地方,难闻的气味让柳含香眉头皱了起来,却意外的扯到脸上的伤痕,疼得她身体轻轻一颤。

  四周昏暗,阴冷潮湿,到处充满着发霉的味道,这样的环境柳含香太熟悉,组织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那是关押和惩罚未完成任务的人员。可是现在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她熟悉的,包括面前的这一男一女正在争吵的两个人。

  “不管怎么说,她是柳家的血脉,你扼杀亲生女儿,不怕被世人戳断你的脊梁?”女人左脸已经肿得老高,可是她仍然无惧迎视着柳绝尘,那不停抖动的身体泄露了她心底的恐惧。

  亲生女儿?是说她吗?柳含香大脑有半秒的停机,双眼慢慢眯了起来,只留了一条极细小的缝隙。

  “你认为本王现在还会怕被戳脊梁?”柳绝尘阴狠的眼里划过一抹流光,封玉儿说的不错,就算他再不待见这个废物,她终究是他的女儿,要是真得打死了,他肯定会遭人指责,那更加会给祖上摸黑。可是他却没有因此停止自己的言行,他不能让封玉儿知道他有所顾忌。

  “王爷可以不怕,柳家的长老呢?也不怕吗??”封玉儿摇晃着从地上站起,仅管心里害怕的要死,强装着镇静的望着柳绝尘。

  “大胆!你威胁我?”“啪!”又一个耳光打在封玉儿白晰的脸上,封玉儿身体一个趔趄,危些摔倒,淡淡的血腥味涌上口腔,她竟然轻松的笑了,眼里那一抹坚定更加明朗,肿得变形的脸颊让人觉得有些狰狞。

  “王爷别忘了,我是封家的嫡女。”封家在麒麟大陆虽然不算是大族,却很有那么几个八阶的人物,要是嫡女无顾失踪,定会有人追求。何况封玉儿的父母健在,如果知道女儿与外孙遭遇不测,定会前来讨要说法。

  “贱人!”人影一晃,柳绝尘已闪身封玉儿身侧,用力捏住他的下腭,眼里的狠清晰可见,封玉儿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太可怕了,他真想逃的远远的,可是为了女儿,他不能。柳绝尘憎恶的抽离手,向封玉儿的脸再次狂怒狠的刮去一掌,掌声中夹杂着腭骨碎裂的声音,将封玉儿再次抛倒在冰冷的地上,温热的液体染红的衣衫,双眼一闭,陷入无边的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