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凤宠凰妻

昨日我们连合卺酒都没喝

凤宠凰妻 怀玉 1219 2014-01-24 12:37:20

  午饭过后,云葭要回宫,云禛送她回去,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苏绾和他一起用晚膳,气氛颇有些沉闷。

苏绾放下碗筷,清了清喉咙,小心翼翼道:“今日你去宫里请安,为何不叫上我?”

云禛托着茶盅抿一口,缓缓说:“不必了。”

“可是皇上不会怪罪吗?”

“父皇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苏绾脸上一僵,想笑却笑不出,轻轻吸一口气说:“昨日我们连合卺酒都没喝。”

云禛抬头斜她一眼,“今日补上不就行了?”

苏绾低垂着头,咬着下唇,“昨天才是大婚之日。”

云禛清亮的眸光在她脸上打了个转,说:“昨天喝太醉了,便歇在了书房,若王妃愿意,就把今天当做我们的洞房之日吧。”

他特意加重了“洞房”二字,让苏绾俏脸大红,抿着双唇默不作声。

正窘迫间,郁嫂进来给云禛行了个礼道:“殿下,郎齐有事禀报。”

“让他去书房等我。”云禛放下茶杯正要起身,被苏绾唤住。

“等等,郎齐是?”

“我的侍卫,怎么?”

苏绾微偏着头,莹莹双眸望着云禛,“你还记不记得,数月前的庙会,在法录寺前,你曾经带郎齐抓住过一个叫小六的小偷。”

云禛淡淡的回应道:“我知道,小六偷了你的钱。”

苏绾反倒是一愣,他以为云禛没有认出她才会这么问,谁曾想他早就知道了。

“谢谢你。”苏绾由衷的感谢。

云禛微微摇头,去了书房。

苏绾洗漱过后,在隔厅软榻上吹干头发,顺手取了本书看。

软榻上铺了温暖的羊毛垫,屋里火盆烧的很旺,暖熏熏的催人入眠,苏绾捧书,边看边等云禛回房,等到她头发全干,云禛也没有回房。

“王妃,去床上睡吧。”碧痕上前想扶她去床上,被苏绾固执的推开手,“我在这儿歇一下,等殿下来了你叫醒我。”

第二天一早,苏绾在软榻上醒来,盖着暖和的大红锦被,苏绾明白,云禛又没有出现,她想了想,便吩咐碧痕和落英进来帮她梳洗,趁着梳头的空挡,苏绾要碧痕将她的朝服拿出来。

“王妃要朝服做什么?”

碧痕疑惑,却依然将她三品命妇的朝服取出来,深紫色的抹胸和对襟上衣,绣满了云雀和祥云花纹,飘逸的襦裙配上白色的腰带,腰带上还垂着两条金色丝绦,最后碧痕将一条金色的绣花披帛为苏绾戴上。

苏绾又让碧痕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簪上了金冠头饰。穿戴好一切,她吩咐郁嫂备车,出发去皇宫。

郁嫂有些惊讶,她拦着苏绾说道:“王妃何不等殿下回来一同进宫呢。”

苏绾瞥她一眼,“殿下现在何处?”

“殿下一早就进宫了。”

苏绾点头,“正好我跟他一同回来。”

说罢,她推开郁嫂横在面前的手臂,扶着碧痕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北行,走过长长的朱雀街,过了金水桥,穿过宫门停在了御道前。

有侍卫上前盘问,知道是胤王妃驾临,忙上前行礼:“王妃殿下赎罪,前面是皇宫重地,任何马车都不能进入,请王妃下车。”

苏绾扶着碧痕下车,抬头四顾,落了一夜的雪,地上有层薄薄的积雪,汉白玉的御道走起来有些湿滑,四周空旷沉寂,崇明殿在微微曙光中看上去格外巍峨雄壮。

此刻云禛应该就在那里吧,苏绾想到云禛,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他说不必入宫请安,只是推脱之词,苏绾看的明白,却无法当面驳他,于情于理她都该尽快入宫,否则被人落了口舌就不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