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凤宠凰妻

对不住,连累你了

凤宠凰妻 怀玉 1004 2014-02-26 16:27:55

    没过几日端午便到了,依照惯例歇朝一日,云禛不用起那么早,两人辰时起床,洗漱完毕用了早饭,便准备进宫了。

  苏绾穿一袭紫色宫装,淡紫的对襟宽袖外衫上绣着繁复的绣球纹,鹅黄色的裹胸绣着精致的鸾鸟,紫色的长裙飘逸曳地。

  云禛望着苏绾有些走神,他似乎见到一名十五岁的紫衣少女正款款向她走来,唇边的笑温婉迷人,怔愣间苏绾娉婷地站在云禛面前,低唤一声:“殿下?”

  云禛回过神,见苏绾头上的头饰有些简单,便顺手将院中的合欢花采下一朵想要簪在苏绾发间,苏绾微一皱眉,往边上躲了躲,迟疑道:“殿下,不妥。”

  云禛似是完全醒过神,望了眼苏绾的发髻又望着手中的合欢花,一时大窘,轻咳一声将花扔掉:“确实不妥,本王冒犯了,王妃不要见怪。”

  苏绾笑笑,“无妨,殿下别放在心上。”

  云禛又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领着苏绾进宫去。

  宫中的赐宴向来形式重于内容,苏绾跟着云禛乘马车到了崇明殿,今日皇帝便在此设宴群臣,女眷们则赐宴于皇后的馨元宫。

  苏绾与云禛分开后,随着内侍一步步往延熹门去,才走几步便听到有人叫她,“四嫂,等等我。”

  苏绾回身,见是云葭在她身后,甚是奇怪,“公主从宫外回来?”

  云葭俏眼眯起,笑的天真灿烂,“那个广川国的姬玉公主被症出有了喜脉,皇后娘娘让我去三哥府上看看,让她不用参加今日的赐宴了,好生歇着。”

  苏绾见她出了一额头的汗,抽出丝帕想为她擦拭,云葭下意识的躲了下,随后才接过苏绾的帕子自己擦了擦额头。

  “公主可是还在怨苏绾?”苏绾状似随意地问她。

  云葭吐吐舌头,“四嫂你不知道,四哥罚得我有多凶:抄写‘女诫’一百遍,三个月不许骑马,我自请教你骑马,四哥才把罚抄改为五十遍。”

  苏绾扑哧一声笑了,“如此真是对不住了,是四嫂连累了你。”

  云葭定定看着她半晌,微叹口气:“算了,是我太任性,四哥罚的也没错。”

  两人说着话便已经踏上馨元宫前的玉桥,放眼望去一片艳红,今年京城冬季漫长,到的端午时节晚开的垂丝海棠正是盛放时期,远远望去如娇艳红霞笼在馨元宫四周,瑰丽的馨元宫更添了几分柔美。

  两人过了玉桥,便有馨元宫的宫女上前迎接,这是苏绾第一次踏入馨元宫,宽阔的玉阶上,气势恢宏的正殿如白玉雕琢成一般,伫立在高台之上,苏绾随着云葭一起踏上阶梯,见正殿门口站了许多有品阶的命妇,色彩绚丽的宫装让苏绾看花了眼,她们见到云葭便自觉让出一条道来。

  宫女引着苏绾穿过正殿,来到后庭,苏绾惊讶于这里与正殿截然不同的建筑,四处繁花似锦,小桥流水精致玲珑的小楼,一派江南园林风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