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凤宠凰妻

姐姐的一颗心玩野了

凤宠凰妻 怀玉 1210 2014-02-22 15:02:38

    苏绾起床后才发现,云禛前晚并没有睡在她房里,不由呼出一口气,换来碧痕洗漱,郁嫂便唤人送来了早点。

  仲春时分的早晨空气很清爽,苏绾站在廊前深吸口气,却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她的屋子位于整个王府的中线上,堂屋前有片池塘,假山小桥搭配得玲珑精致,院子里只单单种了一棵红枫,她大婚那日红枫正艳,绚丽的色姿让苏绾惊叹不已。

  可如今,那红枫哪里去了?原本种红枫的地方露出一个坑洞,其后便是一览无余的游廊和院墙,光秃秃的甚是难看。

  苏绾蓦然想到昨天清漓临走时说的话,叫来郁嫂问话,郁嫂瞥了眼院角,二话不说便跪在地上:“奴婢办事不力,请王妃责罚。”

  苏绾:“郁嫂请起,这事想来与郁嫂无关,何来责罚一说?那坑里再种棵别的填上就是了,你起来吧。”

  郁嫂垂着头不肯起来,仍笔挺的跪在苏绾面前,苏绾见拉不动她,只得转身回屋里用早点去了,任由郁嫂在廊下跪着。

  落英随在苏绾身边伺候她用膳,见郁嫂跪着于心不忍,悄悄向苏绾解释:“这事不能怪郁嫂,是那文卿早就看中咱们院子里的枫树,殿下和王妃前脚刚走,她便来找郁嫂要把那棵树搬走,郁嫂怎么可能同意,她缠了郁嫂好多天,那天正好宫里来人找郁嫂问话,郁嫂进宫伺候清妃娘娘去了,一直到申时才回来,文卿便趁郁嫂不在,闹着府里的花匠把那棵树挖走了,临了还说反正殿下也不住这院子,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景致。”

  苏绾一口粥梗在喉咙里咽不下又吐不出,灌了两口茶勉强吞下,她吩咐落英将郁嫂扶起来,无奈郁嫂怎么都不肯动,直直的跪在原地,苏绾坐不下去,出门去找清漓。

  屏退众人后,苏绾叹了口气,“我现在才算明白你昨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清漓正在窗边长案上临帖子,听了她的话放下笔走过来,“这事确实怨不得郁嫂,实在是那个文卿太跋扈了。”

  苏绾总是下意识在清漓面前放松情绪,不由伸了个懒腰,长叹一声:“我也知道文卿太过嚣张,可又能怎样?”

  清漓转着手中的一柄银妆刀,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可要我去给她点苦头尝尝?”

  “别胡闹!”苏绾忙按下她的手,“我不想因为这点事闹的王府鸡飞狗跳,郁嫂今天故意跪在我院子里,我便只好跑出来了。”

  清漓明眸流转,一手握着银妆刀轻敲桌案,“郁嫂到底为何要这样?”

  苏绾苦笑,“这一切都要等殿下回来才知晓了。”

  说到这里,苏绾又是一声长叹,“还是在外面好,一回到王府就要面对闹心的事,真讨厌。”

  清漓看着苏绾脸上生动的表情有些怔愣,过了许久才道:“姐姐的一颗心玩野了,什么时候也带我出去玩玩?”

  苏绾歪着头微笑着看她,不再说话。

  傍晚时分苏绾回到院子里,郁嫂还在廊下跪着,昏暗的暮光中,她的脊背挺的笔直,苏绾看着都心疼,却没办法说服她起来,只好越过她回到屋子。

  郁嫂跪了一天,王府里的日常却依然井然有序,正要传晚膳时,前头传话王爷要在王妃屋里用餐,苏绾只好再命人多备了两个菜,又走到郁嫂身边柔声道:“殿下就要来了,有什么事你可以当面跟他说,先起来好不好?”

  郁嫂抬头看了苏绾一眼,淡然道:“王妃心意奴婢明白,奴婢甘愿受罚,王妃不要再心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